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考研热持续多年:凌晨四点排队占座,非一本生欲搏进名校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韩晓彤 发自山东济南 实习生 束瓅雯 张斌

2016-08-19 08: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齐鲁工业大学图书馆6:30开馆,但从凌晨三点就有学生开始排队。”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韩晓彤(01:22)
凌晨四点,图书馆门口已经排了一排书包。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韩晓彤 图
暑期的山东济南长清大学城,每天凌晨三四点天还没亮,就有学生默默地站在齐鲁工业大学图书馆门口排队等待开门;4000人聚集在繁华路段的体育场馆不是为了体育赛事,而是同上一堂培训课程;没有空调只有老吊扇的教室里也不乏同学们自习的身影,以及空位上的占位纸条……
为了考研,济南有不少准大四高校生暑假没有回家,而是留在学校里奋斗。
济南考研热只是山东考研热的一个缩影。教育部数据显示,山东从2005年起,考研报考人数就已达11.1万人,此后曾长期处于上扬状态,2005年至2013年间曾长期稳坐“考研第一生源大省”的位置。
8月16日,一些专家学者在谈及山东考研热现象时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要尊重考生的选择,同时也对部分不理性的考研行为作出了风险提醒。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则表示,山东学生的考研热和一些山东二本、三本的院校对学生考研的鼓励有关系。他指出甚至有学校办学的导向就是通过考研来改变学生的出路,进入名校以实现身份的转变。
凌晨四点图书馆前已排起队
8月12日,凌晨3点40分的济南,天还没亮,孙刚已一鼓作气地爬上近百级台阶,来到位于济南市长清大学城的齐鲁工业大学图书馆门口,等待开门。
齐鲁工业大学原名山东轻工业学院,2013年更名,是山东省内一所普通的本科二批次高校。根据校方的公告,齐鲁工业大学的图书馆暑假仍然向学生开放,时间为早晨6点半到晚上10点半。
“不是一天两天了,经常来占位啊。只有这里有空调。”孙刚对澎湃新闻说,他和同学一共6人,轮流负责在凌晨3点半左右到图书馆占位。
来自山东聊城的孙刚把考研的目标学校锁定为北京工业大学。他每天都会在这里学习到晚上10点快闭馆时才离开。
“没办法,你要不占的话就有别人占。”他说,其他的自习室没有空调,热得让人很难自习下去。
孙刚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三个男生,他们默默地把书包按顺序整齐地排放在图书馆门口。澎湃新闻记者询问得知,他们都是齐鲁工业大学本校的准大四学生,分别来自聊城、枣庄和菏泽,因为准备考研暑假都没有回家,他们也是各个自发组成的“考研小分队”的代表,当天轮到占位。
4点刚过,图书馆门口依旧一片漆黑,周围安静得只能听见蝉鸣。女生曹珊珊成为第五个在图书馆门口等待开门的人。
“现在比以前好多了,7月末的时候有一阵特别热,5点多就能排队到楼梯下面的喷泉那里。”曹珊珊说。
学会计专业的曹珊珊想考北京工商大学,她说同宿舍的同学都准备考研,也是轮流凌晨4点来图书馆门口占位。
对于凌晨单独出来占座是否安全的问题,曹珊珊淡定地说:“不会不安全,学校有保安什么的,而且都习惯了。”
她介绍说,暑期大学城里有的学校并不开放图书馆和自习室,而齐鲁工业大学的图书馆自习室不但开空调而且基本不查学生证,所以附近山东中医药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的学生也会经常来“蹭”自习室。
“就算不是轮到我占座,我也6点多就来了,然后到晚上10点20分快闭馆的时候离开。” 曹珊珊说,大部分学生在自习室有固定的位置,占座也是为了“守住”这些位置。
8月12日早晨6:20,已有百余名学生在图书馆门口等待开门。
5点,天刚蒙蒙亮,图书馆门口的近百级台阶上已经坐了一竖排等待图书馆开门的学生。
6点25分,图书馆开门,学生们一路小跑地冲进自习室。自习室位于图书馆二楼,约有200个座位。每张桌子可供4-8名学生自习,但瞬间就被书和坐垫占满。
六点四十,学生们在图书馆认真自习。
7点,图书馆的自习室里几乎座无虚席。
4000人集体上考研培训班
四千余名学生在济南市皇亭体育馆参加某培训机构的考研辅导。
济南皇亭体育馆位于该市最繁华的泉城路,主馆为篮球馆。
据济南市体育局官网介绍,皇亭体育馆建于1985年,可容纳4000余人。
8月12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走进济南市皇亭体育馆,4000余人正在同时上课。不但观众席上坐满了学生,内场的木板地上也坐满了人。教师正在通过扩音器向学生讲课。
据听课的山东财经大学学生田野介绍,这是某培训机构举办的考研政治冲刺班,时间从8月10日到8月18日。
据田野介绍,单报这个班的收费是600元,分为十个不同的班次,讲课内容都一样,除了这个班是皇亭体育馆上课之外,其余九个班次都在济南的各大高校内。
“虽然我们学校也有该机构的考研班,但还是感觉上这种大课比较有氛围,所以我特地从小班调到了大班。”田野说。
“大班有大班的好处,因为看见大家都在努力地学习,所以就不好意思玩手机了。”同为山东财经大学的学生杨昊表示,“但大班和老师互动很难,就算有允许学生提问的环节,当着4000人的面提问也需要勇气,有的人可能因此放弃提问。而且(面对)这么多人(老师)也很难照顾周全。”
据该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方冰介绍,这个4000人的大教室每个学生在观众席上都有固定的位置,是按照报名顺序从下往上依次排列的。
田野坐在内场最靠近讲台的位置,他说自己是从其他班次调过来的,所以没有看台上的固定位置,而内场的位置是按照先到先得的原则。因此,虽然每天该培训机构都有固定的班车接送他们从学校到体育馆,但是他往往还是为了保住现在的位置,赶在班车开车前从学校出发。
“其实只要自己想学,怎么都可以听得进去。”刘元由于报名较晚,分到的位置是最后一排,但他称听课效果并不差。
他说,如果自己注意力不集中就主动“罚站”,站着听课,“因为在最后一排也不会影响别人。”
选择来上4000人大课的理由有很多,大多学生表示,是学长、学姐介绍的,部分学生说是因为培训机构宣传做得好,还有一些学生表示看到大家都上自己也试一试,哪怕是为了图心理安慰。
据该培训机构的校长介绍,今年暑假,济南共有2万人报名他们的考研课程。
考研热的几个原因
很多桌子上都有“2017考研占座的字样”。
8月14日,午后的济南天气格外炎热,公交车内的温度计显示34℃。
山东师范大学第三教学楼三楼的教室没有空调,只有老式的吊顶电风扇发出“嗡嗡”的响声。
然而每个教室里依旧有一半的座位上都有同学在自习,空位的桌面上、抽屉里摆满了考研辅导书。
澎湃新闻记者在一摞用收纳箱堆放的书旁边,看到了一张用胶带粘着的纸条,上面写着:“2017年考研占座,勿重占。”
记者发现,几乎每个空着的座位都贴着类似的字条,或者用黑色粗重的标记笔写着同样的字。
“主要是备考希望有固定的位置,坐着踏实。”准大四学生王芳向记者说,工作人员在每天开关教室时并不会清理堆放在桌子上的考研资料。
据该教学楼贴着的通知显示,该教学楼的开关门时间是上午7点和晚上9点。这也是王芳每天进出自习室的时间,周末也不例外。
“不甘心,主要是不甘心。”当被问及为何考研时,王芳说主要是源于自己三年前的高考失利,让所有人失望的她当时就下定了考研的决心,“想要一雪前耻。”
对本科就读院校的不满,对高考失利的悔恨,想到更好的高校去深造——在澎湃新闻采访到的济南大学城考研学生中,不少学生有这些想法。
“考研是公平的,所有人用一样的试卷,用一样的录取标准。所以要奋力一搏。”曹珊珊说。
不少学生的考研资料用收纳箱装。
也有为了转换专业而考研的。杨雪是齐鲁工业大学会计专业的学生,但是她对会计完全不感兴趣,她决定考英语专业的研究生,“学校还没有确定。”
还有为了逃避就业问题而选择考研的。他们认为一个985、211名校的研究生要比一个普通二本的本科生在就业市场上存在多得多的优势。“不考研的话,工资低呗。”曹珊珊说。
“我就是为了再玩3年。”吴勇称他考研是不想早早进入他认为很“残酷”的社会。虽然还没有确定考研的目标学校,但是他把学校位置圈定在“东南沿海”。
“山东是孔孟之乡,山东人就是在应试教育上有优势,浪费掉这个优势可惜了。”刘集对澎湃新闻说。他的观点也有不少学生提到,他们认为自己继续学习不但是本人的愿望也是家族的期待。
对于学生们的考研热情,上述培训机构校长表示,这些年来,参加考研培训的学生有增无减,主要是因为山东有这个氛围,受儒家的思想影响比较大,“再加上这几年就业形式比较严峻,倒逼很多学生考研。还有就是山东高考特别难,但有的学生一开始就对特定的学校有梦想,(考研是)为了高中时的梦想。”
专家:有学校办学导向就是提倡考研改变出路
周末,三十多度没有空调的自习室依然有很多正在准备考研的学生在上自习。
济南考研热只是山东考研热的一个缩影,曲阜师范大学曾经在2004年就被《中国青年报》称为“考研基地”。2014年,曲阜师范大学在央视的报道中依旧难去“考研基地”的帽子。据今年4月《齐鲁晚报》的报道,临沂大学最牛考研宿舍12名女生全部考上研究生,类似这样的新闻在山东并不罕见。
根据中国教育在线全国研究生招生数据调查报告显示,2014年和2016年,山东都是研究生生源第二大省,仅次于河南省。
另据教育部数据显示,山东从2005年起,考研报考人数就已达11.1万人,此后曾长期处于上扬状态,2005年至2013年间曾长期稳坐考研第一生源大省的位置。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8月16日对澎湃新闻表示,山东是教育大省,不但有考研热,也存在艺考热等现象。
“考研是山东考生的教育选择和教育权利。”他认为,应该尊重学生的这种权利。每一个人的选择都有他自己的理性,包括因为拖延就业而进行考研的学生。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则表示,山东学生的考研热和一些山东二本、三本的院校对学生考研的鼓励有关系。他指出甚至有学校办学的导向就是通过考研来改变学生的出路,进入名校以实现身份的转变。
“考研热中比较大的问题是很多学生对考研存在盲目,对进行学术研究并没有明确的兴趣,对研究生后的职业规划也不明确。”熊丙奇称,有的学生为了考研而考研,这会导致学生可能考研分高、但专业素质存在问题。他同时指出,把考研当做就业的避风港是有问题的,因为这样的学生可能在研究生毕业后同样存在就业问题。
“并不是有了更高的学历,就可以提高自己的身价。” 熊丙奇说,分析自己的兴趣、能力,从而在升学的时候做出自己的规划才是理性选择。
“学习努力,本科不是很好,但是愿意吃苦。”这是某西部211大学文科院系副教授涂蜀对山东院校考过来的研究生的印象,“我印象中的山东二本学校过来的学生,比如德州学院、聊城大学这样的学校出来的学生,学习努力,但是模式略为单一。”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褚朝辉认为,山东考研热与当地风气有关,但他明确反对4000人一起上考研培训班,认为这是在进行批量化生产,要尊重研究生的个性化发展,而这种考研培训机构容易单方面造成学生的应试能力优秀,而忽略学生的个性化发展和实践能力。
(文中孙刚、曹珊珊、田野、杨昊、方冰、刘元、王芳、杨雪、吴勇、刘集、涂蜀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考研,排队,占位

相关推荐

评论(25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