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家庭增多低龄留学持续升温,教育部“不鼓励、不赞成”

晋浩天 王安琪/光明日报

2016-09-07 10: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4日晚7点,美国洛杉矶国际机场,17岁的中国留学生王虎(化名)坐立不安。已经在机场晃了20个小时的他还在为当晚的栖身之所苦苦等待同学的回复。
一遍遍刷微信,“蹭睡”的企图几近渺茫,又转而开始狂搜租房信息……这个留美三年的小留学生,处乱不惊的淡定让等待转机的几个中国同乡惊叹不已。王虎却说出一句令人顿感心碎的话,“没有父母的陪伴,没有稳定的友谊,没有熟悉的环境,没有引发共鸣的文化,孤独才是我最大的敌人”。
近日,随着电视剧《小别离》的热播,小留学生群体连同低龄留学现象再度成为公共话题。
低龄留学为哪般
根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最新发布的挂网调查《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5)》显示,与2012年相比,2015年在国内读完高中再出国读大学的学生比例从61%下降到44%,出国读高中的学生比例则从17%上升到27%。超过三分之一的学生计划出国读高中或预科及语言学校。
国际教育教学委员会董事会成员李德泉曾在美国公立和私立高中任教多年。他认为,低龄留学热潮在未来还会继续升温,“以韩国、中国台湾小留学生的留美经历为参照,低龄留学高峰期会保持20年左右。自美国2008年对中国开放中小学留学签证开始,按照惯例,这一高峰期还可持续10多年”。
“去年中考,我没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父母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把我送出来了。”就读于美国德州休斯敦威利学校的韩帅说,“很多学生都跟我差不多,考不上国内好大学,逃避高考等等,都是留学的原因。”
但在多伦多大学学生王俊洋看来,现在越来越多的学生已经可以理性看待留学,并作出合理规划。“我从初中就开始谋划,所以才在高中选择了国际班并加强了英语和当地文化的学习。”
除了学生的选择之外,中产阶级家长数量增多也是留学低龄化加剧的重要原因。据《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5)》显示,2015年有出国留学意向高中生的父母职业为产业与服务业员工的比例跃居首位,超过了父母职业为管理阶层和专业人员的比例。
低龄留学利弊观
“其实,留学很苦,很心酸。”就读于美国东部某高中的李华告诉记者,“语言不过关,外加不适应国外高中课程,我的留学生活特别累,每天只能睡4个小时。”
“在国外,我们缺少亲情,缺少朋友,在处理一些事情时往往孤立无援。”王俊洋还透露,“即便出了国,自己的朋友也都是中国人,很难融入当地人的朋友圈。”
一边是持续升温的低龄留学,另一边又是小留学生的辛酸故事。那么,低龄留学,利弊如何看?
在北京新东方前途出国美国中学部业务总监廉景丽看来,低龄留学给予学生更多选择机会。“低龄留学生在社会文化、语言、学习和未来工作模式等方面更加国际化,未来也会带给中国更多了解国际准则,掌握最新思想和技术的人才。”
“还有一个问题是文化断层。当小留学生终于学业有成,毕业工作时,他们往往还要克服自身的另一大障碍——对自己身份和本民族文化的认同。”李德泉说。
全面分析,科学理性做选择
针对留学低龄化这一现象,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曾表示:“教育部不鼓励、不赞成低龄孩子出国留学。孩子比较小,自理能力不足,希望广大家长和孩子能够全面分析,科学理性地做出选择。”
李德泉认为,家长想要把孩子送出国,首先应提高语言能力,“学生可以先尝试参加一些国际组织举办的学习交流活动,比如国际性的艺术教育交流活动、模拟联合国等”。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任王辉耀认为,提前做好规划是化解低龄留学弊病的方式之一,“有兴趣送孩子出去的家长不妨早点为他们打好语言基础,锻炼其独立性。同时,在留学过程中,一定要和孩子保持密切联系,了解他们的交友情况,如果发现苗头不对,要及时劝导。最重要的是,学生和家长一定要学习、尊重当地的法律法规。”
(本文原题为《低龄留学,几多困惑几多忧愁》)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低龄留学,教育部,小留学生

继续阅读

评论(1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