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被开除女教师母亲收到撤销开除通知大哭:要院长公开道歉

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发自兰州 记者 李思文

2016-08-22 19: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刘淑琴谈到校方对女儿的态度时情绪激动,哭诉心中的委屈。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发自兰州(00:24)
8月22日,刘伶利的“头七”刚过两天,她的父母终于等来了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的正式回应:对于刘伶利一事的3个处理通知。
22日中午,兰州交大博文学院副院长左闯、党发育以及英语教研组副主任等在内的4位老师,来到了刘伶利的家中。
他们还带来了三份文件,一是坚决执行法院终审判决,恢复刘伶利的劳务关系;二是对人事处处长江雪芸做出停职处理的决定;三是72000元的工资及丧葬抚恤金补偿。
事发至今,从家长所称的博文学院院长陈玲一句“你别给我哭,这种事我见多了”,到如今三份文件,期间的心酸让刘伶利的母亲刘淑琴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我现在就要陈玲跟我的女儿和我们老两口公开道歉。”
直至发稿,刘淑琴夫妇说院长陈玲从未联系过他们。
刘伶利母亲躺在床上,如今收到校方的三份文件令她嚎啕大哭。
去世后才等来撤销开除文件
8月22日上午,刘伶利父母家中。
因受过度打击,刘淑琴躺在床上无法起身。父亲刘宏则默默在坐在一旁抽起了早已戒掉的烟,他是一名患有膀胱癌的下岗工人,现在在街道工作,每月工资1000元。他随手放在桌上的眼镜镜架脚已经坏了。
上午11点左右,刘伶利案件二审律师蔡翔也来到了他们家中,大家围坐在靠床的茶几边,等待着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代表的到来。
中午12点04分,博文学院副院长左闯、党发育代表以及英语教研组副主任等4位教师终于来到了刘伶利父母的家中。
在对刘宏夫妇表达了歉意后,副院长左闯先代表博文学院做出了3点回应:“第一我们会坚决执行法院的终身判决,第二恢复刘伶利老师的职务,并且补发拖欠两年的工资,对事件责任人人事处处长江雪芸做出停职处理的决定,展开调查。”
说完回应,左闯拿出了早已打印好并盖好章的三份相应文件:《关于恢复刘伶利同志劳动关系的决定》、《关于对江雪芸同志做出的停职检查的处理决定》、《刘伶利同志工资以及丧葬抚恤金补偿明细表》。
不过,律师蔡翔提出,校方所提的“补偿”实应为“补发”。
从校方代表上门到拿出文件期间,刘淑琴几度情绪失控,在床上嚎啕大哭,一再强调:“多少钱都赔不回我的女儿,我现在就要陈玲跟我的女儿和我们老两口公开道歉。”
对此,校方代表表示近期在学校官网上会有一个道歉声明,但陈玲是否会正式出面道歉并不清楚。
对于校方72000元的补偿,刘淑琴更是无法接受:“你这是把女儿给卖了啊。”她有些激动的让丈夫刘宏拒绝校方带来的工资补偿和抚恤金。
但刘宏红着眼眶,喃喃地说:“这是女儿应得的。”
这些应得的说法和回应,距二审判决书的日期写着2016年6月21日,已经整整过去了两个月。
“这是校方第一次对家属做出正面的公开回应,但这次回应不是终点,只是一个开始。”对于这些说法,律师蔡翔告诉澎湃新闻,将会继续跟进对刘伶利和她父母的精神赔偿。
蔡翔说,二审判决后,博文学院没有执行,原本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因当时刘伶利病情非常严重,而申请强制执行需要其签字,为了避免刘伶利病情加重,当时并没有申请。
因此,等了整整两个月,到如今才等到校方执行终审判决。
刘伶利父亲的眼镜,坏了也没有换。
生前想捐眼角膜
校方代表的到来,让刘宏夫妇忍不住再次回忆起女儿生前的细节。
1984年出生的刘伶利,高考考取了兰州城市学院的英语教育专业,大专毕业到广州工作两年后,她对刘淑琴说:“妈妈我想再争取一下,考个研究生。”
2008年10月开始报名复习,冲刺2个月后,刘伶利顺利考上兰州交通大学英语专业的研究生。
2012年8月,从兰州交通大学英语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刘伶利进入了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成为了一名令人羡慕的大学英语教师。
然而,工作不到2年,2014年6月,刘伶利腹部突如其来的不适感,打破了这个家庭原本幸福的生活。
2014年7月,刚刚过完30岁生日的她住进了甘肃省人民医院,接受了进一步检查,并被确诊为卵巢癌。
而在刘伶利治疗癌症期间,博文学院以旷工为由将她开除。
为了补贴医疗费用,癌症晚期的她不得不上街摆摊。
刘伶利摆摊期间所认识的一位好朋友聂婷告诉澎湃新闻:“一开始我都不知道她患了这么严重的病,后来她有几天没出摊、新闻报道了我才知道事情这么大,她出来摆摊就是怕自己被开除以后没有收入,还要治病怕拖累父母。”
刘淑琴说,女儿是一个特别要强的人,自尊心也特别强,一直以来就是这个三口之家的支柱,“她从上研究生开始就带英语家教赚钱补贴家用,得了癌症之后她也要出去带学生,我们因为她身体原因不让她出去代课。”
“我们到现在都没敢跟刘伶利的奶奶说她走了,她奶奶就这一个孙女啊。”刘伶利的父母说。
家中还住着刘伶利的87岁的姥爷,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也不知道外孙女已经去世的消息。
“刘伶利一直以来就是她姥爷的骄傲,以前姥爷总是喜欢把‘研究生’大外孙女挂在嘴边,现在经常还把我认成女儿,‘文文、文文’的叫个不停。”刘淑琴说。
听到家中人声喧哗,刘伶利的姥爷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从房间出来,想问清楚大家在争吵什么。
刘淑琴说,刘伶利在去世之前还有两个愿望:一是不要抢救,不要插着管子离开这个世界,二是要捐献自己的眼角膜,希望能帮助别人。
“我想把我身上的器官、血都捐给别人,可是我有病,我怕别人嫌我身上的其他地方不干净,那我就捐献我的眼角膜吧。”回忆起女儿临终前的这句话,刘淑琴刚刚擦干的眼泪又不听话的流了下来。
但最后眼角膜还是没有捐献成功,“刘伶利走得太急了,没来得及,我到现在都觉得,没帮助女儿完成这个最后的愿望特别遗憾。”
8月14日,刘伶利在医院去世。按照当地的习俗,没有结婚的死者不能正常下葬,骨灰也必须要马上洒掉,不能保存。
当日,兰州市青白石乡一个吊桥上,两位刚刚经历丧女之痛的老人站在桥上,把自己女儿刚刚火化后的骨灰,撒入桥下的这条奔流不息中国母亲河——黄河。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教师患癌被开除,兰州交通大学,停职

继续阅读

评论(3.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