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4考生的人生路口:被志愿遭篡改高校录取,盼原高校补录

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发自山东单县 实习生 陆香 潘奕

2016-08-18 08: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单县一中。
2016年8月5日晚,山东省菏泽市单县看守所的关押名单上多了一人。他在这个夏天的高考中考了521分(山东省高考总分750分)。
他是山东单县一中的复读生陈一佳。已被长春工业大学录取的他本应像其他考上大学的同学那样,边憧憬美好的大学生活,边好好享受这个暑假,可是因为篡改同学志愿,这一切都落空了。
一位被其篡改志愿的考生家长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她从警方那里听说,陈一佳被押上警车前,父亲陈永问他,“你到底改了几个同学的志愿?”陈一佳回答:“就两个。”
8月6日,经过单县警方审讯,陈一佳承认非法盗用了同班同学高考志愿填报的账号和密码,但被盗人数不是两个,而是五个。警方以“侵犯通讯自由罪”将其刑事拘留。
目前,这五名同学中除一人因及时发现问题改回志愿未受影响,另外四人都被陈一佳篡改后的志愿学校录取。其中一位学生家长表示,家长和孩子们都觉得,被改的不是志愿,而是他们的人生。
8月11日,四位被篡改志愿的学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至今都没想通,与他们没矛盾也没竞争关系的陈一佳为何要修改他们的志愿。
单县教育局。
单县县委宣传部新闻科长付子栋11日向澎湃新闻表示,县政府在公安部门破案后,就立即整理好校方、警方、家长、学生的各方证明材料,并提交到菏泽市高考招生办,菏泽市也立即向山东省招考相关部门提交了相关材料。单县教育局一位孟姓党委书记也赶到济南,向山东省教育招考部门说明情况,希望可以解决这四位被篡改志愿学生的困境。
疑因“嫉妒、报复”篡改志愿
被陈一佳篡改志愿的田润、徐海、朱伟、范毅四人均来自普通的农民家庭,是他的同班同学。
8月11日上午,四人顶着35℃的高温从附近的村里赶到单县县城的一间平房里,这是田润姑姑田敏霞租住的房子,离他们母校单县一中步行仅需十分钟。田敏霞切了两个西瓜放在桌上,但四位同学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没人吃西瓜。
采访四位同学现场。
在与澎湃新闻谈到陈一佳时,四位同学都显得很无奈,“和他只是同班同学,没其他交集,更没有过矛盾,高考报的志愿和他也不存在竞争关系。”田润、朱伟、徐海更表示自己平时学习不如陈一佳。四人都说,“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成为陈一佳篡改志愿的目标。
8月6日,经过警方初步审讯,暂定陈一佳篡改他人志愿的动机为“嫉妒、报复”。
“我觉得报复肯定不存在,但是嫉妒可能还是有一点的。”对于陈一佳的动机,其同班同学兼好友刘飞回忆起了他们高三生活的一些细节,“他一直想上中国石油大学,今年在班级写的高考目标就是要超过一本线。”
他说,陈一佳去年高考其实也达到本科线了,但是他觉得自己平时成绩挺好的,不甘心去上不好的学校,就选择了复读,“今年的高考他算是没考好,因为他平时成绩确实比田顺、朱伟他们要好,但高考却没考过人家,而且又是第二年了,可能心态有点失衡吧。”刘飞说。
“他其实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同学,性格也算外向,爱玩手机、爱打乒乓球,偶尔喜欢表现一下自己,出出风头,当我知道他就是改志愿的那个‘陈某’,感到不可思议,他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我觉得他521分的分数也不是太难看啊。”陈一佳室友何宇还带着疑惑和不解的表情,“就算田润、朱伟、范毅高考分数都比他高引起他嫉妒,那徐海和张宁呢,这俩人分数都不如他啊。”
“后来听同学们之间的传言说,陈一佳似乎也并没有特别针对要篡改谁的志愿,他好像就是一个一个地用默认密码试,能登上谁的账号就改谁的。”刘飞说。
四名同班同学“被录取”
张宁是被篡改志愿的五人中唯一一位女生,因为她的谨慎,她也成为五人中唯一一个没有受到影响的考生。
7月23日上午9点,报完本科第二批次志愿后,张宁再次登录自己的高考志愿填报账号进行最终确认,但结果却让她吓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原来填报的志愿都不见了,只填了一个“山东英才学院”,有些六神无主的她立即给班主任王力打了一个电话,在和班主任确认系统没出问题之后,她就重新填报了自己原先的志愿并修改了默认密码。
王力在接到张宁电话后,觉得事有蹊跷,随后就在班级QQ群里提醒学生要修改填报志愿的默认密码。
张宁和王力当时都没有想到,这次“蹊跷事件”的背后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
按照四位被篡改学生今年的考分和自己原本所报的高考志愿,田润应该被江苏警官学院录取去圆自己的“警察梦”而不是去潍坊学院读师范;朱伟应该被一本211高校新疆大学录取而不是二本烟台大学;范毅应该被青岛的山东科技大学录取而不是淄博的山东理工大学;徐海应该被吉林化工学院录取而不是这个自己从来没考虑报考的山东女子学院。
谈到自己“被录取”的困境,四位同学都陷入了沉默。
“山东女子学院也挺好的,男女比例1∶9,找女朋友方便。”范毅的一句玩笑终于打破僵局,性格腼腆的徐海面对山东女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和同学没有恶意的玩笑也只能尴尬地笑了一下。
回想起自己查到被山东女子学院录取那天的情景,徐海又低下了头。他今年高考考了498分,超山东省二本线47分。7月23日,他在家用电脑填报了志愿。
8月5日,徐海查到自己居然被山东女子学院录取,“我的六个志愿里根本就没有报过这个学校。”当天晚上,徐海和家人就到单县网络监察大队进行报案,在这里,他意外发现了同班同学田润和他姑姑田敏霞,他们一合计才发现,两人的个人信息都被盗用了,志愿遭篡改。
平时在班里就不怎么爱说话的徐海怎么也没想到,“罪魁祸首”就是同班同学陈一佳,“我都没怎么跟他说过话,而且我考的分数也没他高,他改我的志愿干嘛?”
据田润回忆,高考报名前班主任曾经下发过一张班级里每个人的个人信息表让大家传看确认信息,“陈一佳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偷偷记下了我们几个的身份证号。”
警察梦或许就此破灭
四名被篡改志愿并受到影响的学生中,田润是唯一的复读生,他所面临的处境可能是最尴尬的。
今年第二次参加高考的田润考了531分,比去年第一次高考整整多考了92分,田润和家人对这个复读结果都很满意,经过商量后,田润准备第一志愿填报江苏警官学院,圆自己的一个警察梦,“因为爷爷和爸爸都做过警察,所以特别希望能做一个人民警察。”而根据田润今年的的高考分数,本来是可以被江苏警官学院录取的,只可惜事与愿违。
“他(陈一佳)篡改的不是我家孩子的大学志愿,是我家孩子的命运。”说完这句话,田润的姑姑田敏霞眼眶红了。
回想起7月23日那天发生的事情,田润和姑姑田敏霞还清楚地记得每一个细节。
7月23日早上9点,山东省本科第二批次录取志愿填报,从9点可以报志愿开始,田润就一直在县城的家里用电脑登录,却一直显示无法登录,一开始田润和田敏霞都觉得可能是因为刚刚开始,网络比较拥挤,但一直到10点多还是无法正常打开报志愿网页,田敏霞就感觉事情可能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田敏霞立即来到了单县一中的新校区,找到了校领导,想试试用学校的电脑是否可以登录,显示结果却还是无法登录。更让田敏霞大吃一惊的是,学校通过查询田润的志愿情况时发现,田润已经被潍坊学院的免费师范生录取了,“这个免费师范生应该是6月28号提前批次的志愿啊,我和田润根本没报过这个志愿,我们怎么会被这个学校录取呢?”
察觉到事态严重性的田敏霞选择了报警,田敏霞认为田润身边知道他身份证号的同学在6月28日擅自给田润报了提前批志愿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山东省高考每个学生报志愿的密码默认都是“AB+身份证后六位”,一般学生都不会去改这个默认密码。当天下午4点20分,田敏霞通过侄子的QQ空间发布了一条消息,劝非法给田润报志愿的同学能够站出来去警察局自首。
田润发布的说说。
约半个小时后,陈一佳给田润的一通有些莫名的电话引起了田敏霞的怀疑。
“他打电话给我侄子说‘我的志愿填错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让我觉得很可疑。”田敏霞开始怀疑这通电话的背后的隐情,“我当时还接过电话让他帮我去问问是不是哪个同学搞恶作剧,他满口答应去帮我找。最后他还跟我说‘姑姑,到时候找到了这个改志愿的人和我说一声。’”
8月5日,单县警方通过电脑IP地址定位,找到了6月28日非法盗用田润个人信息给他报志愿的人——陈一佳。
警方刑事拘留陈一佳的这天晚上,经过14天的心理煎熬和漫长等待,为此事奔波许久的田敏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积压已久的情绪,在家放声大哭。
211大学或失之交臂
8月6号晚,正在青岛毕业旅行的朱伟和范毅接到了一通来自单县警察局的电话,“听说我俩的高考志愿被陈一佳篡改了,我一下都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朱伟说,知道消息后,他们连夜从青岛乘火车赶回了单县。
范毅考了569分,朱伟考了556分,都超过了今年山东省537分的一本线。7月5号,朱伟和范毅在报完了本科第一批志愿后,便在家等着7月21号的录取结果,当知道自己被第六个志愿山东理工大学录取后,范毅并没有对这个结果有什么反应,“当时就觉得可能是自己分数不够吧,也没多想。”
但朱伟等到的结果却是没有被一本院校录取,只能等到7月23号进行本科第二批次的录取,“当时我有点疑惑,但是毕竟因为分数也不太高,确实可能会掉到二本,所以我也没有太往(志愿被篡改)这方面想。”
事实上,根据警方所提供的调查结果显示,7月5号,在范毅和朱伟报完志愿之后,陈一佳非法登录了他们的账号,篡改了他们的志愿。
“山东理工是我一本填报的第六个志愿,却被他调到了第一个,我本来填志愿把山东科技大学填在了第一个,按今年的分数线(568),我正好高一分可以被录取,我一直想去青岛念书,结果现在被他一改,只能去淄博了。”范毅感觉有些落差, “(我)比较喜欢青岛,总感觉大城市机会多,想去见见世面,开拓下自己的眼界。”
“我平时跟他关系还算可以,另外三个同学跟他几乎没有交集。关系好的他也改,跟他没关系的也改,想不通。”作为四位同学里和陈一佳关系最好的范毅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是他们几个被篡改志愿。
被迫降到二本的朱伟则显得更加“冤枉”,原来一本第二个志愿填的是新疆大学,比对今年自己的考分(556)和新疆大学在山东的分数线(550),是可以上这所211一本大学的。
“他(陈一佳)把我的一本志愿全删除了,就给我剩了一个潍坊医学院,导致我分数不够,就直接滑档掉到二本了。高考分数比一本线高,我还觉得这次发挥得不错,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谈到本来应该录取自己的新疆大学,朱伟说,虽然离家较远,但这是一所211大学,“现在很多单位找工作的时候也都分985、211院校的毕业生,我觉得这个为了211这个标签,远也值了。”
“找不到”的陈父
陈一佳父亲陈永写的证明。
8月11日,单县招生办的主任时华南在接受山东卫视采访时表示,县里已经两次整理了公安部门、学校、家长的证明材料,并上交到了菏泽市招生办和山东省教育招生考试院,现在就等待着上级部门的回应了。
同日,这次案件的侦办警官,单县网络监察大队的警官朱瑞玉向澎湃新闻介绍,前期审讯取证工作已经基本完成,目前陈一佳的案件已经被移交到了单县检察院,待检察院进一步核实完一些作案细节之后,就将对犯罪嫌疑人陈一佳实施正式批捕。
单县一中新校区。
8月12日下午,单县教育局一名负责人、山东省招生办工作人员、单县一中的部分校领导和陈一佳班主任王力在单县一中新校区,向四位被篡改高考志愿的学生和家长询问具体情况并表示,“省里对这次事件十分重视,具体的解决措施还在协商之中。”但他们均拒绝向澎湃新闻做出更多的回应。
事件发生后,澎湃新闻还一直尝试着联系陈一佳的父母和家人,但其父陈永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面对几次上门拜访,陈一佳的父母也都选择了回避。
8月14日中午,在单县孙溜镇孙六村的一户即将拆迁、略显破败平房里,记者见到了陈一佳的爷爷和奶奶。
院子的院墙不知道什么缘故都已倒下,平房的墙根地下摆放着几件农具,大门口还停着一辆旧电动车。陈一佳的爷爷打着赤膊,皮肤晒得黝黑,正蹲在院子里吃午饭。他对澎湃新闻表示,陈一佳好久没回来了,自己的儿子陈永也已经搬到了县城里。
随后,一名自称是陈家亲戚的中年女子把记者拉到院子外低声说道,“陈一佳事情我也是听别人说了之后才知道的,家里两位老人年龄大了(没告诉他们),怕他们知道之后有个三长两短。”
关于陈一佳父亲陈永现在何处,她说自己不清楚,“他搬到县城后我们也不经常联系,现在我们打他的电话也打不通。”
这时,两位老人从院子里出来告诉记者:“陈永现在在县城一家宾馆上班,做管理人员,你要真有急事可以去那里找他。”但该宾馆的前台工作人员却表示,“他很久之前就不在这干了。”该工作人员说自己对陈永也并不熟悉,而且他并非什么“管理人员”,只是在宾馆打打杂,做些清洁、登记入住客人信息一类的琐碎工作。
陈一佳的一位伯父则在电话里和记者说:“我家孩子做出这种事,反正是毁了,央视都来报道了,丢人都丢到全国了,考上大学都没法去上。”
据四位被篡改志愿的学生透露,事件发生后,陈一佳的父亲陈永和伯父只接触过田润家长,陈永给田润写了一纸证明书,证明田润的志愿确实是陈一佳填报的,之后便再没有接触过其他三位被篡改志愿同学和家长。“他们也没有给我们道过歉,现在我们也找不到他们。” 田敏霞有些不满。
转机还有没有
2016年,山东省有近57万人报名参加高考。作为传统的高考大省,山东高考素以考分高、竞争激烈而闻名。
然而近几年,“高考考生志愿被同学篡改”的新闻却不断出现在有孔孟之乡之称的山东省。
2014年,山东聊城东阿实验中学的高三班主任刘成水,因为班上学生不听自己的志愿指导意见而私自篡改学生志愿,被校方严厉处罚。
2015年,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一名高三毕业生因为琐事和同学发生争执后决定报复,将同学报考的山东师范大学等志愿篡改成北大,致使同学无缘“心仪”大学,险些与高校失之交臂。2016年5月30日,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对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
2016年,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山东胶州免费体育生高考志愿被篡改事件也最终尘埃落定,被篡改志愿学生常升最终被陕西师范大学正常录取。8月12日,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官方微信账号发布信息称,已经对山东胶州篡改同学常升高考志愿的郭某以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
常升的这个暑假就像做了一场噩梦,好在他的噩梦已经醒来,但山东单县这四位高考考生称自己的噩梦还没醒来。
“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省里能够想办法,帮助这几个孩子让他们去他们本来该去的大学,就像胶州那个孩子一样。”有了前段时间胶州被篡改志愿考生常升被最终还是被陕西师范大学录取这一先例,田敏霞对事情能最终圆满解决的信心也不断增加。
除了徐海,另外三名学生的家都在单县附近的村里,为了等待教育部门的回应,为了能去心仪的学校上学,他们在事发后一直往返奔波于县城和自己家之间。
徐海说自己原本计划暑假去上海好好玩玩的,结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其他三个人的暑假也几乎都在等待和煎熬中度过。“干什么都没心情,每天就在等消息。”田润用双手捂着脸说道。
据田润回忆,6月24日得知了高考成绩之后,6月27日学校就组织大家统一回到学校一起拿填报高考志愿指导手册,“那天上午10点多从学校出来时还早,陈一佳还喊我去他家玩,当时我还挺高兴的,就去他家坐了一会儿。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他就给我报了提前批次志愿。”想到自己可能因为这次串门而破碎的警察梦,他有些气愤地说:“早知道就不去了!”
在与澎湃新闻的交谈过程中,范毅和徐海的父母也不时打电话询问自己的孩子,“上面是否传来了什么最新消息?”可是他们能够回答父母的也只是继续等待。
已经被山东女子学院录取的徐海说学校要求新生8月27日去报道,录取范毅的山东理工大学的报道日期是9月3日,眼看只有10余天的时间,事情是否还能有转机?
“如果到时候我不得不去烟台大学报道,这事儿是不是就这么算了?”面对朱伟批疑问,其他三个孩子一时之间也都不知道如何作答。
8月14日上午11点34分,朱伟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刚刚收到的一张本不属于自己的烟台大学录取通知书,没有配文字和表情,仅有一张图片。
朱伟朋友圈截图。
(文中 田润、田敏霞、陈一佳、陈永、朱伟、范毅、张宁、徐海、刘飞、何宇、王力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篡改志愿,单县,被录取

继续阅读

评论(1.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