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姑娘云南支教700多天,上演现实版“放牛班的春天 ”

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实习生 潘奕 陆香

2016-09-09 18: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大塘完全小学合唱队在杨浦区少年宫演唱歌曲《虫儿飞》。视频来源 王珒梅提供(00:34)
随着开学季的到来,云南省腾冲市界头镇大塘完全小学(下文简称“大塘完小”)也迎来了新的一批学生和老师。
作为“美丽中国”这一公益项目的支教对口学校,大塘完小每年都会迎来一些来自大城市的大学生。他们中有些人不仅带着梦想来,最后将自己的梦想传递了给这些“大塘娃”们。
上海姑娘王珒珻就是这样一位支教老师,在刚刚过去的暑假中,由22名大塘完小学生组成的“大塘娃艺术团”在她的带领下,跨越了大山与河流,来到了上海市杨浦区少年宫。这些此前从未离开大山的孩子,与上海市学生艺术团民乐二团(杨浦区少年宫民乐团)同台演出。在充满云南风格的合唱与器乐曲目中,他们将西南大山里的声音带到了这里。
从两年前的不识乐谱、不会乐器、不会正确发声,到现在的看谱唱歌、演奏乐器、多声部合唱,背后是老师王珒珻与“大塘娃”们700多天的磨合与成长。
大塘完全小学音乐训练学生合影
上海姑娘赴云南村落支教
在7月29日的演出之后,王珒珻一直窝在上海的家里,处理着舞台幕后的收尾工作。
5年南京大学仙林校区的“郊区生活”,700多天“美丽中国”的大塘支教,让王珒珻几乎淡忘了她从小生活的上海是有多么繁华。
“我爸妈都姓王,妈妈是天津人,爸爸是上海人。” 王珒珻解释自己名字的含义说。她的父母亲都是上海电力学院的教师,而奶奶与姥姥也曾分别在大学与中学中任教,出身于书香门第的王珒珻从小有着当教师的梦想。
这个留着中长发,戴着发箍的支教老师,4岁半就开始学习扬琴,随后又掌握了钢琴、葫芦丝与竖笛等乐器。王珒珻笑得爽朗,举手投足显得自信潇洒。
回忆起大塘,王珒珻的眼神晶亮起来。
“世外桃源。”她脱口而出。
从大理下飞机至腾冲市,再到界头镇,最后到达大塘村,9小时的车程,让这个村落与外面的世界有些隔离。
“虽然偏僻,但是我支教的山村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带着笑容,王珒珻的这句话似乎也是说给两年前的自己。
初到大塘,王珒珻满眼望去都是绿色的秀美景色,村中房屋整齐,空气宜人。
支教所在的界头镇大塘完全小学(下文简称“大塘完小”)校舍虽然老旧,教学设施却较为完备,教师宿舍也的确是宣传册中所说的单人间。
不是料想中“灰头土脸”的村落,也没有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用石灰块在上了黑漆的墙上写板书的情景,这一切让做好“艰苦奋斗”准备的王珒珻感到诧异。
在走近大塘人之后,她更加确定这就是个“世外桃源”。
“我有时候会在饭点故意走在村里,就会有路边的人家招呼我过去一起吃饭。”王珒珻偷笑着描述道。朋友与陌生人之间仅差一顿家常菜。在遇到学生的家长之后,王珒珻开始频繁被邀请“到家里坐坐”,甚至被接去“到家里住住”。
“那些家长基本上比我大不了几岁。那些还是娃娃脸的家长,孩子都上四五年级了,那种感觉简直是,哇……”王珒珻用一个夸张的表情,表现她当时内心的震惊。
王珒珻慢慢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她开始与他们一起蹲着刷牙漱口、一同用面盆接水洗脸,这近乎于人类学考察的经历,让王珒珻感到意外的有趣。
她发现懂事的山娃在家会帮大人操持家务、做饭洗碗,但其他生活较为单调:“假期里他们要么就在家看电视,要么就上山去给家长帮忙干活。”平时课余时间,孩子们也只是打打闹闹,这让王珒珻感到必须做些什么,来充实孩子们的课余生活,让他们有更多的爱好与选择。
上海杨浦区少年宫表演现场
 “放牛班的春天”初期并不如意
当王珒珻带着一箩筐的想法入职之后,事情突然变得不那么“有趣”了。
“第一个学期,几乎算是被浪费掉的。”王珒珻摆了摆手说。
在准备四至六年级的音乐课时,她发现这里几乎没有可供学生使用的音乐器材。为学校募集电子琴、葫芦丝与竖笛,成了她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使命。
由于当时学校正在扩建,学生不住校,没有专门的时间进行兴趣小组活动,学校也没有音乐教室,只能临时借用其他场地。
而在走进课堂之后,王珒珻发现孩子看不懂谱子。
“刚开始的时候不识谱,梅老师就用低年级音乐课本上的谱教我们认。”刘家翠是大塘完小的学生,还是该校艺术团的学生团长,今年升入六年级,她对两年前王珒珻音乐教育初期的艰辛仍记忆犹新。
法国电影《放牛班的春天》在王珒珻的生活中变成了现实。片中马修老师在班级中分配合唱声部时,无奈将一名永远唱不准的孩子安排成了“谱架”,而王珒珻在全校选拔合唱队成员时,也遇到了很多这样的“小谱架”。
2014年11月7日晚,王珒珻的朋友圈当中更新了一条状态:“小合唱的和声还是放弃吧……分声部对他们来说太难。多少年来都把找得到节奏、听得出和弦、扒得了谱当作理所当然,这样不好,不好……”
在这举步维艰的音乐教育当中,王珒珻逐渐从一名精通乐理与乐器的大学生,进入了支教老师的角色。自认为分声部合唱如履平地,对于零基础的山娃来说却是一座珠峰,这让她逐渐放下了自己过度的预期,转而开始寻求简单易懂的教学方式。她利用课余时间阅读李重光先生的《怎样教孩子学音乐》,开始在课上抄一整黑板的歌词,放音频让孩子们去欣赏音乐,增加他们的“乐感”。
然而初期收效甚微,王珒珻一度怀疑自己,还在自己朋友圈写道:“《放牛班的春天》是骗人的吧,他们是怎么练出这么好的和声效果的,马修老师,来来来,咱们聊聊。”
组建艺术团困难重重
寒假后的第二学期,王珒珻在三月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中回到了大塘村。
在这一学期,她如愿组建起了合唱队,也是大塘完小艺术团的第一个成型的部分。然而,繁忙的艺术团排练与备课,让王珒珻感到有些力不从心。缺乏与当地教师、家长与校长的沟通,又让王珒珻走了不少弯路。
大塘完小当时每个年级有两个班,作为三年级(1)班的语文老师兼副班主任和四五六年级所有班级的音乐老师,王珒珻的第一年的生活几乎被上课与备课填满。而在开学后不久,三年级另两位当地老师请假离校,她又不得不包揽下整个三年级一周的语文课。
“在这两位老师离校之前我每周要就要上十几节语文课,8节音乐课,2节合唱排练,早晨为了界头镇的鼓乐队比赛,要盯鼓乐队和小号的排练,晚上又开竖笛、葫芦丝和钢琴的小课。”王珒珻掰着手指,描述着成为“临时年级主任”前的生活。
而在包揽了三年级两个班的语文课和平时的班务之后,越来越多的教学任务让王珒珻几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在焦头烂额中,没有及时做好的沟通工作,成为纠缠了她一个学期的巨大心结。
“一开始办合唱队,没有事先和当地老师沟通好。”又恰逢两名“美丽中国”的支教队友无故提前离队,让当地老师对项目组成员产生了不信任。
他们对王珒珻的合唱队,就好像影片初始的拉齐校长,持一种观望态度。这样的情况,让王珒珻感到,他们似乎暗自确定她的合唱队办不长久。
这让王珒珻更不愿与他们沟通了。
在马修所在的“池塘底教养院”,是收容问题青年的地方,限制娱乐活动在校长看来是管教孩子的唯一方式;而在大塘完小,教育资源极其匮乏,应试教育则成为了孩子们唯一的出路。马修的出现打破了“池塘底”的禁令;王珒珻突然举办合唱团的行为,也成为了家长眼中影响孩子成绩的因素。
“学生家长们考虑还是比较多的,因为在这个地方,都是以教学的质量来评价一个学校的,所以还是遇到一定的阻力。”大塘完小的校长李斌表示,他在王珒珻来支教之前就支持着这所学校的艺术课程教学,组织学生在每天课间操时间跳当地傈僳族的舞蹈。
然而合唱训练与“课间舞”不同,在学生家长眼中既费时又费力。
每年7月的期末考试,大塘完小都会参与腾冲市的排名。最后,这一个考试,就好像是影片合唱队中问题孩子在学校里放的一把火,让校长选择“腰斩”第二学期的合唱队训练。
2015年4月,王珒珻刚刚带领孩子们从界头镇的鼓乐队比赛归来,就接到了李斌校长停止所有“音体美”课程的通知。
“社会对我们的(教学)质量要求很高,如果学校成绩考差了,排名靠后了,就有可能失去社会的认可。”李斌坦言。
从期中就开始停“副课”的举措,让王珒珻十分愤怒,在随后的三天中没有与李斌校长讲一句话。
困难不止于此,与学生上课缺少共鸣,让王珒珻在课堂上,当着孩子们的面委屈地哭了出来。
授课成果逐渐显现
“一开始我们对梅老师不熟悉,很陌生,音乐课后有问题也不太敢去和她交流,梅老师教得不顺了就哭了,然后学校里的老师就会过来和我们说,让我们好好跟着梅老师学习文化课、多学习音乐知识。”刘家翠回忆道。
在与当地教师深入沟通之后,王珒珻发现这些平日里由于课程任务重,对学生态度不那么温柔的老师,其实深爱着他们,以一种父母的心态,希望他们学到更多的东西,包括大山里接触不到的合唱艺术。而校长也在同王珒珻的协商之中,认识到了当时决定的不合理之处,略带歉意地承诺了每天40分钟的训练时间。
最后,原本对王珒珻感到陌生的山娃们也真正接纳了她,“当时不是有小黄人电影上映嘛,就有别的老师说,我的合唱队的小孩就像我的小黄人一样。”王珒珻大笑着说道。在一次外出拍摄MV的路上,男娃们飞快地爬上树,大喊道:“梅老师,我摘梅子给你吃!”就着辣盐与糖,王珒珻与孩子们将这些梅子吃了个精光。
一切都进入了正轨,王珒珻却在7月的期末之中倒下了。一个学期的高强度排课与训练,王珒珻的心脏不堪重负,窦性心动过速与头疼让她在医院挂了好几天的水。随后,呼吸道感染又使她咳嗽了一个多月。王珒珻形容这段时间在大塘、楚雄的经历为“挂遍云南”。
第三个学期,竖笛、葫芦丝、钢琴小班授课的成果逐渐显现了出来,从最初的单音训练,到钢琴、竖笛、铝板琴与打击乐的合奏,王珒珻用了8个月,让合唱队演变成一个小型乐队。
除了“像模像样”的乐队之外,更令她感到振奋的是,在提出2016年暑假前往上海演出的计划之后,校长批准了暑假校舍的使用,供他们集训;教师们对孩子们能够进城感到欣慰,并选出了一名教师跟着孩子们去上海;而合唱队孩子的家长们,更是直言让孩子们在上海多学多看,甚至愿意承担一部分入沪的资金。
假期学校停止伙食供应,王珒珻也被家长们热心地接到家中,吃起了“百家饭”。
“还好我有在娃们快‘皮’掉的时候突然哭的技能。”王珒珻暗自庆幸,这场哭泣让她摆脱了《放牛班的春天》中合唱队解散这不那么让人满意的结局。
上海杨浦区少年宫汇演节目表
30多小时众筹10万余元
回上海演出的念头,源自于三次失利。
界头镇“文体活动周”比赛当中失利,在王珒珻看来并不那么重要。“合唱团才刚成立没多久,也不是一定要在比赛当中获得什么名次,最重要的是孩子到了镇上,参加了比赛,有了这个体验。在这之前很多孩子都没有离开过大塘村。”
而在两年当中,连续落选美丽中国慈善晚宴的表演,却让她感到不解。看着孩子们日渐成熟的合唱表演,王珒珻认为不比入选的节目弱。
为了让合唱团被更多人知晓,她开始自学上传视频、运营公众号,并在上海寻求更具有艺术表现力的演出机会。她联系了自己的扬琴老师、上海市学生艺术团民乐二团(杨浦区少年宫民乐团)的指导老师曹建辉,并敲定了与民乐二团合作演出的计划。
这个计划,需要一笔大数额资金才能实现。6月,她联系了一个基金会,在“美丽中国”指定平台上发起了众筹。
在父母和他们的同事及学生、院长导师以及亲朋好友的传播下,该众筹项目一度“刷屏”朋友圈。30多个小时内就筹集到了10万余元。
为此,王珒珻特地录了大塘娃合唱的《感恩的心》,上传微信公众号,向为他们提供帮助的人们表示感谢。
然而,事情并没有她预料的那么顺利。
“琴怎么也练不好,孩子们唱得不好也会很着急,天天哭,”王珒珻皱着眉头,“结果不良的情绪也传染给了小孩,大家都感觉很累。”
有孩子在交上来的日记纸条中写到,合唱队训练太烦太累,还拖累他们的学习成绩,再也不愿意参加。这让王珒珻痛哭了一整天。
接王珒珻到家中吃饭的家长发现她情绪很不好,就在饭桌上不停安抚她。在随后的日记中,也有孩子为训练时“装累”而道歉,体谅她为他们操劳的心情:“您为了我们这个事,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换作是我,我也受不了。”
回想起这些,王珒珻表情释然,“当初很不理解,明明是为孩子们好,为什么他们会这样。通过这些事,我真的体会到了当父母的辛苦,还有我叛逆期的时候曹老师的辛苦。”
带着孩子们回家乡演出
7月27日,经历了无数的汗水与泪水后,王珒珻终于带着大塘的孩子们来到了自己的故乡——上海。
这场在王珒珻的忐忑中结束的演出,十分成功,也获得了观众的好评。演出的第二天,大塘娃们还被临时邀请,与少年宫的管弦乐团、合唱团同台演出《同一首歌》。在仅仅一个小时的彩排之后,他们的舞台表现依旧出色。
“大塘的孩子们,在舞台上展现的对音乐的热爱与独到的理解,是令人感动的。”曹建辉对澎湃新闻感叹道。尽管对于歌曲的处理技术仍待提高,而且由于年纪尚小,D调的《茉莉花》降为C调演唱,曹建辉还是被大塘孩子们的台风所震撼。
“看他们刚上台,走的台步或许还有点胆怯,但是当他们唱起来的时候,不仅把云南当地的山歌唱得流畅悦耳,而且把英语、德语的歌曲也唱得十分的自如自信。”曹建辉把大塘孩子们的出色表现归功于王珒珻两年来的指导,与音乐教育对孩子们人格的潜移默化。
张天翼,是王珒珻在南大民乐团的11级学弟,在得知王珒珻带大塘孩子来上海演出后,当日从杭州赶来上海观看演出。
“我对这场音乐会评价还是非常高的,它不是一个一般的合唱团,分好多声部,这个其实增强了合唱的难度,”在他刚刚结束的云南红河支教中,张天翼也曾尝试给孩子们做合唱训练,
“她花了两年的时间让这群孩子从无到有、从有到精,我觉得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随后的三天,孩子们的行程被各界爱心人士安排地满满当当——游览外滩、看东方明珠、参观上海科技馆,还去专业录音室录制了CD。
照片中,录音室隔音玻璃内的大塘娃们戴着耳机,笑容灿烂。王珒珻心中充满感激,在那么多人的鼎力帮助之下,她终于让孩子们亲眼看到了大山之外的世界,更是拥有了很多普通人不会有的经历。
“我真的很感谢珒珻,感谢她做这个决定办合唱团,并且带着孩子们走出大山去上海表演,如果不是她,这些学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跟团来上海的李斌校长在采访中表达了对王珒珻的衷心感谢。
“不去支教的话,我还体会不到我的父母、老师在看着我成长的时候的感觉。” 王珒珻说。
8月2日凌晨5点,王珒珻带着孩子踏上返程的旅途。两个小时之后,她的朋友圈中更新了四张照片,孩子们有序地通过上海浦东机场的安全检查,而她在远处红着眼望着他们。
“该怎么好好说再见。”700余天的支教生涯让她对孩子们产生了不可割舍的情感,她打算按照“美丽中国”约定俗成的规矩,每年回大塘看望一次山娃们。
如今,找到未来生活方向的王珒珻已被香港中文大学的性别研究硕士项目录取。而山里娃娃们的上海行,或许是他们认识这个大千世界的第一步。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支教,放牛班的春天,众筹

相关推荐

评论(14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