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病女老板称被丈夫卷走百万:不记得手术前领证,想撤婚被驳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2016-08-22 08: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四川来上海打拼的女企业家许燕(化名)不仅面容姣好,还拥有殷实的财富积累。离异多年后,许燕花重金在相亲网站上注册成为“钻石会员”,并很快通过该网站与上海男子王敏(化名)相恋。
一年后,许燕出现行走不稳、生活无法自理的症状。在男方的陪伴下,许燕在医院检查出患有脑部肿瘤。可奇怪的是,两人并没有迅速办理入院手续进行治疗,而是在出检查结果的第二天,前往婚姻登记中心登记结了婚。
在结婚登记几天后,许燕的银行卡中短时间内被取出大量现金。
当许燕经历了大型脑部开颅手术以后,本应陪伴在旁的王敏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这时候,许燕才发现其银行卡内被人取走了50万元现金,并丢失了价值30余万的贵重财物;此外,一张此前王敏写下的50万元借条也不见了踪影。
许燕说,自己因为患病不记得曾和王敏办理了结婚登记;而现在财产损失惨重,让她不得不怀疑这一切都是男方图谋财产的骗局。同时,许燕还发现,自己的婚姻登记只有指纹按压印,而非常规的签字确认。于是,她将民政局告上了法庭,希望撤销婚姻登记的效力。但一审、二审法院均驳回了她的请求。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联系上被指失踪的王敏,他在电话中否认了许燕的指控:“人在做、天在看,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吧。”目前,许燕已经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立案。
通过婚恋网站相恋
8月15日下午,记者在上海浦东金桥的一处住宅里见到了卧病在床的许燕。因为多次化疗、放疗,她剃了板寸,身材走形,雇佣了一名保姆照顾自己的起居生活。
许燕说,自己从四川来沪打拼,靠着多年的奋斗,拥有了两家公司,一家是广告公司、一家是会展公司,并在上海买房落户。当发现前夫有了小三,许燕果断离了婚,并要来了女儿的抚养权。
2013年5月,许燕在婚恋网站珍爱网上花费3900元,注册成为该网站最高级的“钻石会员”。很快,许燕通过网站认识比自己小两岁的上海人王敏,两人通过电子邮件通信了一个月后,便相约见面。“他长得很帅。”许燕说第一眼看到男方的感觉很舒服,便产生了好感;再加上男方一直甜言蜜语,两人约见面的频率也高了。
交往两个月后,王敏提出自己已辞职,准备出来做生意,遂开口向许燕借些钱来开拓人脉。许燕最终陆陆续续借了50万元,为以防万一,她让对方写了借条。
直到2014年9月,许燕出现了嗜睡的症状,整日昏昏沉沉想睡觉。王敏带她去看了中医,诊断为妇女更年期综合征,便买了些中药进行调理。但她头晕玄幻的病情一直未见好转。
采访当日,其妹夫徐超(化名)刚从外地抵沪,由于许燕几天后又要放疗,他专程赶来送她入院。徐超表示,许燕所有诉讼都全权委托他代理。
2015年4月15日,许燕和王敏登记结婚前一天,瑞金医院出具的诊断报告。
徐超表示,2015年4月14日,王敏带着许燕来到上海瑞金医院的神经内科看门诊。根据徐超出示的许燕病历,当天的就医记录虽然字迹难认,但记者依旧分辨出了医生所写的“表情少、站立不稳、睁闭眼不稳”等,并且医生标注“建议住院,其暂不考虑”。
同时,在一张检查时间为2015年4月15日的瑞金医院影响诊断报告上,许燕的头颅MR平扫诊断结果显示:“双侧额顶叶及左侧小脑半球异常信号灶伴周围水肿,转移瘤待排,请结合临床病史”,等等。
4月16日,王敏便用轮椅推着许燕来到静安区民政局办理了两人的结婚登记。
开颅手术后“丈夫”消失
“后来,我们才接到电话,说姐姐要做开颅手术。”徐超说,2015年4月20日,许燕住进了华山医院神经外科病房,入院诊断为“左侧额叶肿瘤”。由于怕老人家担心,徐超夫妇瞒着父母,匆匆赶赴上海。
4月28日,也就是开颅手术前一天,许燕在病床上迷迷糊糊,王敏在病房内照顾。徐超夫妇此后才得知,王敏曾带着许燕私自办理了结婚登记,而许燕表示自己不知情,也不记得4月16日当天(结婚登记日)发生的事情。
4月29日,许燕通过手术,确诊为“左额顶恶性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当日手术顺利,恶性肿瘤被切除。可许燕出院以后,王敏便没了踪影。
“我们打他电话,一开始他说自己有事过不来,慢慢就彻底消失了。”由于后续长期化疗需要不少钱,徐超夫妇来到许燕公司准备清算其个人财产,却惊讶地发现许燕的办公室被人翻了个遍。“保险箱被搬空了,里面的黄金首饰、存款凭证、3套房屋产证、2家公司证照全都没了,包括王敏借款时写的50万元欠条。”后来,公司前台人员才透露,老板的朋友曾来过,这个朋友就是王敏。
徐超夫妇从银行得知,许燕住院后,其银行卡内被人短时间内取走现金约50万元。
为了搞清楚事情原委,徐超来到了当初办理两人结婚登记的静安区民政局,意外发现许燕的《结婚登记声明书》、《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的签字一栏都只有指纹按压印,而非常规的签字。并且,在《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的备注一栏,标注了“因当事人自称摔伤,无法书写,选择按手印。”
徐超曾向静安区民政局索要当日监控,却被告知录像已被覆盖无法提供。他认为,就现有的证据表明,民政局的操作流程违反了《婚姻法》第五条“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也违反了《婚姻登记工作规范》相关规定。
2015年7月,许燕将静安区民政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撤销该局作出的许燕与王敏结婚登记行为。
民政局:登记时女方无异常
许燕与王敏的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中,女方一栏为指纹印。
记者从该案件的行政判决书中获悉,两次公开开庭中,此案的第三人王敏经法院传唤均未到庭。
庭上,静安区民政局表示,许燕与王敏登记结婚当日,两人搭乘出租车到达后,王敏从车辆后备厢取出轮椅,推着许燕进入受理大厅要求办理结婚登记。
民政局申请的证人陆某系为许燕与王敏办理婚姻登记的婚姻登记员,她出庭作证称,当日两人均提到女方摔伤,右手无力提不起来,其拿出纸笔要求女方在白纸上签字,女方写的字像心电图一样颤抖、难以辨认。在确认许燕无法流畅地书写姓名情况下,遂要求男方代为填写声明书上其他内容,并在其见证下,许燕在“声明人”一栏、《告知书》《处理表》都按了指纹。整个过程中,陆某多次向两人核实情况及结婚意愿,许燕都能自如回答。
民政局申请的证人张某系在婚姻登记中心给新人拍合影照的摄影师,其作证称,在为王许两人拍摄合影时,其间为他俩调整头的方向,还要求两人靠拢些。拍摄过程中见他俩交谈自如,未发现女方有任何异常。
民政局申请的另一证人婚姻登记中心保洁人员王某作证指出,当时许燕面带微笑,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静安区民政局称,因许燕称摔跤之故无法书写,要求按指纹代替签名。婚姻登记员看她确实无法书写自己名字,才同意让她按指纹,这符合当时的客观情况。此外,许燕提供的其个人病例等证据,不能证明其当时无民事行为能力、也未能提供其受他人胁迫办理婚姻登记的证据。民政局最终作出的结婚登记行政行为符合实质和形式要件,合法有效,请求法院驳回许燕的诉讼请求。
一二审判决均驳回女方诉求
审理该案的静安区法院认为,《婚姻法》《婚姻登记条例》及《婚姻登记规范》均未对当事人“不能写字、书写不便”情形下进行结婚登记作出明确的程序要求。在法律、法规等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通常指纹和签名享有同等法律效力。因此,静安区民政局结婚登记中心在办理结婚登记过程中,认为许燕及王敏结婚登记符合实质要件的前提下,考虑到许燕书写不便的客观实际,从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出发,在婚姻登记员当场监誓下,在《声明书》《告知书》及《处理表》相应位置让许燕按指纹,并无不当。
2016年2月29日,法院作出判决,驳回了许燕的诉讼请求。而这起案件也成为了上海市法院首例判决“指纹”代替签名登记结婚有效的案件。
面对这一判决,许燕决定上诉。6月13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二审宣判,依旧驳回了许燕的诉讼请求。
日前,许燕已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立案,哪怕有一丝希望,她说也坚持要继续这场官司的诉讼。
8月19日,记者拨通了王敏的手机。被问及为何与许燕结婚以及是否卷走钱财时,王敏只留下一句:“人在做、天在看,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吧。”他便匆匆挂断了电话。之后,记者尝试再次拨打其电话,均是忙音状态。
【律师观点】“女方主张保全财产可向警方报案”
对于这一案件的判决,记者咨询了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他表示就目前原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来看,法院的判决没有问题。“在民事法律习惯上,按手印与书写是一样有效力的,因此原告(许燕)在《结婚登记声明书》《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的签字一栏按压指纹印与签名享有同等法律效力。”
而本案判决的关键在于,原告申请登记结婚行为是否为其本人真实意愿,是不是在其神志清楚下所做的决定。“比如女方能提供专业机构出具的鉴定结果,表明结婚登记时其只有限制或无民事行为能力。但从该案目前情况来看,女方提供不了上述证据,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是合理的。”
丁金坤还表示,女方若要主张保全自己的财产,可以向警方报案。“报男方诈骗,乘其神志不清,假手婚姻手段,侵占其财产。如果判定男方诈骗罪成立,婚姻自然无效。”但需要指出的是,报案的前提是女方能够掌握一些男方有犯罪意图的主观证据,让警方调查男方是否涉嫌犯罪:“譬如男方的日记,男方与其他亲友的交流等,可以看出是否真的想结婚。”
同时,女方还可以向男方提起民事诉讼,主张其婚前财产的保全,即使结了婚,财产还是女方的,不能由男方随意支配。另外,丁金坤还表示,女方若要将财产留给女儿,可订立遗嘱对婚前财产进行处分。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婚恋网站,骗婚

继续阅读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