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男子网上招嫖未果反被骗,一次次爽快汇款共转出十万元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2016-08-12 13: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年来,通过社交平台提供色情服务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隐秘和难以监管的网络平台给不法分子带来“商机”,以此为幌子骗取他人钱财。最近,上海男子张某就深陷此类骗局,不仅招嫖未果,反而被骗十万元,最终只有向警方寻求帮助。日前,涉嫌诈骗罪的犯罪嫌疑人李某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招嫖被骗,迫于无奈报警
2016年3月的一个晚上,男子张某在某社交平台的群聊中看到有人说可以提供“特殊服务”,便要来对方手机号码与之联系。根据对方介绍的服务,张某选择了666元的项目,之后便在家等候。
没过多久,他接到一个自称是司机的人的电话,要求张某先付款才提供服务。待张某按照指示将钱汇过去之后,司机又打来电话,称张某需要为其指定的服务支付车保、人身保险、服装等各类担保金费用,共计3万余元,否则无法为其提供服务。张某听后心中有一丝顾虑,但是内心的急切与好奇,使得他还是按照对方的要求将钱汇出。等待多时,还是没有人按响门铃,张某便打电话过去询问,对方却告知他因为领导突击检查,服务被迫停止提供,对于张某已经付出的钱款要等到第二天才能归还。张某心里着急,但也只得先同意。
第二天,张某一觉醒来就给昨夜联系的号码去电要求退钱。此时,对方的回答却是:“钱是可以退的,但是我们支票的最小面额是5万元,如果您一定要退的话,要先把差额补齐了,我们才好给您开票。”张某说自己没有那么多钱时,对方给他提供了建议,就是当晚另外安排一个人为他提供上门的特殊服务,并让其将张某之前支付的2万余元带去还给他,但是张某要继续为当晚的服务支付费用。为了要回已经付出的钱,张某应允下来后,再次支付了2万元服务费。待到晚上,一位服务人员用司机的电话给张某打电话,称没有收到担保金,要求他再次支付。张某因为没有更多的钱支付,便打电话取消了当晚的服务,对方告知要等次日才能办理退款手续。
第三天,对方再次以抬高支票最低面额、银行汇款失败等各种借口让张某继续支付。张某心里只想着尽快把钱要回来,也顾不上考虑清楚,就又给对方汇款。至此,对方再次以无法办理退款手续的严重后果为由,要求张某继续支付。
此时的张某,一方面因为网上招嫖的事情羞于启齿,一直没有将此事告诉家人和朋友;而另一方面,自己已经为此支付了10万余元,这几乎是他的全部家当,实在拿不出更多钱来支付。无奈之下,他只有选择报警。
嫌疑人假装提供特殊服务要求汇款
通过张某提供的汇款记录,侦查人员迅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王某及其妻子李某,在外地将李某抓获。据李某供述,2015年年底,其在家务农的时候,王某说他遇到一个被其他人称为“上家”的人,问他要不要做“招聘”,即通过聊天软件、打电话等方式,假装提供“小姐”服务,期间以需要支付各种费用为由骗取“嫖客”的钱。李某听后,满口答应下。
半月后,王某便带着“上家”发放的手机、电脑等设备回到家,并告诉李某,过几天上家打电话来,她只要接听并按照指示做就可以了。之后,王某和李某便按照上家教的操作方法及聊天方式尝试与购买“服务”的人联系,两人分工合作,几次之后便上了手。
据李某供述,一般是买家主动联系,自己则以娱乐会所管理人员的身份与其沟通,告知对方价格及服务内容,之后就要告诉买家要先付款才会提供服务。待王某收到钱款后,则以要缴纳各种服务费用为由让买家继续付款,直到买家产生怀疑不肯付款才肯收手。
受害人汇款爽快,嫌疑人决定一骗再骗
李某到案后,交代了其与王某合伙骗取张某钱财的全过程。其称,自己反复多次提高支票的最低支付面额,并在中间“制造”银行汇款失败导致支票作废等“事故”,要求张某一次次地补齐支票的差额,前前后后一共骗取张某10万余元。最后一次,她依然告诉张某可以为其办理退款手续,但谎称银行方面表示10万元的支票支付面额太大,若张某执意要将钱取出,则必须在次日的中午之前支付60%的保证金,即6万元。如果张某逾期未缴纳保证金的话,支票将再一次作废,而其一心想要办妥的退款手续也将被延期推后。
据李某供述,在其要求张某预付项目款项,以及之后的各类服务费用时,张某虽向她提出了疑问,但待其向张某详细解释后,他都按照指示快速地将钱汇出。之后,李某则多次接到张某的催促电话,而她的反应却是:“因为我没有碰到过这么爽快就打钱过来的,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就只好将计就计,瞎编一些会所整顿、碰上突击检查、汇款失败等理由继续骗他。”
经审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将犯罪嫌疑人李某批准逮捕。(文中人物系化名)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网上招嫖,网络诈骗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