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北师大性骚扰调查”作者:受害者愿意谈,施暴者不愿说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高丹 实习生 滕艺菲 夏偲婉

2016-09-02 13: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康宸玮在8月29日的朋友圈写道:“没想到今天就可以发布,突然得让我都不知道此处该说什么。还是感谢四个月里所有的调查对象和我的老师朋友们。目前我没有办法写得更好,以后说不定会回头再做调查。”
康宸玮,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2013级本科生,曾发表作品《她的国——北京某高校周边“红灯区”性工作者生存现状纪实报告》,2016年8月29日,他发布了名为《沉默的铁狮——2016年北京师范大学校园性骚扰调查纪实报告》。8月31日,北师大在官方微博上发出关于该报告所反映情况的说明。
“他的手颤抖地将行李箱的重心重新扶正,母亲的白发和六月齐至。他是北师大四年内第一个因涉嫌性骚扰离开学校的本科生,在2016年5月末的黄昏,夹在女生节和毕业季两场热闹的大戏之间,于暮色里孤身离开。”他的报告以一名涉嫌性骚扰的大二男生被劝退一事开头。
康宸玮的报告中思考了以下问题:实施者的心理和社会动机是什么?对受害者的影响会到什么程度?为什么在北师大等高校越来越频发?作为大学校方和普通学生该如何预防?安保是在哪一块出了问题?不断高涨的反性骚扰声音是否有效?
康宸玮从2016年4月开始,从北师大论坛(蛋蛋网)、微博、微信朋友圈及与本人核实描述等渠道,以不完全统计方式查到2007年至2016年共60起确认发生的性骚扰报告,绘制了“2007至2016年北京师范大学性骚扰次数地域分布图” 并提出了11条北师大可以改良的措施。
康宸玮对北师大60起报告的男子相貌特征进行分析得出,性骚扰者的预计身高,均在1米65至1米75之间,部分露阴癖者衣服可达数月不更换,这些男子的相貌和性格特征都不受大多数女性欢迎,“按照社会学家杰西·伯纳德的话说:他们找不到符合婚姻梯度原则的地位更低的女性,是‘桶底’的男人。”康宸玮说。
“他们承受着对异性强烈的焦虑和不成熟的或挫败累积的体验。越经历挫败,越自卑内向,越不受异性欢迎,反复迭代循环。”康宸玮说,“从性生理学讲,性变态的普遍现象特征是他们的沉思默想、准强迫观念的侵犯性质,常与性低下的背景相抵触,具有直接的大脑暗示状态;对于重复犯罪率较高的性骚扰者,一般文化程度较低,智力较低,表现出反社会或无情型人格障碍。他们往往自尊水平低,控制愤怒情绪的能力差,有一定程度的社交障碍,共情能力低下,甚至认知歪曲。”
康宸玮在“黄雀行动:北师大某学院副院长性骚扰事件调查”一节中,写了北师大某学院副院长S教授性骚扰了女生的事件。他说:“(这件事)在我所有调查过的北师校园性骚扰事件里情节最为恶劣。之前所有的性骚扰主体,学历最高也不过是北邮落第的考博学生。但是当性骚扰者拥有权力关系时,取证和反性骚扰的难度远非同一量级。”
【对话康宸玮】
我跟北师大的初衷是一样的,是一条战线上的

澎湃新闻:写这样一个报告的初衷是什么呢?
康宸玮:我自己对特殊人群感兴趣,我想去查明这些性骚扰者他们是谁,他们为什么会这样;第二点是北师大的确存在一些性骚扰事件,我自己希望能够去帮助解决这些问题。
澎湃新闻:除了北师大,你有关注到其他学校的类似事件吗?
康宸玮:南京大学的事件(编注:6月15日发生在南京大学仙林校区多名女生遭性骚扰事件)我也非常关注。
澎湃新闻:你从开始关注这个事情到最后写成文章一共用了多久?
康宸玮:四个月。前两个月发出了“悬赏令”,大家如果以前遇到性骚扰的情况可以及时与我联系,前两个月我在做事例上的梳理,后来跟进那个教授(编注:北师大S教授)的事件,再后来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去阅读文献和参考书目,最后用一周的时间把它写完。
澎湃新闻:“悬赏令”什么样?
康宸玮:就是我告诉大家我在做这样一个事情。它现在是一张截图,我在微信转,也在学校论坛上发布。
澎湃新闻:你在做这个调查的时候,学校和老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康宸玮:学校在官方微博上给出了一个积极的回应,我觉得我跟北师大的初衷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北师大有一个好的氛围、一个好的空间。我有我的方式,他们有他们的方式,我们是一条战线上的。
除了我们学院,还有别的学院的一些老师都很支持我做这个调查报告,他们为我提供了一些法学上的帮助。我是在调查那个教授的时候,跟这些老师们有了联系,有的学院的老师是我主动去找他们。
北师大微博截图
澎湃新闻:你对于一些事例的细节有很详细的描写,你在补充细节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自己想象的成分?
康宸玮:细节是一种观察的角度,比如我写那个被退学的涉嫌性骚扰的男生时,我的确电话采访了他的母亲,他的母亲在电话也的确是那样表现的,我就原样写了下来。对于其他一些没有的资料,我就从朋友和老师的讲述中来了解学生更详细的情况,这份报告我绝大多数是保留了真实的情况的。
澎湃新闻:遭受性侵的同学是否会对自己的经历讳莫如深呢?
康宸玮:受伤的女性其实是愿意讲这件事情的,她们感觉终于有人开始关注这件事情、去推动这个事情的进展了,她们觉得我是值得信任的,愿意和我讲这些遭遇。性侵犯的实施者就不愿意谈论,需要花很多努力去和他们沟通。
澎湃新闻:你8月29号写出这个文章后,学校官方微博给了一个回复之后,学校有找你沟通吗?
康宸玮:私下有了解,主要以积极的想法为主,告诉我接下来的行动会遇上什么样的问题。
澎湃新闻:学校路灯和监控的盲区有所改善吗?
康宸玮:对的,有改善。北师大校园的两个非正常出口,那个东南门今天(9月1日)开始在装一个电控,之前24小时可以出入的,现在在装一个电控的东西。报警装置在一些事件的高发区也开始安装。
焦点
我做了北师大校园性骚扰调查,关于校园性骚扰及调查报告的问题,问我吧!
康宸玮 2016-09-02 63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性骚扰,北师大,教授

相关推荐

评论(38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