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贵族中学”男教师被指长期猥亵十余名男生,本月或开审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思文 实习生 赵怡然

2016-08-05 14: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为了能给孩子最好的教育,我们把孩子送到所谓的贵族中学,却没想到是亲手将孩子送入了虎口。”近日,有家长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大连市瑞格中学一名男教师涉嫌对班上十多名学生进行不同程度的猥亵、殴打,时间长达2年半。
大连市瑞格中学
该班一名学生告诉澎湃新闻,班里除了女生,大多都被该男教师猥亵过。
此事被披露于2016年1月12日,据家长介绍,事发后该教师已被刑拘,当地公安局也已立案侦查,但半年多过去了,此案却一直没有下文,“现在中考已结束,这个班的成绩一塌糊涂,老师却一直没有得到严惩。”
对此,大连中山区虎滩街派出所近日向澎湃新闻回应,此案已移交法院,预计将在8月份审判。
男生们感觉班主任越来越出格
2016年1月3日,大连市瑞格中学初三(4)班一名男生回家告诉父母,班主任李朝元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抚摸、亲吻他的下体,课后还把他带回家,“做了很恶心的事情”。
这个不堪其辱站出来的学生,捅破了这个班里被隐藏了两年多的秘密。
“大概从初一下学期开始,老师就对班里的男生动手动脚。”肖宇(化名)也是李朝元班上的学生,因性格强势,他受到的伤害较少。
他告诉澎湃新闻,一开始对班主任的行为同学们都当笑话说,但后来发现越来越不对劲,越来越出格。
“我们班(受伤害)比较严重的学生,根本不敢一个人留在教室,如果被老师看到,就会对他做那种事情。”肖宇说,尽管这名同学极力避开班主任,但好几次班主任都以各种理由不让他上体育课,把他一个人留在教室里。
看到学生们忍气吞声,李朝元的行为也愈加恶劣,“有时还把同学单独带回家。”据肖宇介绍,第一个站出来的学生,就是因为老师带他回家后,让他用嘴巴做了一些恶心的事,而最终忍不住告诉了父母。
肖宇说,事情被揭露前的两年多时间里,该班男生忍受的不仅是班主任的猥亵行为,还有无理由的殴打。
“因为各种各样的小事就开始打我们。”肖宇说,班里有个男生比较强势,在李朝元对他做了一些暧昧的事后反抗得非常厉害,“老师之后就不动他了,但开始变本加厉地打他。”
肖宇说,自己的情况和这名男生差不多,“我一开始就不太喜欢他(李朝元),对他的行为也很反抗,所以他不会动我,但经常莫名其妙地打我,有时比那个学生还严重。”
对于李朝元的行为,有学生也曾尝试告诉家长,但家长却并不相信,因为都是男的,“我们每天都在宿舍讨论该怎么办,但是没办法,连家长都觉得我们瞎说,这也是很悲哀的事。”
肖宇说,初一结束后,他们班曾有学生告诉过家长,后来学校给他转了班。
因为无助,肖宇说自己前两年常常会产生很极端的想法,曾想杀死李朝元。李朝元被警方带走后,肖宇感觉自己逐渐平静下来。
但整件事对学生的影响却没有因李朝元的被抓而立即消散,“今年中考我们班成绩很差,可以说就是因为这个老师,根本没法学习。”肖宇说,虽然李朝元被抓后换了班主任,但半个学期也无法调整过来。
家长称校方未意识到这涉嫌犯罪
据家长介绍,很多父母不惜重金把孩子送来瑞格中学,就是因为看重它的高升学率。
2013年9月,家住辽宁省大连市的梁敏(化名)将孩子送进了这所“大连最著名的私立学校”。
如她所言,瑞格中学被宣传为“大连市设施最好的学校之一”,2008年该校的重点高中升学率一度达到89.7%。
“每年学费加住宿费就要3万多,加上假期补课、国外游学这些其他费用,每年差不多要花10万块钱。”梁敏说,瑞格中学被家长们称为“贵族学校”,为了给孩子最好的教育,他们不惜重金,却没想到,初中三年带给儿子晨晨(化名)的,是一场噩梦。
“当时是其他家长告诉我,我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我问晨晨,他一开始不愿意说,后来才说他也被老师侵犯过,第一次被老师接触的时候非常反感,后来就一直压抑着。”梁敏说,据家长们统计,李朝元班级共有18名男生,仅有两名说没被李朝元猥亵过。
2016年1月12日,梁敏和其他家长一起到学校讨要说法,要求看教室的监控录像,但被学校告知,监控器坏了,李朝元已经被开除了,“学校好像完全意识不到,不是开除那么简单,猥亵是犯法的。”
愤怒的家长们随即向警方报案,警方了解情况后,不到1小时就抓获李朝元,并找到被侵害的学生录了口供。直到录口供的时候,家长们才真正得知孩子在学校都经历了些什么。
“从初一就开始了,一开始是打他们,一件小事就十几个巴掌的打,后来就开始对学生做一些很暧昧的举动,发展到后来就是在教室里摸学生的下体。”一名家长转述学生的话说。
梁敏说,除了在学校,每学期游学是学生遭受老师猥亵最多的时候,“每到寒暑假学校都会组织游学,比如去澳大利亚,每次一两万元,由老师带队。现在想想,我们就是花钱让老师祸害自己的孩子。”
据梁敏介绍,李朝元是一名43岁的已婚男教师,妻子也是瑞格中学的教职工,两人的孩子还在上小学,“3年来,我们和他接触的也不多,他严禁我们在群里聊天,说他不说话,我们也不准说话,偶尔见面也不太看我们。”
出于对教师的信任和尊重,孩子的种种反常行为并没有引起梁敏的怀疑,“有时孩子回家跟我说挨了老师的打,我还跟他说,老师打你是为你好,不要记恨老师。”
但后来梁敏才知道,孩子口中的“老师打我”,是指一连十几个甚至更多的耳光,“无论在教室还是走廊,拽过来就打。”
在李朝元被抓后,学校曾提出给予赔偿,“受伤严重的赔几万元,其他的一人2万元。”对此,很多学生和家长皆表示无法接受。
“我们就希望李朝元能得到严惩,让孩子知道,坏人做错事是会受到惩罚的。”梁敏说,比起赔偿,她更怕这件事使孩子心理产生阴影,长期的压抑让孩子产生报复心理。
对于学校提出的赔偿,肖宇说:“我觉得这钱真脏。”
教育局人员:私立学校自主办学,我们管不了那么多
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的立案告知书
2016年1月15日,李朝元被刑拘3天后,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发出《立案告知书》,表示经审查,认为李朝元猥亵学生一案有犯罪事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决定立案侦查。
至今已经过去半年多,李朝元的案子还没有开庭,这让一些受害学生和家长感到担心。
“学校(瑞格中学)是一个教育集团,势力很大。当时有不愿意收钱(赔偿款)的家长找学校,校长就说过,你们想怎么告就怎么告。”肖宇说,据他了解,现在,班里不少学生和家长都在等待何时能开庭。
7月29日,大连市中山区虎滩街派出所一名战姓副所长(兼任瑞格中学法制副校长)对澎湃新闻说,李朝元猥亵案已经移交法院,预计8月可以进行审判,“本来上个月就要开始审判的,但他提出更换律师,审判就延期了。”
战副所长表示,学校在走诉讼程序之前已经做出赔偿,一些不愿意收钱的家长,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主张自己的权益,但具体的赔偿要按受伤害的轻重来判断。
“孩子是无辜的,我们一定会坚决予以保护。”战副所长称,一定不会包庇李朝元。
8月4日,大连市中山区教育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教育法明确规定,私立学校自主办学,“我们管不了那么多”。该工作人员还称:“此事涉及青少年隐私,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也不方便再说什么。”
法律专家:情况若属实涉嫌猥亵罪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徐久生8月5日向澎湃新闻表示,《刑法修正案(九)》将“强制猥亵妇女罪”改为“猥亵他人罪”,填补了中国一直以来无法认定猥亵男性行为的法律空白,扩大了猥亵罪的打击范围。
他说,如果学生及家长反映的上述情况属实,则可认定该男教师涉嫌犯有猥亵罪。他将面临的刑罚为5年以下有期徒刑;若情节恶劣,将面临5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恶劣与否,要看被猥亵的对象数量、年龄、时长、有没有发生被猥亵者精神上出了问题等等。
徐久生认为学校也需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上海恒建律师事务所潘书鸿律师向澎湃新闻分析,按学生和家长反映情况来看,该男教师涉嫌职务违法,需负法律责任,但具体处罚则需要对学生的伤害程度以及精神受损程度进行鉴定后才能判断。此外,孩子的年龄也是关键,对越小的孩子实施这种行为,违法程度越深。
潘书鸿同时表示,如果该男教师是在教学活动期间对学生进行威胁殴打,学校也要负民事责任,赔偿款的多少依旧需要根据鉴定的伤害程度来定。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教师猥亵,贵族中学,殴打

相关推荐

评论(8.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