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上海地铁之父”刘建航去世,曾主导上海首条地铁建设

澎湃新闻记者 吴洁瑾

2016-08-01 11: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人物简介】
刘建航,中国工程院院士,隧道与地下工程专家。河北省深泽县人。1929年4月26日出生。被誉为“上海地铁之父”、“中国隧道之父”。1951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1952年起曾在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局、上海市城建局、隧道处、上海市隧道建设公司工作,曾任设计科长、实验研究室主任、高级工程师、总工程师等职。曾任上海市政工程管理局副总工程师、上海地铁工程建设指挥部总工程师、上海市地铁工程建设指挥部技术委员会主任等。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是上海软土层地铁、越江隧道等地下工程的科研、设计及施工技术的主要开拓者之一,为上海市政隧道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撰写了《盾构法隧道》、《基坑工程手册》、《地下墙深基坑周围地层移动的预测和治理》等著作。1997年获土力学与地基基础茅以升大奖。2002年被评为上海市科技功臣。
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建航。 张新燕 澎湃资料
2013年是上海地铁通车运行20周年。20多年前的5月28日,从锦江乐园到徐家汇的6.6公里线路,是现在600多公里上海地铁的“第一步”。如今,地铁可以说是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交通命脉,也是人们畅游沪上最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之一。
上海地铁从6.6公里到600多公里的发展历程中,有一个名字是一定要被载入发展史册的,那就是上海交通大学1951届校友、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建航。因为外国专家曾经断言,在上海独特的软土层建造地铁是“反转地球般的难题”,而刘建航就是率先克服了这个难题的人!但是每当被人们崇敬地称为“上海地铁之父”、“中国隧道之父”时,刘建航总是谦虚地说,其实我只是一名隧道“老兵”。如今,这位“老兵”离我们而去,7月31日,87岁的刘建航院士逝世。
“隧道老兵”创造地铁奇迹
当“老兵”还是“新兵”的时候,上海地铁也正开始起步。刘建航1951年从上海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后,就和地铁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从29岁开始就参加地铁试设计,在50余年的工作生涯中,对上海的地铁1号线、2号线工程,20多条市政隧道以及两条黄浦江过江隧道的建设都作出了突出贡献。
1960年,刘建航刚满30岁,就参加了筹建上海地铁的试设计和实验研究,浦东简陋的塘桥实验场是上海地铁梦开始的地方,刘建航和一群年轻人在芦席搭建的实验场一干就是好几年,吃、住都在那里。当时,国家处于被封锁的环境中,资料来源少而且数量有限,只能完全依靠自己摸索。国际上在松软含水的地层中建隧道,都采用钢和铸铁管片的技术,但是这种方法要耗用大量的钢铁,造价昂贵,根本不符合当时的我国国情。但是造价较低的钢筋混凝土管片在松软含水地层中建隧道,当时尚未见成功的经验,前苏联的技术规范中甚至明确禁止使用钢筋混凝土管片。怎么办?凭借在交大土木工程系学习打下的坚实理论基础,又有几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刘建航和伙伴们通过对各国资料的仔细分析和自己的实践,用七、八年时间,终于攻克了精度、强度、防渗性能均符合使用要求的钢筋混凝土盾构法隧道管片的设计及施工技术关键,建成了一条10米长的地下隧道,使上海这样的松软含水涂层建设地铁成为可能。这些成果后来应用于建设上海市第一条黄浦江越江隧道——打浦桥隧道,获得成功,并获得了1978年的全国科技大会奖。
1989年,上海地铁建设战役终于打响。年届退休的刘建航勇挑重担,担当地铁1号线总工程师。上海地下土层松软,造地铁就像在“豆腐里打洞”,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地铁一号线徐家汇车站基坑深17米,面积达1.32万平米,咫尺之近就是易爆裂的煤气管线以及上水、国际通信电缆等7种管线。如何控制基坑变形、保证工程和环境安全?刘建航虽不是现场总指挥,却每天下班后赶到工地现场监控。施工最紧张的阶段,他连续半年住在工地,每天要分析数千个测试数据,及时调整施工参数。有一次,刘建航在数千个数据中,发现一个基坑挡墙位移速率突然增大,开始变形,原来是地下墙中缺少了12根钢制支撑,他果断命令施工人员停止工程赶快抢险。经过连续32小时的现场拼搏,终于阻止了墙断坑塌的重大事故发生。地铁1号线完工的时候,正好是刘建航65岁生日,在自己亲自参与建设的隧道里通行,刘建航觉得是自己收到的最幸福的生日礼物。
地铁2号线开工之初,7个车站遇到地面建筑的沉降问题。其中河南中路基坑距东海商都仅1.2到2米。为了解决难题,刘建航深入工地测试研究,终于推出了考虑时空效应的设计计算理论和定量优化基坑施工管理指标的方法,使车站深基坑工程顺利进行,地铁2号线提前通车。
刘建航的实践和理论总结,使在高层建筑地下进行深基坑施工兼顾了“地铁运行安全”和“开发黄金地段土地资源”,在港汇广场、香港广场、中环广场及商厦、航站楼等地下室深基坑建设中都得到了成功运用,为我国的地下工程项目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1995年,刘建航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2年,刘建航获得了上海市科技功臣的荣誉。一位书法家送给刘建航一副对联,上书“赠上海地铁之父”,刘建航亲手拿起涂改液,把“父”字改成“兵”,才把这幅已经成为“赠上海地铁之兵”的书法挂在了家中。刘建航说,在上海这样的冲积型软土层建设地铁,这是世界地铁史上的奇迹,但这些成绩,都是集体的,我是代表集体获得了这些荣誉,我自己,不过是一名隧道老兵。
“一生奉献给隧道事业”
在隧道里工作,危险是时刻存在的,勇敢闯关的刘建航,有一身的硬功夫做底气,也有勇于奉献的忘我精神。他说:“我们做的是前人没有做过的工程,所以必定会碰到前人从未碰到的难题。我当然把个人的安危放在脑后,同时,我也在运用我所掌握的知识在判断。”
“文革”期间的一个夏夜,深入东海的盾构施工偏离设计轴线,误入流砂区。灭顶之灾,即将倾来!那天已经下班的刘建航,刚踏出值班室,就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拽了回来。获悉险情,他借了吸泥泵赶到金山。在现场,刘建航一边安慰浸入泥水中的工人,一边迅速调集人手封堵和支撑,同时,他的脑子里还要冷静分析险情,制定周全的应急制险方案。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险关,这也是他第一次向险关证明自己的果敢。50余个小时的连续苦战,刘建航和伙伴们硬是从死神手里抢回了生机,他们保住了长达1400米的海底“长龙”!更不可思议的是,“泥人”刘建航还在现场带头创造出一套新工程技术,在隧道内将8根通水竖管,顶穿钢筋混凝土拱顶,顶出海底面引水,原本濒于灭顶的引水隧道顷刻间脱离了险情,还恢复了功用,一直安安稳稳服务到今天!
地下工程险情知多少?数不清。刘建航的信念是:“越是遇到复杂、疑难、风险大的问题,越是要依靠科技创新。”当地铁一号线、二号线、明珠线3条轨道长龙建成时,刘建航已发明和创造了一系列软土层地下施工和监控技术及创新理论:如“时空效应”施工法,将难“伺候”的软土管得服服帖帖,大大提高了施工安全和效率;“地层位移的全过程控制及环境保护系列新技术”等,将事故扼杀于萌芽状态。他微笑着说:上海的地质条件就是这样差,楼要盖,隧道也要挖,逼着我们想办法,渐渐地就形成一套办法了。
1997年一号线建设接近尾声,思南路附近需要挖一条联络通道,将两条相向而行的隧道在有流砂的地层中连接起来,刘建航大胆提出“冻豆腐”的方案,即通过人工冻土,让软土层局部变硬,施工期间,两条隧道果然一直稳稳当当。1998年,刘建航与一伙年青人在地铁一号线、二号线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十字交叉”,交叉的两条隧道间的上下垂直距离只有2米,而一号线隧道的沉降也仅在3毫米以内。刘建航为每一道难关写下的详尽档案,那是他为我国地铁工程积累的宝贵财富。
60岁完成延安东路隧道,65岁迎来地铁一号线通车,随即又出征地铁二号线、明珠线等工程。刘建航说,未来5年上海要造数百公里地铁,我要尽己所能做好生命中的又一搏!刘建航就是这么一位一路闯过险关的老人,他的勇气、智慧和生命,如地下呼啸的地铁巨龙,奔腾不息,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祖国的隧道事业!
“看到自己热爱的事业在青年们手中延续,是种幸福!”刘建航非常重视培养地铁人才,已经培养十余名博士生。他的学生白廷辉和葛世平,现在已经是地铁建设和地铁运营公司的总工程师,他们最不能忘怀的是老师10多年来的敦促:“外国人做得到的,我们也能做到。你们年轻人要勇挑担子,抢挑担子,我当你们的后盾。”每当他们向老师求援,刘建航都会立即从家中赶到工地现场,给他们信心,帮他出谋划策,却从来不言报酬,“老师不仅教我们技术,更教我们树立爱国心、事业心和良心。”
2008年,刘建航拿出自己获得上海市科技功臣的奖金牵头设立专门基金,重点奖励在隧道和轨道交通、地下工程领域内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技术人才,并资助相关科研攻关项目,到现在已经有数十名地铁领域青年人获得了这项荣誉。
“母校的教诲受益终身”
“我的基础是在母校打下的!”刘建航对母校上海交通大学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曾多次深情回忆在母校的读书生活。刘建航1947年入学,1951年毕业,前两年大学生活在解放前,后两年在新中国。他清楚地记得当时的物质生活非常艰苦,尤其是解放前的两年,饭是“八宝饭”(虫子、石头、老鼠屎等“八宝”),菜是交大自己种出来的。然而,这丝毫没有动摇大家艰苦学习的信心。因为交大的同学,都要明确的目标,就是学到真本事,人人都憋足一股劲儿地学习,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刘建航考入的是交大土木工程系,每个星期都要上30多节课,要做许多作业。班上同学都有一种好学、苦学的精神。不少同学在学校熄灯后点着蜡烛看书,大家学习得十分辛苦。老师们也用兢兢业业的精神出色地授课,王达时、徐芝伦、杨钦等老师把课备得很熟,上课时往往只带一支粉笔,漂亮整齐的板书加娓娓道来的讲述,吸引着学生们听课,即使像材料力学那样深奥艰涩的课,也能引人入胜,常让同学们忘记了下课。
“爱国荣校”的校训刘建航终身铭记,他还一直记得穆汉祥、史霄雯两位烈士当年带领大家参加爱国集会、游行的情景,穆汉祥烈士的名言“我愿做那地上的泥土,让人们践踏着走向光明”一直是刘建航的座右铭,他感慨地说,想到烈士们已经长眠地下,我们活着的人只有不断努力,为国家作出更多的贡献,才能对得起革命先烈。
大学毕业以后,刘建航就和上海的隧道建设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上海这样的饱和含水软弱土层中建隧道,在世界上没有先例,是非常困难的。上世纪50年代末有些外国专家认为:在上海造地铁,就如同在宇宙中找个支点把地球翻转一样。但刘建航不信邪,在以后的地铁工程建设中,刘建航每每体会到,在交大学到的知识和得到的训练终身受益。
在母校110周年华诞的时候,刘建航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我与上海交大”征文活动,亲笔写下《交大读书亦难忘》一文,深情地表示,“从交大毕业后,我就与上海的隧道结下了不解之缘,领导和参加了打浦路隧道、地铁一号线、二号线等的设计施工,获得过国家科技大奖,但我的基础是在母校打下的。”
近年来,刘建航虽年事已高却依然关心母校的发展,多次参加母校的各种活动,他衷心祝愿母校继承和发扬过去的优良传统,创造更多的辉煌,在科技兴国战略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为国家作出更大的贡献,同时早日进入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寄语母校的学子们珍惜在学校的时光,在学校的培养下,在学习、思想、素养上都取得很大的进步,不辜负良好的学习环境,心中有更大的理想,有祖国和人民,抓紧时间学习本领,为祖国的强盛作出贡献,为科技兴国作出贡献,为自主创新作出贡献。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地铁,刘建航,上海地铁之父

相关推荐

评论(2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