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共享“小黄单车”会“黄”吗?上海部分高校车辆损毁严重

澎湃新闻记者 吴洁瑾 实习生 陈琼烨

2016-09-22 07: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复旦大学内排成一排的小黄车。
网上搜密码就可盗用“小黄车”、校外停车不到10分钟就不翼而飞、车凳掉了、车龙头360度扭转……
自今年5月9日北大学生创业项目“ofo共享单车”(俗称“小黄车”)正式在复旦大学江湾校区投入使用以来,如今已覆盖上海大部分高校,数量达数千辆之多。
据澎湃新闻了解,四个多月来,“小黄车”在部分高校还是遭遇到各种“破头断腿”的惨痛经历,有的高校甚至超半数车辆损毁或“失踪”。
在9月22日“世界无车日”,在大力倡导绿色出行的今天,校园“小黄车”真的会“黄”了吗?为了呼吁学生“珍爱小黄车”,部分高校拿出了各种行动,有的现金奖励举报不文明行为者,有的则通告学生“如果不能有效及时解决问题,小黄车将全部移出学校”。
“小黄车”惨遭各种不文明对待
在上海海事大学,澎湃新闻记者近日走访发现,虽然暑期“小黄车”团队在该校投放了1000余辆新车,然而在学校里却很难找到完好的“小黄车”。
不少“小黄车”都被随意停放,或东倒西歪,甚至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受损:刹车失灵、车铃掉落、坐垫不翼而飞、掉链子、龙头360度扭转……
据该校社管会的调查显示,校园内“小黄车”数量正在锐减,一部分是因损害太大而被处理了,但还有一部分是无故消失和被停在校外无处可寻的。
“有时候在路上边走边找,好不容易找到一辆能骑的,但要去的地方也走到了。该校的”沈同学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校园里的“小黄车”不仅受损数量多,被私人占用的情况也较严重,“有的是直接拿自己的锁锁上,或者跟别人说这车是自己的。”
而对于“小黄车”的受损,沈同学也表示十分不解,“真不知道好车子是怎么被他们骑坏的,尤其是坐垫。”
为了出行更方便,也为了能够名正言顺地使用“小黄车”,沈同学前几天还特地充值了300块钱,但他很快发现,有很多同学骑“小黄车”并不需要付费。
据沈同学介绍,解锁“小黄车”首先需要关注“ofo共享单车”公众号或下载相应APP,然后根据提示获取密码进行解锁,结束用车后,软件会综合距离、时长、用车密度等三项数据进行计费。
但在海事大学校园内,一些停放着的小黄车并没有被锁上,不少路过的学生不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流程,就可以直接把车骑走。
“我一共用了三次,前两次是按照流程来解锁的,但最近一次发现有蛮多车没有锁起来,就骑过一次。”上海海事大学的汪同学说,其实“小黄车”收费并不贵,基础费用每分钟1分钱,有一次他从寝室骑到图书馆,才花了0.23元。
但尽管如此,还有不少学生宁愿上网搜破解密码,也不愿按流程付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告诉澎湃新闻:“小黄车的机械密码锁很容易就可以破解,按着开锁键密码就会晃动,如果不行就换一辆。”
对此,澎湃新闻记者走访了沪上多所高校,包括一些知名高校,发现在网上搜下密码就免费“盗用”或将自己的车和“小黄车”违规锁在一起的情况并非个例。
此外,学生们不规范停车,也让海事大学的宿管、保安颇为头疼,一名宿管阿姨告诉澎湃新闻:“我们每天都要将不规范停的车移到指定位置,增加了很多工作量。而且,乱停乱放会让大家看着都不是很舒服。”
上海海事大学里的小黄车倒在地上。
高校现金奖励举报不文明用车
对于开学不到1个月千辆小黄车的运行情况,近日,上海海事大学通过官方微信向全校师生发出通知:“小黄车”的恶意使用和随意停放已影响到学校正常只需,如果不能有效及时解决问题,“小黄车”将全部移出学校。
官微称,虽然学校已经对“小黄车”增加人手监控,看到非正常程序解锁会禁止使用,并在校门口设人检查小黄车出入情况。然而,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此,呼吁全校同学:我们一起定一个目标:“文明用车,别让小黄车黄了。”
与此同时,负责上海大学“小黄车”校内运营的“上海大学蓝纽带社团”也发出了公告:目前上海大学“小黄车”使用量达到每天1万次左右,“小黄车”在给大家带来方便的同时,也遭到了个别不文明的毒手。对于私锁“小黄车”的现象,社团、“小黄车”项目方和校方三方商量之后决定:在“小黄车”上上的私锁,项目方的维修师傅将会强行剪断;对将小黄车和私家车连在一起锁上的,维修师傅将再上一把锁,并留下联系方式,私自上锁学生自行联系解锁。
此外,该社团还开展了针对“小黄车”不文明现象举报的现金奖励,累计10次有效举报的学生,将给予10元现金奖励,直接冲入其“小黄车”使用账户。
共享单车破解高校“单车围城”困局
在复旦大学邯郸校区,澎湃新闻记者看到,“小黄车”整体停放情况良好,车辆也未普遍出现明显的破损情况。
对此,该校保卫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高校自行车资源浪费一直是令人头疼的难题,“新生进校后基本人人都会买一辆新车,但毕业后多半会把车留在学校,让校园出现了‘单车围城’的杂乱现象。”
他说,每年学校都会对无主自行车进行集中清理,仅邯郸校区就能清理出2000多辆废弃自行车,“学校还得花运输费用请专门处置的公司做回收处理。”
在“小黄车”入驻前,复旦大学邯郸校区的自行车保有量达30000辆,校园内随处可见停放的自行车,占据了巨大的空间。而实际上,八九千辆“小黄车”就足够满足该校区师生的日常使用。
因此,在该工作人员看来,“小黄车”的入驻能有效缓解新生购车、丢车和校园“僵尸车”的问题。“目前复旦共有近2500辆小黄车,覆盖江湾和邯郸校区,以后我们会引进更多小黄车,争取覆盖全部四个校区。”
据他介绍,复旦“小黄车”使用率较高,每天可达四千多人次,其中刚入学的新生占了很大一部分。从总体观察情况来看,并未出现明显不文明行为。
“之前我们学校就已通过微信、微博等各种渠道提醒师生文明使用‘小黄车’。”此外,该工作人员说,“在复旦,还有六七名固定的维护人员,每天从早到晚巡逻,巡查密度较大,能及时解决打气、链条松掉等问题。”
官方:将升级系统解决“盗车”难题
对于盗用密码、装私锁等行为,除了学生需提高素质,改变不文明行为,还有学生认为,官方系统也存在不少BUG,需要调整升级。
今年刚就读复旦大学任重书院的日本籍新生星野同学边用手机扫着“小黄车”上的二维码解锁边告诉记者:“虽然随时随地可以骑车比较方便,但如果去一个比较偏的地方,短时离开办点事情,回来就会发现车早就被人骑走了,周边又找不到其他车,只能徒步再走回去。”他表示,由于“小黄车”比较抢手,考虑到无法固定使用车辆,他还是买了一辆新车。
根据“小黄车”在上海高校的使用规则,单号车仅允许在校园范围内使用,擅自骑出将会被加入黑名单。而双号车在校内和校外范围均可使用,解锁双号车需支付99元押金,双号车骑出校外后,该车辆在校外结束订单起,将由后台锁定12小时,只有骑出者可以解锁,骑出者需在12小时内将该辆车骑回,否则也将被加入黑名单。
但有不少学生哀叹:“我骑到校外,车辆锁定后,每次办完事回来车都不见了,有一次间隔不超过10分钟就没了。遵守规则的人反而被系统判定违规而拉进黑名单了?为什么要我们为那些恶意解锁的人‘买单’?”
对此,“ofo共享单车”联合创始人薛鼎表示,毕竟学生骑至偏僻地方的情况较少,而且随着“小黄车”不断加大投入数量,即便在偏僻地方也能随时找到可用的“小黄车”。
“对于密码容易被记忆的问题,我们也发现了,主要是因为之前担心给用户造成不便,因此我们是‘戴着脚镣跳舞’,尽可能方便同学解锁。不过今后我们会考虑对系统做进一步升级,解决密码易被破解问题。另外我们也会推出‘小黄车’的升级版,不断提高车身质量,降低成本。”薛鼎说。
对于喜欢加装私锁的学生,他认为,部分同学可能是骑到校外后怕被人偷走才加的私锁,可以理解,“毕竟小黄车是新生事物,不可能一开始就制定各种禁令。对于违规操作者我们会先给他一个善意提醒,屡教不改者我们才会将其加入黑名单,限制使用权限。”
目前ofo共享单车在全国高校的数量已达63578辆,在上海高校也有数千辆之多。对于上海高校学生总体的使用情况,薛鼎还是持乐观的态度:“上海同学相对比较温柔,破坏、遗失等不文明行为虽然有,但非常少,高校学生总体素质较高,可以说上海地区的小黄车是在很好的状态下运行。”
此外,他表示,目前“小黄车”在上海各大高校皆配有数十人的维修团队,对数千辆“小黄车”进行日常维护,今后随着“小黄车”投入数量不断增长,维护团队也将继续扩大。
同济大学四平校区校门外相依偎的小黄车和摩拜单车。澎湃新闻记者 吴洁瑾 图
小黄车PK摩拜单车
在同济校园,则能看到其他沪上高校罕见的场景:同学三三两两或骑着靓丽的小黄车,或骑着银橙相间的摩拜单车。许多停车点,小黄车与摩拜单车“摩肩接踵”,亲密无间。
同济大学是摩拜单车入驻的首所沪上高校,在国内目前也仅有两所,另外一所为北京大学。
对此,同济大学资产处副处长杨晓杰说,今年新学期,同济大学与摩拜单车进行了合作,共建“无车校园”,解决校园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四平校区两个对角线有1公里左右,有了共享单车,可以方便师生从校门口、停车库等地方通往各个教学楼、宿舍。”
而摩拜单车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国内仅有北大和同济两所高校享有摩拜给予的优惠价格,“在摩拜单车APP内支付299元押金后,同济师生便可享受10分钟仅收费0.1元,且校内外统一价的优惠政策。”而在校外,普通市民使用摩拜单车半小时“租金”为1元。
该负责人还表示,为了方便师生有序停车,摩拜单车还在同济校园内设立了25个摩拜单车推荐停车点,鼓励学生停在推荐点。“目前我们在同济投入的摩拜单车已经有数千辆,且每周仍在投放中。”
但与“小黄车”相比,摩拜单车在校内外的流动率更大,因此在同济大学的车辆数量也始终在动态变化中。
在同济大学校园内,澎湃新闻记者看到,摩拜单车和“小黄车”都极其走俏,路上随处可见正在行驶的共享单车,在推荐停车点更是一车难求。而摩拜单车的损耗情况也比较低。
“从同济开学至今使用情况来看,并未出现明显不文明行为,跟校外情况相比,学生素质总体较高”,该负责人说,“目前摩拜单车已经进驻松江大学城,但目前还不能骑入校园。但我们也在考虑与松江区合作,进驻大学城中部分高校。”
“小黄车”称不排除开拓校外市场
小黄车专注于耕耘高校校园,而摩拜单车更爱街头推广,两种共享单车未来将会如何发展?
对此,薛鼎表示,首先还是希望将上海的高校校园服务做到极致,尽可能的覆盖上海所有高校。
对于未来是否有可能走出校园?薛鼎笑称:“上海之所以为魔都,这就是一切都有可能,不排除‘小黄车’走出校园、服务市民的可能。”
对于摩拜单车开始攻占上海高校的举措,薛鼎表示,小黄车与摩拜单车的确是一种竞争关系,“但我们做的是共享经济,也就是大家共同来做这个市场,只有良性互动才能得到成长。我们从去年9月开始推出首辆小黄车至今已耕耘了一年,我们相信自己的服务能力。”
如今,小黄车已经在全国高校推出了一年多,是否已经开始盈利?薛鼎表示,从创业公司来说,盈利是长期追求,未来肯定会盈利。
在小黄车已经占领沪上大部分高校校园时,摩拜单车又该如何“攻城略地?对此,其负责人表示,摩拜单车会根据自己的节奏来做推广,不会根据别人的政策来调整摩拜的政策,“我们的推广是以城市来划分,上海会继续投放车辆,而高校只是其中一个部分。”
责任编辑:李思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共享单车,小黄车,摩拜,高校

继续阅读

评论(30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