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一初中生拿了一等奖,语文老师却忧其写不出应试作文

郑晓蔚/现代快报

2016-09-25 15: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刘姝彤。网络资料
第六届江苏书展书评大赛评出的一等奖作品《临川四梦》,写作者竟然是一位初二女生,在座评委一下子都蒙了。江苏省作协副主席鲁敏回忆当时的场景:“(评选时)就觉得这篇文章文风老练,层次脉络清晰,也有深度,还以为是位文科教授或老先生写的。结果说作者来自中学,还是初二?大家很惊讶,也有点不安。大家就觉得要核实一下,免得出错。”江苏文艺出版社社长黄小初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过和在场的评委们一样,他更希望这件有意思的花絮,能够成就一段文坛佳话。
带着惊叹、疑问与好奇,现代快报记者日前赶赴扬州,采访了该文作者、翠岗中学初三(七)班(投稿时还是初二)女生刘姝彤以及刘同学的父母和她的语文老师。
初三了,14岁的刘姝彤正面临着中考压力,考上重点高中的“小目标”以及无止境的补习班正在侵占她的文学大梦想。
书评写了三天
有一天写到凌晨三点

“丙申猴年,为记广陵书展,清远道人四百忌,执笔书《临川四梦》书评。”江苏书展书评大赛一等奖作品开篇读来便觉惊艳,二十六字中暗藏几枚小包袱。“丙申猴年”即农历一甲子中的一个年份(包括2016年),广陵为古城扬州的先名(本次书展在扬州举办),清远道人指明代文学家汤显祖,《临川四梦》则是汤显祖剧作《紫钗记》《牡丹亭》《南柯记》和《邯郸记》的合称。
刘姝彤的《临川四梦》书评,分别对这四部剧作进行了点评。全文5000余字,旁征博引,金句不断,如:《紫钗记》源于唐传奇《霍小玉传》。书中围绕“紫钗”讲述李益与霍小玉之间的离合之爱。汤显祖是个向往纯洁忠贞爱情的人,便把《霍小玉传》中负心乔样的李益写成一位“万千相思,只为小玉所倾”的李君虞。
不仅旁征,作者还很注意观点输出:法律不可能因为侠的存在便任其剐杀恶人,也不能因为侠的存在而随意破坏应有的秩序,所以作家笔下的“侠”总是最自由的。汤显祖的《紫钗记》中就有这样一位“侠”,黄衫客。本素昧平生,只因花前一刹那的感动,就两肋插刀,力保紫玉钗之缘,这不是侠,又是何物?
小小年纪,文采飞扬
利用课间休息,快报记者在扬州翠岗中学见到了书评一等奖得主,初三(七)班的刘姝彤。
小姑娘介绍说,自己平时很喜欢阅读文言文,对古典文学也很感兴趣。今年七月初去书展买书时看到了征文通告,便利用暑假花了三天时间把书评写好了。由于喜欢晚上写东西,她那几天从晚上八九点钟写到夜里十二点多。“有一天我写到了凌晨三点,反正我妈不知道,房门关着呢。”
在刘姝彤20平方米的卧室,快报记者见到了那份书评的手写稿。“暑假在练钢笔字,没事就描瘦金体字帖,所以字迹还算工整,现在又倒退回去了。”刘姝彤咧嘴笑道。
手稿共五页纸,每天写完一部分,刘姝彤便将文字敲进电脑里,“只有最后一点我是直接在电脑上打的。”这就难怪书评中会出现一些拼写错误。当快报记者指出“往死任说:《紫钗记》,侠也。”中的拼写错误时,刘姝彤立刻反应过来,“这里应该是王思任”。
把稿件全部码完,她便要了妈妈的电子邮箱发了出去。
小时候是个假小子
想当女侠,锄强扶弱

刘姝彤的父母是吉林人,在她七岁时,全家迁往扬州,如今在当地做点小生意。妈妈对她投稿的要求就是“别耽误学习”,“她获奖前我都没看过那个书评。我对文学也不太懂,反正她的作文我基本都不看。”
刘姝彤的爸爸平时应酬较多,对孩子学习过问不多,不过他坦言自己喜欢看杂书的习惯或许对女儿有影响。
谈到女儿,刘爸爸也是“既好气又好笑”,“小时候她可不省心了,就是个假小子,想当女侠,小学没少惹事儿,我老被老师叫去谈话。她遇到不平的事儿,其实也不挨着她什么事儿,她就要管,说是锄强扶弱。”
“侠者情结”也被刘姝彤写在了书评中——金庸的《射雕三部曲》中,总主角非郭靖莫属,郭靖后被称为五绝中的“北侠”,他诠释了“侠”的第一层含义:“正直”。正直是人性纯真的表现,正直是决定忠奸的天平。郭靖正直,所以为侠,相反,杨康不正直,所以为奸。有了正直,就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了正直,就有“救人救彻”的豪迈。所以正直是“侠”所必备的最基本的素质。
语文老师:
一看就知道是她写的

“这个书评就是她写的,沿袭了她的风格。我光看第一部分《紫钗记》就能判断肯定是她写的。那段有关侠的探讨,她以前就写过。她除了喜欢看宋词元曲、明史明小说外,还喜欢看武侠小说。她特别喜欢黄蓉,为了偶像特地去了趟桃花岛。”刘姝彤的语文老师对自己的学生太了解了。
吕老师已经教了刘姝彤两年,对这个“文史小神童”倾注了很多心血,“这个班我第一个认识的就是她。初一开学第二节语文课,她拿了本诗词书在看,我一看是我读大学时的那种专业用书,还是老版本的。我当时就很奇怪,之前没见过这样的学生。我就想,啊,原来生活中真有这样的学生啊。”
对刘姝彤写出的“惊艳作品”,吕老师已经不会再感到吃惊,“她对中国古典诗词尤其是宋词元曲非常痴迷,初一就喜欢写一些词啊曲啊。她还会买专门介绍如何写诗词的书,还用小本子记录词牌名平仄该怎么弄。写完会拿些作品过来给我看一下改一下。她是真心喜欢这些东西。只要是真心喜欢,那就不该受到年龄的拘束。不论年龄大小,只要真心喜欢,就能写出优秀的作品。孔子不是说嘛,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如今她喜欢看仓央嘉措、纳兰容若,林清玄散文也看,慢慢看杂了,想法就会慢慢成熟了。”
为了证实刘姝彤的独立写作能力,快报记者将事先准备的《汤显祖的进仕与出世》的作文题抛给了她。在密闭的校长办公室内,刘姝彤早晨10点开始答题,用时1小时45分钟后将1200字的作文交给了快报记者。
文章一开篇,诗词便信手拈来:回望古墨客骚人,对仕途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如苏轼在左迁后还能感叹:“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但杜甫却道:“老病有孤舟。”最典型的两种态度就是如此。我认为汤显祖进仕前也曾抱有似陆游“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豪情,但出世时,一腔沸血付于东流,只留下“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感慨。
一写作文就老长老长
老师担心影响中考成绩

吕老师透露说,在获知自己获得书评一等奖后,刘姝彤“这两天一直在笑,上语文课都是笑着上的”。
不过吕老师对刘姝彤是否能适应应试作文感到些许担心,“在应试氛围下,她文章写得好,不代表她语文就有多拔尖。她语文平时150分的卷子能考120分到130分,但滑坡比较大,有时刚考了130多分就一下子掉到了120分,不太稳。但这不能代表她的写作水平。”
吕老师最为担心的,还是刘姝彤“行文过长”无法取悦应试作文的“毛病”,“我布置作文一般会让同学先写提纲,但刘姝彤不写提纲,她写的就是文章草稿。她的草稿我大都会退回去,因为她每次都写得很长很长。我们的应试作文是不可能允许这么长的。我只能跟她说,你的文章你得删,初中作文不是越长越好。但不写长,她的很多东西又说不清楚。她写古代文学的东西,删了就没东西了,所以这就构成了矛盾。我跟她说过,你平时可以写这些文章,但考场有考场的规矩,你得按规矩来。”
在刘姝彤初二一篇写满七页作文纸、描写西藏风情的稿本上,吕老师在左上角的点评是:“文笔内容都不错,写文章要有放有收。”右上角则是,“字太多!压缩!”
班主任韩老师说起刘姝彤也是滔滔不绝,“我对她写出这样的东西也早就不吃惊了,其实,她写宣传报道文笔很一般,就是对文史痴迷,一旦进入这个领域就了不得了。我们学校有个校园文化周,到周四有个自我介绍活动。每次介绍,她都先来一段演讲,然后跟台下同学互动,让同学猜猜最近她在读什么书。她还会穿上汉服吹笛子。人家小朋友上台都胆怯,她到了台上都不愿意下来的。”
韩老师特别希望刘姝彤能够在学科之间取得一个平衡,以便考取理想的高中,“如果她在其他方面能多花点精力,成绩会更进一步。她念初三了,升学是一个很大的压力。我们希望她能静下心来,因为对她而言,如果过多把精力放在文学上会影响到她的综合成绩。”
目前刘姝彤位居班级前十位,但要考上省扬中(江苏省扬州中学,扬州人普遍认为的当地最好的高中)则还需努力,“我们家刘姝彤还是需要再稳一点。”韩老师不无疼爱地说。
刘姝彤不追星
追百家讲坛上的郦波

和两位老师一样,刘姝彤妈妈最关切的,还是她的学习成绩,“以前我是很巴望她能上省扬中的,现在看情况也没那么急切了,走走看吧。”
今年六月,扬州中考作文出题《留香》,当时在读初二的刘姝彤和学校几个文笔好的小伙伴同写此题。一位各科全面发展的班级学霸(班主任评语是“肯定是能上省扬中的”)是这么写的:“我是否真的能像旋花一样,让别人感受到,或是默默地传播自己的芬芳?无论对方贵贱美丑,都不改变自己最初的意向?”而刘姝彤独辟蹊径,写的是昆曲留香:昆曲留香,香在其良辰佳人。汤显祖形容杜丽娘“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在网红遍地似花开的现代社会,哪位“小鲜肉”能配上这八个字?那柳梦梅也无愧于状元:“恰好花园内,折取垂柳半枝,姐姐,你既通诗书,可作诗以赏此柳枝乎。这句话惊了丽娘之心,亦惊了看客之心。折柳之别,情定终生。胜于“以钱钞为纸花”。如此空灵自然,非昆曲莫为之也。
这几篇文章一并推荐给扬州当地报纸,结果刘姝彤昆曲留香落选。
刘姝彤的妈妈也认为学霸那篇比女儿的写得好。“考试就是要那种作文,要不拿不了高分。我女儿写文章很难收,我总跟她说,你不要乱写,你是要考试的。她就不在乎,她就随意。你要逼着她写一点文章,她一点都不肯写,她想写的东西就能写好一点。”
刘姝彤的同班同学对快报记者透露说,“老师会把她的作文当范文念,但让我们不要模仿。不过我们也不会去学,因为她写的东西我们看不懂。”
刘妈妈也发现女儿心智有点早熟,“她从来不追星,我说你可以追星,你这个年龄就该干你这个年龄的事情。但她不,就喜欢古典文学的东西。”
刘姝彤其实也追星,但追的是文史专家,比如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郦波就是她的偶像。郦波来扬州讲演时,刘姝彤屁颠颠地索要签名,乐呵呵地请求合影。
刘姝彤的大梦想,是像郦波教授一样,成为一位精通中国古典文学的教授或作家。不过当下她需要完成一个“小目标”,那就是努力给出一份像文章一样雄健的中考答卷。为此,她不得不对热爱的东西有所收敛,去上一系列其他学科的补习班。
著名作家鲁敏:
石头缝里长出的绿色

刘姝彤的文章也得到了一些作家的肯定与鼓励,作家黄孝阳认为“这篇书评是大学中文系本科三四年级水平,确实很不错”,“小姑娘阅读量很广,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很好的热爱。文字表达能力跟一个大学生差不多,非常流畅。作为一个初二学生,能够写出这样的文章,能够传承这样的文字,确实是可圈可点可喜可贺。”
当然,黄孝阳并不认为这是天才,“真正的天才是写别人没写过的东西,能够代表着他们这个时代的对这个世界完全不同的看法。她还是在这个经验巢穴里面,还没有跳出前人的框架,但这是以天才的标准来要求了。”
江苏省作协副主席鲁敏称刘姝彤是“石头缝里成长出来的绿色,特别宝贵”,“此前我也看过不少学生大赛作文,也有些好的,有的是故意搞怪或叛逆或华丽。但这个孩子比较有自信,也比较自在和自然,不弄那些花招。她对古代戏文曲辞构章之美,能钻得进去,又写得出来。对她这个年纪来说,确实很不错,可谓我们这次大赛的一个最美收获了。”
附:刘姝彤的《临川四梦》书评全文
丙申猴年,为记广陵书展,清远道人四百忌,执笔书《临川四梦》书评。
三毛说过:“梦里花落知多少。”梦总是最纯粹的,因为它是人们在喧嚣闹市中为保留初心而特地保留的一块净土。
——作者题记
相似何在·钟情似此《紫钗记》
《紫钗记》源于唐传奇《霍小玉传》。书中围绕“紫钗”讲述李益与霍小玉之间的离合之爱。汤显祖是个向往纯洁忠贞爱情的人,便把《霍小玉传》中负心乔样的李益写成一位“万千相思,只为小玉所倾”的李君虞。第二十四出《婉拒强婚》中,韦夏卿这样评论他:“当初李十郎花灯之下,看上郑家小玉姐,拾钗订盟,拈香发誓,拟待双眠双起,必须同死同生。”世间男子,若皆如此般矢志不渝,又怎会有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千古遗恨?
《紫钗记》的语言浮华精美,是字斟句酌的椟中之珠,有李清照的伤春悲秋,如【桂枝香】:减香温一半,减温香一半,洞房轻叹,影阑珊,几般儿夜色无人玩,着甚秋光不耐看。还有李后主的铁汉柔情,如【金珑璁】:泥香燕子柔,水碧鸦娇皱,一阵花雨湿春愁。亦有陆放翁的血气方刚【锁窗寒】:倚风尘万里中原,大将登坛尺五天,孟门关外,少华峰前。
王思任说:“《紫钗记》,侠也。”何为侠?在一些武侠小说里,“侠”的使用率极高,且这些书也很好地诠释了“侠”的意义。金庸的《射雕三部曲》中,总主角非郭靖莫属,郭靖后被称为五绝中的“北侠”,他诠释了“侠”的第一层含义:“正直”。正直是人性纯真的表现,正直是决定忠奸的天平。郭靖正直,所以为侠,相反,杨康不正直,所以为奸。有了正直,就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了正直,就有“救人救彻”的豪迈。所以正直是“侠”所必备的最基本的素质。既有北侠,那就也有“南侠”,何人南侠,展熊飞也。在《三侠五义》中,展昭诠释了“侠”的第二层含义,就是“实力”。实力是不可或缺的。展昭被人尊敬,不仅是因为重仁重义,还是因为实力之高,不然,如何剿尽天下鼠辈? 实力也是“侠”所必备的素质。一般的侠,只需要达到这两点即可,因为第三条,非普通侠何以做到,那便是“无我”的境界。在我的印象中,做到这一点的莫是只有剑圣宫本武藏和马上提到的黄衫客。宫本武藏,不仅是剑客,还是禅师,他的内心毫无牵挂,只有为如何帮助他人而产生的烦恼,不管生死,别人开心便好,自己也会开心,为别人活出最善良的自己。
古今中外的百姓,都推崇“侠”,都向往“侠”,因为他们所信仰的儒释道仅是精神上的解脱,但在物质生活上,起不了太大作用。
于是,便有了侠。
但是,侠的存在是被法律约束的。法律不可能因为侠的存在便任其剐杀恶人,也不能因为侠的存在而随意破坏应有的秩序,所以作家笔下的“侠”总是最自由的。汤显祖的《紫钗记》中就有这样一位“侠”,黄衫客。本素昧平生,只因花前一刹那的感动,就两肋插刀,力保紫玉钗之缘,这不是侠,又是何物?
《紫钗记》最后一句为:“一般才子会诗篇,难遇的是知音眷侣,也只为豪士埋名万古传。”此句,总结了《紫钗记》的全部思想,向我们展示了人们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对科举功名的狂热追求,大户人家的恃强凌弱,以及百姓心中的自由梦。
三生牡丹·莫负相思《牡丹亭》
悠悠昆山腔,最有特色的一段就是《牡丹亭》的《游园惊梦》。因为这两段曲谱将春与情描写得最为奇绝。
我所看到的最早的修辞手法定义是夏丏尊在《国文百八课》中被提出。而汤显祖在那个没有完整修辞体系的文学时代中已经熟练地运用这些技巧,如“因春去的忙,要把春愁漾”“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遍青山啼红了杜鹃”墨香四溢,恍若身处其中。
如此美艳的描写,若无波折的故事,也只能是无点睛神韵之龙,无油盐酱醋之食,说白了,就是没有灵魂。
但汤显祖并没有让这一情况发生在《牡丹亭》中,从阴世到阳间,从秀才到状元,各具情态。
若《紫钗记》为侠,那《牡丹亭》就是鬼了。
《牡丹亭》中,作者是花些许笔墨描写鬼神阴间,可这不似人们传统观念的那样可怕,取而代之的是三分正经,七分可爱。判官让爱唱歌的赵大做莺莺小姐,做小房的钱十五做小小燕儿,使花粉钱的孙心做个蝴蝶儿,好男风的李侯做屁窟里长针的蜜蜂儿,当杜丽娘上来时,小鬼还对他说:“判爷,权收做个后房夫人。”好个胡乱筛的小鬼头!当丽娘对判官说明死因时,判官还说:“谎也!”但后来,判官还是让她还阳。
再来想想鬼神之说。鬼神自从黄帝之时就已经被人们供奉。当人们遇到难以解释、难以解决的事或问题时,人们就把这一切产生的原因归结到鬼神身上,这个在《山海经》上也有明确记载。至今,这种思想还被一些人所信奉。这时,有人会问:“都有侠了,为什么还要信封鬼神呢?”那是统治者需要一种能安抚人心的迷信思想,而不是侠这种叛逆思想,自然,它也就被禁止了。可是,儒家认为统治者的愚妄是人心坏,道家认为是随人心变化而产生,佛家认为这时因果。百姓肯定不愿相信这种由人为独特见解所产生的的道理,而更愿去相信这时与生俱来的,天在控制,这便是鬼了。
鬼也是有等级的,第一级是像酒吞童子这样生前怀恨而死,成鬼后毫无感情,遇人便杀,因为心中没有爱,行为自然也就无情了。第二级,是像蛇骨婆这样不会滥杀无辜,她们往往是因为自己最重要的人被杀害后郁郁而终,她们的内心是脆弱且柔软的,但是她们杀人是有底线与选择的,可能是心中还尚存星点点的爱。第三级则是极少数的像座敷童子一样鬼,因为怀着一腔爱而离世惆怅,她们不会伤人,反倒与人为伴,与人为友。可见,爱,不仅可以改变人,也可以改变鬼!
《牡丹亭》的爱情故事着实让人心醉,有力地体现了人们对理想和公正爱情的向往,当杜丽娘的爱情被爹阻止、柳梦梅的痴情换来未来丈人的吊打时,谁来挽救这对苦命的鸳鸯?是那让百姓苦命的朝廷。朝廷让人心冷,但又在最紧要的时候帮助别人,这不是一个天大的矛盾吗?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人”是有要求的,如若柳梦梅没中状元,只是个岭南秀才,皇帝会管吗?答案肯定是不会,所以可以这样认为,拯救柳梦梅和杜丽娘爱情的,不是朝廷,而是柳梦梅自己的才华。
《牡丹亭》唱谱的末句可算是完美收官“做鬼的有情谁似咱”。所以《牡丹亭》从原来的悲剧变成了喜剧。有情之鬼终成黄泉鸳鸯,算得上是最美好的结局了。(原题为《初二少女被称“文史小神童” 老师却忧其写不出应试作文》)
责任编辑:孔德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语文,应试作文

相关推荐

评论(1.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