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部分餐厅推二维码“打赏”,服务员每月最多赚四千元小费

新民网

2016-08-08 10: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沪上一些餐厅兴起“打赏”制度,扫码给小费。  视觉中国资料图
记者日前采访发现,上海部分知名连锁餐厅兴起了“打赏”制度。与给小费类似,如果客人觉得某位服务员服务周到,可以扫一扫服务员身上佩戴的二维码,对其进行“打赏”,金额多为3至5元。业内人士分析,打赏制度在一定程度上能催化员工工作积极性同时增加其收入,但并非所有餐厅企业都适用。
记者体验:面对面扫码给小费,一次3-5元
“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认可,请用手机扫一扫打赏我们的服务员……”晚市,在黄浦区陕西南路上的很久以前连锁烧烤店里,广播正在用餐间隙时间向食客们介绍店里的“打赏”制度。环顾餐厅记者看到,包括等位接待、点餐、上炭上菜等在内的所有前厅服务员的右手臂上,都佩戴一块附有二维码的“打赏”牌。
此时,一位正在买单的顾客拿起手机对着面前一位服务员的名牌进行扫码,记者看到,一会儿后,通过微信的“面对面付款”功能,4.56元小费直接进入了该服务员的微信账户,不需要按比例向公司缴纳。
从今年开始,服务员“打赏制”开始在上海的一些连锁餐饮品牌中兴起。有人观望,有人跟风。在实行“打赏制”的餐厅中,不仅有连锁烧烤店,还有各种新式中餐厅,或是像海底捞这样的老牌火锅连锁店。
记者随后来到淮海中路香港广场内的南京大排档,门前一块惹眼的宣传立牌上写着大大的“求打赏”三字,其下写着“您的小小心意便是对我工作最大的肯定”的宣传语。与之前不同的是,该店规定的打赏金额为3元,且凡是打赏的顾客还会获得一张10元电子代金券供下次消费使用。
8月初刚刚开始实行“打赏制”的西贝筱面村也是跟风者之一。一位中山公园店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为了保证制度的推行效果,店里还特别规定了打赏比例,“譬如今天上工的有十名服务员,那么至少要有80%也就是8个人被顾客打赏到,调动我们的服务积极性。”他说。
顾客:金额不大,多数食客无心理压力
“如果是现金打赏,直接给服务员人民币会感觉不好意思,而掏4块多钱也会觉得拿不出手,通过扫码支付感觉就是给一个好友发红包点赞。”顾客陈女士这样描述她对打赏制的感受。
市民李小姐表示,“感觉挺新鲜的、挺好玩的,反正钱也不多,如果真心觉得服务员做得不错,可以尝试。”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大多数上海食客对“打赏”所持的态度都会看具体的服务质量而定,如果感觉对方服务质量特别好,的确会愿意“打赏”,但不会跟风。
而对于打赏是否会有一定的心理压力一问,多数被采访市民表示由于店内气氛比较轻松,目前为止也未遇到过强行推销打赏的服务员,因此不会有心理压力。市民章先生则说,“这和国外给小费差不多,但国外不少餐厅的小费通常是明文规定的,但这个打赏是出于我个人自愿,所以我不是太排斥。”
当然,也有市民对打赏制度本身持反对意见。市民徐先生就说自己不会打赏,在他看来,员工的服务态度好是应该的,而且与国外不同,内地没有小费习惯,因此在餐饮费中已经包含了服务费,不应该再额外支付。
餐企:引入外部考核,重构员工管理模式
所谓打赏,更像是西方“小费”的衍生品。西方小费制度是施受双方在相互尊重基础上表达谢意的方式。国外服务员的工资就是从客人所给的小费中来,一般是付完账以后,按照账单的10%-15%给服务员小费。
那么在本没有小费习俗的国内推行“打赏制”,餐企又是如何考虑的呢?为此,记者采访了最早推行该制度的北京很久以前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其上海区总监吴春雨说,建立打赏制的初衷和核心理念,就是解决餐饮企业的管理问题。
“对于餐饮企业而言,除了品牌定位和产品品质,最核心的竞争力在于如何激励员工做好顾客服务。员工服务好客户,客户才给老板利润,老板拿出部分利润给员工付工资。这是餐企运营管理最本质的关系链条。”
吴春雨说,小公司老板的做法一般是在店里盯着,直接监管员工达到服务质量,但这样永远做不大。“餐饮企业的发展有个普遍规律,当开到50家店时,优秀的管理体制是可以保证餐厅运营的服务质量,但当开到100家店时,即使再好的管理和制度,也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在他看来,开店越多,人员越多,运营的支撑点也就更多,可能出现的管理边界问题也就越多,这就是传统餐饮运营模式根本性的制度缺陷。
“而打赏制的优势在于保证服务质量和客户满意度的支撑点只有一个,就是服务员是否是以优质的服务来获取顾客自愿打赏的,只需保证这一方面不出现管理边界问题,企业就可以良好发展。”
他说,这就相当于引入外部考核,让顾客通过数字化积分或者打赏金额这些可量化的数据,直接衡量员工服务的好坏。建立老板、员工、客户三方都能互利共赢的利益分配机制。
职工:被打赏次数最多者一月创收近4000元
而对于餐企员工来说,打赏制带给他们最实质的变化莫过于每个月的工资涨了。
经过多方打听,记者找到了目前上海地区一天内被打赏次数最多的纪录保持者常楠,1994年出生的常楠进入餐饮服务业的时间并不长,目前在很久以前云南南路店工作。自今年3月店里推出打赏制后,有好几次她仅在一天工作时间里就拿到了高达60多次打赏。“60几次是最多的时候,一般在周五和周末客流大的时间段里。平时的话基本可以有30到40次左右打赏,最少的时候一天10次左右。”她说。
周末晚上9点左右,正值店里高峰时段。记者在一旁对常楠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她的服务特点可概括为勤快、机灵、有眼色:中列一桌的客人有筷子掉在地上,当客人还在弯腰捡筷子时,常楠已眼尖的看到并转身小跑去了餐具柜,没等客人喊服务员,一双新筷子就已经送了过去;点餐上菜前后忙碌时,她会特别留意经过的餐桌,一旦看到有已经烤制熟的菜品,便会跑过去小声提醒一下以免客人烤糊……
常楠还告诉记者,作为前厅服务员,店里规定可以向顾客介绍打赏活动,但只能提一次,而且是在顾客用餐的后半段。另外,为了不使客人反感,服务员也绝对不能向顾客主动为自己索取打赏。
记者了解到,餐饮行业服务人员的工资通常由底薪+绩效组成,在上海,这两部分的每月工资总和一般在3800-4000元左右。从目前已推行打赏制的餐厅情况来看,所有服务员的打赏次数平均下来一般在一人一天7-8次。每家餐厅打赏金额高低略有不同,这样计算得出,服务员每月工资平均净增600-1000元不等。
常楠也就她自己的工资情况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就按每天30次打赏计算,每次4.56元,一个月30天除去4天休息,常楠在原先工资的基础上每月可多出约3600元的“打赏钱”。近8000元的月工资在餐饮行业中可称得上有足够的竞争力。
“物质激励只是一方面,还有就是能够直观感受到顾客对我的认可,这种认可会促使自己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服务,我也会感到自己的工作很有价值。”她认为,打赏带来了服务的良性循环。
人力资源专家:巧妙转嫁企业高人工成本 谨防员工价值观发生偏差
人力资源专家屈辉认为,高人工成本目前是餐饮行业普遍面临的困境。有数据统计,该行业仅人力成本一项占比就超过了20%,很多餐饮企业不堪负重。然而现有的工资水平又招聘不到更多的服务员,如果再涨工资企业又支付不起,这样的尴尬下,打赏制度可说是巧妙地转移了人工成本。
对于员工来讲,屈辉认为奖金刺激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员工的主观能动性,尤其是在年轻员工与年轻顾客之间,轻松好玩的气氛能增加双方互动。
但她同时强调,打赏制度关键在于管理,核心是为了提高服务质量,激发全员的潜能量,但是管理者必须要把控好。“服务行业的本质是做好服务,不能让员工感到是为了打赏才去服务,这样的话他们的服务价值观就产生了错误,短期也许效果不错,但长时间下来只会适得其反。”
屈辉提到,譬如,建立良好的企业文化是实行打赏制的前提,餐厅本身应该保有的服务标准是什么样的?打赏应该建立在原先的服务标准之上。
餐饮业人士:应以自愿为原则,并非所有餐厅适合
对于打赏制,一位传统餐饮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顾客是心甘情愿地进行打赏,实际上是对餐厅菜品和服务质量的一种认可,这也未尝不可。可国人多有“面子情”,且有些员工“活络”,有些员工则相对老实,企业即使做出明文规定不能直接向顾客索要小费,但具体操作上如何界定呢?
他认为,如果真要以顾客作为第三方来评价员工服务的话,最好能够在双方不是面对面的时候进行,这才是最真实的。而最理想的状态还是企业本身能够出示一套奖罚分明的考核制度,“所谓规范服务,就是指一家餐厅的员工服务流程应该是一样的,不能因为小费而有所区别。”
上述人士认为,现在市面上一些比较“潮”的餐厅推出这样的制度,更多的还是一种营销手段。
“新兴餐厅目标消费群是80后至00后的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较容易,相对能接受打赏制度。”他说,客群决定了是否能实行打赏制度。而相对的,一些传统餐饮企业、高档餐厅则会出于客户群、餐厅氛围或档次设定等原因而不适合这种打赏制度。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小费,打赏服务员

继续阅读

评论(46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