安徽教师调查:9成中学生睡眠时间不达标,我们无能为力

赵成昌/中国青年报

2016-08-01 09: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随着年级提升,学生睡觉时间越来越靠后;高三学生全部晚上12点之后才上床睡觉;有高三学生甚至填写凌晨两三点睡觉。
中国青年报8月1日消息,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不仅要加强学生的德育、智育,还要着力于学生的体育。目前,学生的体育状况究竟怎样?身为一线中学教师,笔者与同事前段时间就学生的睡眠情况作了一次有益的调查。
高三学生睡眠时间最少
我校是一所省级示范高中。高中各个年级都有二十来个班,每个班级学生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分配都比较均衡合理。调查是从问卷开始的——问卷设计3种题型:填空题、问答题、讨论题;每个年级任选两个班级发放,每个班级发放20份问卷,共收回有效问卷120份。
在填空题中,有一项重要内容,要求学生填写晚上的睡觉时间。填写晚上10点以前睡觉的,为零(这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因为我校晚自习放学时间就是晚上10点半);晚上11点以前睡觉的,仅占10%,其余全在晚上12点前后睡觉。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年级提升,学生睡觉时间越来越靠后;高三学生全部晚上12点之后才上床睡觉;有高三学生甚至填写凌晨两三点睡觉。
我校有安排学生上“早读”的传统,从早晨7点开始。也就是说,学生早上至少要在6点半钟起床洗漱吃早饭。这么算来,晚11点睡觉的,满打满算也就睡7个半小时;晚12点睡觉的,满打满算也就睡6个半小时——这其中还不包括睡眠状态不好的。
教育部对中学生睡眠时间曾有过明确规定:初中生应该达到9个小时,高中生应该不低于8个小时。从调查情况来看,中学生的确存在普遍睡眠不足的问题;高三学生的问题更严重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考虑到中国人有午睡的习惯。那么,我们的学生是否也有这样的好习惯呢?结果显示,确有近一半的调查对象在午睡项目中填“有”;而且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有午睡习惯的多数是高三学生,低年级同学很少有。不过,受时间、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午睡的同学一般中午只能睡半小时左右。
为了让调查趋于完美,我们也挑选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同学问话。同学小利(隐去真名,下同)晚上睡得很迟,又没有午睡习惯,我们问她怎么解决睡眠不足的问题,她羞涩地说:“经常在课堂上偷着睡。”
不知为什么,我们对这样的回答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很同情,表示理解。反过来,对一些老师一遇到学生课堂上睡觉就大动肝火,充满不解。
中学生对睡眠影响健康这个常识,究竟是否知晓呢?结果也有点意外:有98个学生填“知晓”,占81.7%;只有9个学生填“不知道”,仅占7.5%;余下的学生没有选择答案。
对睡眠想说“爱你”也不容易
接下来,我们的问卷调查以问答题为主。我们设计问答题的中心问题是:影响你睡眠不足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结果,近90%的学生回答是课业负担重。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描述,有的非常形象生动:“上学像跑步,课桌是书库,上床全应付”“资料天天有,作业时时做,分数老不高”“试卷纷纷下,就像飘雪花;一题做不出,急得叫妈妈”……
面对此情此景,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作为天天跟学生打交道的老师,老实说对这些描述并不感到意外,可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因为不是我们对问题熟视无睹,而是无能为力。
笔者曾在中国青年报上就语文教材谈到过学生课业负担沉重的问题,借此机会还想作些强调和补充:
高中一入学,学生就要面对十几门功课,而每门功课,有关方面和老师都要给学生配发教辅资料,布置相关作业。单就语文学科来说,除必修、选修课本,还配发各类《读本》,布置《同步作业》《创新作业》等。另外,学校还要配合地方政府,给学生散发各种各样的宣传资料。学生还要应对接二连三的考试,每学期单学校安排的就有月考、期中考、期末考,这里还不包括有些科任老师单独安排的周考、单元考。
如此沉重的课业,恐怕学生对睡眠想说“爱你”也不容易!
本题调查答案中,有个词频率极高,那就是“亚历山大”。有近50%的同学,将睡眠不足归咎于压力大。不过,这里所描述的情况比较复杂,学生各抒烦恼。
小闻同学说:“我身上有三座大山——同桌、父母、老师。同桌成绩优秀,让我羡慕嫉妒恨;父母老是逼着我到处补课,让我不胜其烦;老师经常找我谈话,提醒我不要让成绩落太远。这三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常常为此失眠,或者在睡梦中惊醒。”
我们分析这一项答案时,惊奇地发现:低年级同学外在压力多一些,高年级同学,特别是高三同学,压力主要来自自己。冷静一想,就能够理解:到了高三,学生都面临人生一道重大的坎儿——高考;谁都想通过高考,上一所好大学,将来找一份好工作。由“要我学”,转变为“我要学”,也就是十分自然的事。
除此,有19位同学回答是环境因素影响睡眠,占调查总数15.8%。我校虽是省级示范高中,但地处农村,是典型的农村集镇式学校。学校四周,商铺林立,车来人往;每到节假日,堵车比城市还凶。加上陋习难改,不论丧事还是喜事,总要不断放鞭炮。正如一学生描述的:“喇叭长啸,无法睡觉;鞭炮长鸣,死睡不眠。”
另外,一些非主流因素影响睡眠也不能忽视。有学生坦诚说自己生活习惯不好,晚上喜欢看电视吃零食磨夜工;有个化名“不能说”的学生,说是网络害了他。我们通过技术手段找到他,原来他是个留守学生,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自小在奶奶身边长大;课外偶然接触到网络,迷上了里面的游戏和小说,很少睡觉。
敢问路在何方
如何破解中学生普遍睡眠不足的困局?我们的调查还是从问卷入手,不过,题型改为讨论性的。同时,我们还特邀了部分学生座谈。
下面就是这次调查的综述。
1.能不能不给我们发许多书?
这问题看似简单天真,但我们听起来却是异常脸红耳热。现在学生受教育愈来愈早,而且书包一年比一年沉重。有关方面还在不断加码:社会上一有什么火热的东西,总有人第一想到的就是学校,建议进课堂——学校像箩筐,样样可以装!问题是,凡是进课堂的东西,最后都要落在学生头上。各学科的专家、老师更是如此,恨不得把所有书籍(知识)传送给学生,希望学生都成为“专才”。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学生的知识和能力是一点一滴积累的,而且是随着年龄增长和爱好兴趣慢慢成长。所以,我们也认同学生的呼吁,不能企望他们一口吃成一个胖子。给学生发过多的书,既无必要,也不现实,还造成浪费。
2.可不可以不让我们做太多的题?
现在学生不仅有读不完的书,更有做不完的题。自己买的不算,还有家长到处找的,老师帮着订的。学生早也做晚也做,课上做课下做,就像一头拉磨的驴,永远望不到尽头。为什么学生都这么沉迷于做题?因为在应试教育氛围中,几乎人人都相信做题是通向大学之门的终南捷径,会解题就是过关斩将的尚方宝剑,高考资料就是砸向大学殿堂的敲门砖。那么,这都是些什么题呢?业内人士都知道,大多是出题人有意设个“套”而已,就看你会钻不会钻!陈景润也做题,而且一生就做一个题,那就是“哥德巴赫猜想”,但此题非彼题,两者有天壤之别——眼下这些题毫无创意可言。因此,我们对有同学“不做题”的议论,深表理解和同情。
3.高考能不能不让我们考外语?
这个话题很实际,却又很尖锐。调查中我们发现,大多数学生每天要花三分之一的时间学外语。我们问学生是不是喜欢学外语?几乎都摇头;又问那为什么对外语这么“热情”?几乎都回答是“高考”。不可否认,高考已经成了学生学习最大的动力。那么,有无必要将外语与母语同等高考,这应该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我们不否认学习外语在国际交往中的作用,但毕竟是极少部分人才有这个机会和需求。教育为什么拿少数“绑架”多数?外语为什么不能推向社会作选择性考试?这一带有根本性的改革动向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后来却不知何故,胎死腹中,实在令人遗憾!
4.要不要帮我们去掉早读晚自习?
这又是一个敏感而严肃的话题。我们理解一些学生的诉求。如果去掉早读晚自习,他们就有了极大的自由空间,睡眠状况当然能够得到很好的改善。因为有“早读”必然就要起早,有“晚自习”必然就要摸黑。我校跟全国大多数中学一样,目前也建立有学生早读晚自习的制度。我们认为,在这方面还不能完全遂学生所愿。因为学生毕竟年小,自觉性有限;白天课程满满,在老师监管下利用早读时间读些书,晚自习做些作业,还是很有必要的。至于挤占睡眠时间问题,我们认为如果学生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保证天天午睡,睡眠时间还是能够达标的。
5.能不能宽容我们课堂上睡觉?
这是个非常有叛逆性的议题。学生在课堂上认认真真听讲,是一般老师的惯常要求。古往今来,有多少学生因为课堂睡觉而遭到老师批评、责骂,甚至体罚,虽无法统计,但肯定数不胜数。不过,按照现代教育理念,老师遭遇此种情况,都应该冷静对待,理性处置。国外有老师,看到学生睡着了,连忙给他披上大衣怕他受凉,并压低声音通知大家别打扰他。这对我们是个借鉴。有时是因为上课内容空洞乏味、教师教学呆板无趣,我们认为这样还不如让学生好好地睡一觉。
(作者为安徽省无为县襄安中学教师)
责任编辑:张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睡眠时间

相关推荐

评论(1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