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作业代写引热议,教师:课业负担重可能拉低孩子道德底线

潘从武/法制日报

2016-08-01 09: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法制日报8月1日消息,今年暑假已过半,不少中小学生开启“白加黑”的赶作业模式,有的父母齐上阵来帮忙。近日,记者在新疆调查发现,随着花钱雇人代写作业的学生增多,“代写经济”应运而生,“代写作业”服务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作业代写“网购热”
姚女士的儿子小枫在乌鲁木齐一所重点小学读五年级,暑假作业负担最重的是语文,除抄写3遍课文、全册生字外,老师还要求学生每天写一篇日记。
“看着孩子每天熬夜抄课文到凌晨,我很心疼,不如在购物网站上花几十元‘应付’一下算了。”姚女士说。
7月24日,记者在某购物网站输入“代写”关键词,出现了多家提供代写服务的网店,商家甚至在“正确率”“笔迹仿真”等方面作出保证。还有不少商家以代写文书、工作总结、演讲稿为幌子进行私下交易。
随后,记者以学生的身份联系了一家提供代写作业服务的网店店主,该店30天内成交业务近400次。
“亲,可以代写初中数学作业吗?”记者问。
“可以,我们保证正确率,一周后发货。”该卖家称,作业分手写版和电子版,手写版价格低,按字数收费,电子版作业价格略高,一页2元。
“离开学越近,我们的工作量越大,价格可能会涨。”另一家网店店主称,代写作业主要以团购为主,量大从优。其中,语文50页以内1元/页,100页以上是0.8元/页,其他科目价格不等。他还表示,可以模仿学生笔迹,并根据客户年龄提供“一对一”服务,不用担心被老师发现。
当记者询问帮忙代写作业的是什么人时,多家网店店主表示,“枪手”多为在校大学生,有的已经是职业“代写人”。
催生“暑期代写经济”
记者调查发现,巨大的市场催活了“暑期代写经济”,甚至为很多人提供了就业机会。网上代写服务已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一些规模较大的团队内部分工明确:有人负责招募写手,有人专攻代笔,“写手团”呈流水线工作模式。
“无敌考霸”是新疆某高校的大三学生,也是一名从事代写作业的中介。从2015年寒假开始,他联系了9名同学从事代写工作,“业务量”越来越大。
“代写作业的产业链由需求方、中介和代写方组成,中介在其中牵线搭桥,一册暑假作业80元、两册150元、一篇作文10元……利润十分可观。”“无敌考霸”表示,法律法规并未明确禁止网络代写作业,故从事该服务的人越来越多,“这跟买东西一样,只是商品不同罢了”。
石河子大学副教授李乐认为,从长期来看,只有买方市场萎缩,才会让这种现象消失,这需要学校教师加强日常教育,让学生意识到这种行为的危害。
教育孩子树立诚信意识
记者了解到,一些学生之所以找“代写”,不仅因为作业量大,重复劳动也容易让他们心生倦怠和抵触。
对于暑期作业,家长们态度不一。有的家长觉得作业负担太重,限制了孩子素质教育的发展,也有家长认为,只有高强度的复习才能巩固所学知识。
开学即将升入初三的杨文静急于想找“枪手”帮自己抄写60篇文言文,她在网上货比三家终于谈好价格,一共支付500元。在她看来,代写作业就是“及时雨,雪中炭”。
在采访中,不少家长表示,应该给孩子们的暑假作业做做“体检”,看这些作业是否合乎孩子们的成长。
“暑期作业应该与时俱进,教师更应该鼓励孩子们走出家门,学习其他课外技能,拓宽孩子的视野。”新疆库尔勒市第五小学教师孟晓波说,急功近利的填鸭式作业,不仅给学生造成负担,也极易催生逆反心理。
“代写作业”现象的出现,是在刷新学生的“道德底线”,还是难以治愈的“教育顽疾”?
新疆大学教师王舜认为,“‘代写作业’是抄袭作弊等一系列恶习的演变,从深层次暴露出诚信缺失的社会问题”。
“暑假本来是放松身心、自由发展的时期,如果课业负担过重,不但使暑假沦为‘第三学期’,甚至可能拉低孩子的道德底线,使其‘铤而走险’,找人代写作业,使作业失去了原本意义。”李乐说。
如果因为作业太多而逼得孩子找“枪手”,让道德教育成果化为乌有,从教育效果上看“得不偿失”。新疆律师孙丽钧认为,应该教育孩子树立诚信意识,学校也该反思,作业太多,压力太大,并不利于孩子身心健康。
如何标本兼治解决这一现象?新疆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主任雷霆认为,诚信、勤奋、钻研等传统美德在代写作业的走俏中黯然失色。要以道德引导和教育体制改革为抓手,社会、学校、家庭多管齐下治理这个问题。
“期盼这一现象能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从源头整治代写作业这一毒瘤,同时也期望教育部门引以为戒,深度思考,将教育的基础和重点回归到人文素质上来。”雷霆说。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代写作业,代写经济

继续阅读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