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教师出差车祸身亡,妻子索赔被停发工资:校长称老板恼了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思文 实习生 赵怡然

2016-08-24 13: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5日,在拿到亲子鉴定报告后,李延霞不得不从幻想中醒来,接受那具被烧至碳化的尸体就是她丈夫牛京伟的事实。
今年34岁的牛京伟,是河南周口市太康县华夏外国语中学的一名教师。
4月9日凌晨,周口市大雾弥漫,赶往郑州参加高考研讨会的牛京伟一行,在高速公路上发生连环追尾事故,他在大火中身亡。
他的离世,让生活刚有好转的家庭再一次陷入窘境。7月31日,李延霞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丈夫执教生涯的前十年,他们一直居住在学校破旧漏雨的铁皮房里,今年刚换新房,如今还欠有30多万元的债务。
她说,因支付不起高昂诉讼费,4个月过去了,还未拿到赔款。而且事发不到2个月,校方曾承诺再给牛京伟开40个月、给自己开到年底的工资也都停发了,并对家属避而不见、置之不理。
对此,太康县华夏外国语中学书记罗松8月1日对澎湃新闻称,校方已经补贴家属7万多元,等交通事故、工伤两项赔偿下来后,还会酌情补贴。
8月20日,该校校长汤洪斌则对于停发工资一事称,李延霞多次通过网络侮辱诋毁学校的董事,“老板一生气,就下令把工资停掉了。”
连环车祸致年轻教师身亡
“嫂子,京伟出车祸,找不到人了!”
4月9日上午7点,周口市的清晨大雾弥漫,正带学生们早读的李延霞接到了和丈夫牛京伟同去参加研讨会老师的电话。
“他说车在高速上出了车祸,但找到的老师都只受了些轻伤。”听到这个,李延霞松了口气,“我一点不详的预感都没有,请假的时候还跟同事说‘我去去就来’。”
7点30分,李延霞和其他家属一起前往事发现场,当时她还不知道,这是一场6死8伤的连环追尾事故。
他们到达现场时,着火车辆已被扑灭,只留下一堆焦黑的残骸。现场人员告诉李延霞,除一具被烧焦、无从辨认的尸体外,仍有一人失踪。
警方让李延霞七岁的女儿前往医院抽血,经NDA鉴定,证实那具烧焦的尸体就是她的丈夫。
6月11日下发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4月9日6时30分,时锋(牛京伟同行教师)驾驶的小型轿车追尾撞至前方车辆,之后,后方驾驶的车辆撞上已停驶的时锋车辆,并将其碾压在车下,导致该车冒烟起火,牛京伟当场死亡,遗骸烧至碳化。
7月7日,怀孕4个月的李延霞在家突发大出血,虽被及时送往医院抢救,但她还是失去了未出世的孩子。
“原本不至于这样,6月医生曾建议住院养胎,但我们一时借不到那么多钱,就回家了。”李延霞父亲说,虽然(女儿女婿)二人都是高中教师,但平常生活并不宽裕。
铁皮房曾一住十年
据李延霞介绍,牛京伟出生于陕西一个农村,因家境贫寒,大学选择就读花费较低的河南师范大学,四年学费主要靠助学贷款,生活费则通过打工赚取。
2005年,牛京伟大学毕业后来到太康县华夏外国语中学任高中政治教师,李延霞跟随他来到同一所学校,在初中部当起语文代课教师。
虽然是高中教师,但起初牛京伟月工资只有3000多元,上不够课时还拿不全;李延霞当代课教师时一个月只有五六百元,而他们还要供牛京伟的弟弟读书。
“最(困)难时,一个月手里只有200多元生活费。”李延霞说,直到去年10月,他们一家三口才搬离已经居住10多年的铁皮房。
被拆的铁皮房。受访者 供图
对于那个铁皮房,牛京伟的老乡吴迪(化名)印象深刻,“其实就是一个用铁皮临时搭建的正方形‘铁盒’。”
她告诉澎湃系新闻,1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塞满了床、灶具和各种书籍,一张上下两层的铁架床也堆满了衣服和杂物,“夏天很闷热,雨天还会漏雨发霉。”
去年9月,因河南时常发生铁皮房着火事件,学校决定拆除他们夫妇住了十年的铁皮房,在四处借款30多万元后,牛京伟一家在学校对面购置了一套约100平方米的二手房。
“当时我因为工作出色,已经转为合同老师,每个月有2000多元了。年前,京伟的工资也涨了1000块,房子也有了,我们的日子终于要好起来了。” 李延霞说,幸福被飞来横祸打断了。
事发4个多月未获赔偿
那场夺走牛京伟年轻生命的车祸,另外还造成5人死亡,8人受伤。
据事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故的主要原因是驾驶人时锋的车辆在低能见度天气时,未能降低车速安全行驶,导致与前方车辆发生碰撞,而乘车人牛京伟不负此事故责任。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根据2011年1月1日试行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因公外出期间,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尽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和工伤认定均已下发,但事发4个多月后,牛京伟的家人还是没能得到任何来自学校或肇事方的赔偿。
甚至连请律师起诉交通肇事方赔偿的钱都要再找人借。“律师费一共是4万,借钱先付了2万元,还有2万元打的欠条,这才把案子送到通许法院立案。”李延霞说,由于难以支付高昂的诉讼费,索赔迟迟难以立案。
而事故的责任人之一时锋(驾驶员)早已回到学校工作,“听学校老师说,放暑假后,他就和家人到外地旅游去了。”
更让李延霞难以接受的是,校方事后曾承诺要将牛京伟的工资再发40个月、将她自己的工资发到年底,但今年6月,学校就将她和牛京伟的工资双双停发了,“虽然没有明确说要开除,但工资已经不发了。”
李延霞说,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就打不通学校领导电话了。她始终认为,如果不是学校为了省住宿费,让牛京伟一行在凌晨4点多赶去外地开会,也不会发生车祸。
“我觉得学校欠我一个说法。为什么其他学校都是提前一天过去,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开会。”李延霞说,“而且校长也是头天下午出发的,我想不通。”
校方回应:学校已补贴7万元
对于李延霞的指责,8月1日,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了太康县华夏外国语中学书记罗松,他表示,国家公职人员的工伤赔偿已得到认定,造成牛京伟死亡的交通事故赔偿也在等通许县法院开庭审理,“学校肯定会积极联系、负责到底,但也有个过程。”
罗松说,事故发生后,牛京伟火葬、理赔交通等费用,一直是学校在支付,“学校已经补贴了7万多元,等交通事故、工伤两项赔偿下来后,我们还会酌情补贴,怎么能说是置之不理呢?”
他解释称,由于李延霞受到的打击比较大,常常在深夜给书记和校长发大量的短信,短信内容都是发给丈夫牛京伟,称呼也是“丈夫”,让他们实在无法忍受。“她一直这样,我也只能先把她的号码屏蔽,但不是不管不问。”
对于停发工资一事,8月20日,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华夏外国语中学校长汤洪斌。他说,事发后,李延霞对学校心存怨恨,多次通过网络侮辱诋毁学校的董事,“谁让她跟老板闹翻了,本来是说好他们的工资不停发,但老板一生气,就下令把工资停掉了。”
“我们学校属于民办公助,我可以说只是名义上的校长,没有任何权利,她跟老板关系恶劣,我们的工作也很难开展。”汤洪斌如是说。
对此,8月18日,李延霞的代理律师郭志强告诉澎湃新闻:“学校停发李延霞的工资显然是违反劳动法的。此外,时锋是受学校指派安排,驾车带牛京伟老师去开会,所以学校应该有一个雇主的责任,同样需要支付一定赔偿。”
他表示,目前索赔正在走法律程序,“索赔是要经过法律程序提起诉讼的,牛京伟老师一事,因为涉及的相关人数比较多,不可能私了。现在已经立案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一审应该可以在11月份开庭。”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车祸,教师,赔偿

继续阅读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