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玲再调查|兰州博文学院职工:校门口曾立石写“财源广进”

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发自兰州 记者 李思文

2016-08-29 14: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28日上午,博文学院又一位声称“因病被开除”的女教师联系澎湃新闻。与此同时,博文学院一名原人事处工作人员、两名在职职工一同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均称教师患大病就会被开除、陈玲“一言堂”等均为真实情况。
2015年1月19日,教师钱玉君和刘伶利在同一天被博文学院开除。“我查出身体有病,校领导让我签一份保证书,说‘如果钱玉君在博文学院之后发生任何情况,博文学院都不负责’。我不愿意签,就被开除了。”钱玉君2016年8月28日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找到人事处处长江雪芸讲理,得到的回应却是:“学院给我下的硬指标,如果教职工身体有病就尽快处理掉,否则相关的赔偿人事处自己承担。”
近日,在“刘伶利教师事件”持续发酵之下,博文学院已经恢复了与钱玉君的劳动关系,但她说,博文学院拒绝给她补偿被违规开除两年期间的医保和应得工资。
目前,钱玉君正在甘肃省人民医院精神科接受治疗,她说,经此一事,精神也变得不太好,“现在学校老师体检都不敢把真实情况报告给学院,怕会像我们一样被开除。”
8月28日,博文学院原人事处工作人员刘芳(化名)、现任职工杨英(化名),也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教师如果患大病可能会被开除。
“学校每年10月份都会安排体检,只要查出来有大病,老师就直接‘拜拜’了。”杨英说,学校每次体检完都会复制回收体检报告。
她还说,在学校,职工一般都称陈玲为“陈老板”,“我和我的同事都是叫她陈老板,外面的合作单位也都是叫‘陈老板’,还说‘商人嘛,不叫陈老板叫啥’”。
杨英说,博文学院大小事务,基本都是陈玲说了算,“她不听下属的,谁也拦不住她。”刘芳也告诉澎湃新闻:“所谓的院长办公会议,副院长、各级领导不过都是摆设。”
对于以上说法,澎湃新闻记者尝试与陈玲求证,但截至发稿,都未曾联系上陈玲,电话、短信皆不回应。
此前在8月25日带领30多名下属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陈玲和副院长左闯都曾表示没人叫她“陈老板”。陈玲当时还说,在开除刘伶利老师时并不知道她得了癌症;博文学院实行委员会管理制,有评优委员会、学位管理委员会、人事管理委员会等,所有的决定都是要通过委员会集体决定。
真相到底如何,亟待正在进行调查的相关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
【对话杨英】
“只要查出大病,老师就直接‘拜拜’”

澎湃新闻:传说的“博文学院教师如果患病就要被开除”是真的吗?
杨英:司空见惯。每年10月份学校都会安排体检,只要查出来有大病,老师就直接拜拜了。
一开始我们还都觉得是学校对我们比较关心,让大家去体检,但体检后校方又把我们的体检报告复印好都收走了,后来才知道就是检查一下老师身体是否健康。
澎湃新闻:负责回收教师体检表的是哪一个部门?
杨英:学校人事处,我们的江大处长。
澎湃新闻:学校是否有叫陈院长“陈老板”的说法?
杨英:教学口的人可能叫陈院长比较多,但学院其他职工叫“陈老板”的多,反正我和我身边的同事都是叫她“陈老板”。外面一些跟学校有合作的单位一般也都会说“你们陈老板这样那样”,这些单位还有人说,“商人嘛,不叫陈老板叫啥?”
澎湃新闻:在之前的专访中,陈玲说博文学院做的任何决定都是委员会集体决定,她本人没有什么权力,是这样吗?
杨英:你信吗?反正我不信。我以前亲自参加过陈玲开的会,就是她说啥就是啥,不会听下属们的意见,谁也拦不住她。
“陈玲的老公、儿子都是博文学院副院长”
澎湃新闻:学校一些具体的规章制度是集体研究决定,还是陈玲自己决定?
杨英:我们有很多老师不愿意接受采访,但事实就是陈玲一个人说了算。他的老公王吉祥也是我们的常务副院长,平时就是批一些办公用品给我们,没有其他权力;他的儿子副院长范磊(陈玲与前夫所生)是管财务大权的。
澎湃新闻:陈玲在开除这些患病老师时,知道他们的真实病情吗?
杨英:陈玲以前开会也说过一次,“这人事处是咋办事的?只招一些女老师进来,女老师又要结婚又要生孩子,多麻烦啊。”她都掌握这些老师是否怀孕,怎么会不清楚这些老师的病情呢?而且有老师曾经找到过陈玲的家里去反映情况,家里没人还把信贴在她家的门上,她不太可能不知道。
澎湃新闻:江雪芸你熟悉吗?她和陈玲关系如何?
杨英:江大处长我们都很熟悉,大家对她意见也特别大,甚至有的同事说起她都带脏话,特别讨厌她。
但她和陈玲关系很好,陈玲特别信任她。我们一些正常诉求,比如提高福利、工资待遇,还没反映上去,江雪芸就已经给陈玲打小报告了,说要开除这些提意见的老师。她们俩之间的交流还是很多的,我们都对江雪芸印象特别不好,为人不但霸道而且不公平、不公正,江其实也没什么学历和能力,全凭着陈玲信任她。
“陈玲在校门口立石头,被一副院长悄悄搬走”
澎湃新闻:博文学院存在工资拖欠的现象吗?
杨英:是的,基本上工资都是拖欠两个月才发,7月中旬发5月的工资,这次迫于压力,上一周才刚刚发了6月的工资,我们都觉得特别不可思议,因为往年6月份的工资都是等到收齐学费才会给我们发,拖欠工资都已经习惯了。
澎湃新闻:拖欠工资是因为学校没钱吗?
杨英:这个我不清楚,但我知道陈玲在外面有很多投资,比如在深圳投资了大酒店,当时还曾经派她的亲信去那边帮忙,还有在兰州有婚纱摄影影楼和商铺什么的,这都是人尽皆知的。
澎湃新闻:教职工有这么多不满,为什么不向上级部门反映?
杨英:许多老师都是来自农村,上有老下有小,还是怕丢了这份工作吧。迫于生计也就都忍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澎湃新闻:兰州交大那边派过来的教师、领导,平时对学校的管理多吗?
杨英:没怎么见过,就开会出席一下。原来曾经有一个姓倪的副院长,听说是正经大学的副院长,因为一些教学理念啥的跟陈玲争执过几次,最后也拜拜了。
原来博文学院校门口的石头写着“富贵平安,财源广进”,这个倪院长趁陈玲不在把这块石头换了,就因为这个事情两个人还大吵一架,这块石头当时就是陈玲弄的,我们都觉得这八个字特别可笑。
【对话刘芳】
江雪芸对陈玲言听计从,百分之两百执行
澎湃新闻:你觉得在博文学院,存不存在陈玲“一言堂”的情况?
刘芳:博文学院绝对是陈玲说了算,在一次校领导会议上,他的丈夫、副院长王吉祥提了一个意见,被陈玲拍桌子否定,王吉祥也没有办法只能服从陈玲,然后就从会议室直接走了。所谓的院长办公会议,副院长、各级领导不过都是摆设,根本不起任何作用。他的儿子副院长范磊也左右不了他的意见。
澎湃新闻:你以前在博文学院做什么工作?
刘芳:在人事处工作。博文学院的人事处和学校教师就是作对的,掌握教师的考勤其实就是掌握老师们的经济命脉。
澎湃新闻:作为同事,你怎么评价原人事处的江雪芸?
刘芳:江雪芸为人傲慢而且没什么能力,唯一一点就是江雪芸对陈玲言听计从,百分之两百执行陈玲的命令,这也是陈玲重用她的原因,陈玲恰恰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我当时被开除就是江雪芸一手操作的,不过她也是服从上级的命令罢了。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教师患癌被开除,陈玲,博文学院

相关推荐

评论(98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