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师范男生免费教育政策被女大学生提请审查:违背教育公平

刘言、卢义杰/中青在线

2016-09-29 16: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试水一年的福建省“师范男生免费教育”政策,近日被一名女大学生申请由福建省政府法制办进行审查。
这项福建省教育厅2015年起试行、仅面向福建男性高考考生的政策提出,福建5所师范类院校将开展小学、幼儿师范男生免费教育试点,考生在校期间可免除学费、免缴住宿费、享受师范生助学金,当年招生计划无法完成时,考生还可参照有关政策适当降分录取。
这一做法迅速引起了争议。支持者认为,此举可以缓解福建省小学、幼儿园男性教师稀缺的问题;而在反对者看来,该政策明显违背了教育公平的原则,有性别歧视之嫌,甚至“不惜将优秀的女生拒之门外”。
根据《福建省行政机关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办法》,备案工作机构应不晚于45日内完成审查,如备案工作机构认为此间存在合法性、适当性方面的问题,该政策有可能被建议自行纠正、变更或者撤销。
女大学生申请审查“师范男生免费教育”政策
递交审查申请的大四女生王一梅(化名)就读于福建省外的某教育部直属师范类院校。她对免费师范生政策并不陌生,2007年5月,国家将教育部直属的6所师范大学作为试点实行师范生免费教育,免费师范生入学前需承诺毕业后从事中小学教育十年以上。此后,多个无部属师范院校的省市也开始探索省内免费师范生政策。
王一梅发现,尽管都被冠以“免费师范生政策”,权利与义务也有相近之处,但不同的是,福建省教育厅2015年6月印发的《福建省师范生免费教育试点办法(试行)》只称开展“小学、幼儿师范男生免费教育试点”,将“免费师范生政策”限定于男生,把女生排除在外。
此举的背景,是“针对福建省小学、幼儿教师队伍性别结构矛盾突出、男教师稀缺的现状”。
按照这一办法,如果无法完成招生计划,这些男性考生可以参照省属本科高校招收农村学生专项计划招生政策被适当降分录取,在享受完师范生助学金及免学费、免住宿费等优惠之后,他们要回生源所在设区市有空编的小学、幼儿园任教,且从事小学、幼儿园教育教学工作不少于10年。从事两年教学工作后,经考核符合要求,这批男生还可免试推荐录取为教育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
这触动了王一梅。在她看来,“降分录取”与《教育法》“公民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保障女子在入学、升学、就业、授予学位、派出留学等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等立法本意相悖,也不符合《妇女权益保障法》“学校在录取学生时,除特殊专业外,不得以性别为由拒绝录取女性或者提高对女性的录取标准”的要求。
“这一政策不以学识能力为标准,而以性别为条件,是明显的招生性别歧视。”她认为,这是教育部门纯粹为了招男生而主动降低标准,不惜将优秀的女生拒之门外。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准备,9月22日,王一梅将《就“师范男生免费教育”相关条款规范性文件合法性审查申请书》邮寄给福建省法制办。
性别歧视、教育公平问题引争议
对于福建省教育部门来说,“男教师危机”是试行这一政策最为现实、迫切的原因。
福建省教育考试院官网2015年11月曾刊文《男生免费上师范,2016约起来!》披露,目前福建省小学专任教师中女教师的比例占61.6%,城区小学女教师的比例高达83.2%,相较而言,绝大多数幼儿园长期无男教师,近年高校应届师范专业毕业生中男生比例仅占18%,每年通过公开招聘的男教师700名左右,仅占招聘教师总数的12.9%。”
省内免费师范教育只对男生开放的省份不止福建,江苏等省市也是如此,河南则是“鼓励男生报考”。妇女传媒监测网络与性别平等网曾在《2016年中国免费师范教育性别歧视报告》中统计称,从2010年到2016年,只招收男生的免费师范生计划从200人增加到1455人,7年内增长了7倍,实行该政策的省份也逐渐增多。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周伟认为,该政策明显涉嫌性别歧视,属于不合理的区别对待,“宪法、教育法都规定了男女平等,为什么对男生优惠,对女生就没有优惠呢?数理化或者其他专业为什么不对女生优惠呢?这是教育理念的问题,教育厅没有权力对宪法规定的男女平等做这样一种差别的理解”。
“所谓公平,是同样问题同样对待,不同问题不同对待,并不是整齐划一。”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认为,福建省的这项政策是针对某些教育问题,如幼儿园男性教师的缺乏,而采取的特殊措施。原则上,政策的出台必须有充分证据证明此种举措符合教育本质规律,且又能确实解决问题,如果招生时又公开、透明、公正,那么尚可接受。
在公益组织“新媒体女性网络”负责人李思磐看来,尽管女教师基数比男教师大很多,但是放眼到整个教育领域,无论是评职称还是校园管理者,基本都是男性的天下,“单方面讲教师基数大而男教师少,其实是掩盖了教育领域的性别不平等。”
2016年招生计划未满,幼儿园、小学如何吸引男教师
这一政策是否实现预期效果依然有待考量。据了解,2015年、2016年,福建省“师范男生免费教育”招生计划均为每年500人。该省教育厅教师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2016年,500个招生名额只完成了452个,没完成的多在省内经济欠发达地区,“因为名额是按地区定向的,毕业了要回去工作的。”
对于该政策在性别平等方面引发的争议,该工作人员未予回应。
“这个方式本身起到的效果是有限的,不过,不能因为这个效果有限,就一刀切地从‘公平’的层面上讨论这个问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
储朝晖说,中小学没有男教师,一些男孩子会被边缘化,造成新的不公平。他们曾做过调查发现,一些中小学女性班主任不喜欢男孩,因为男孩子调皮、易添麻烦的性格特征常使女教师厌烦,因而有的班级较少给男生提供机会,最终使一些男生的成长受到压抑。
“现如今,教师岗位可能更多的是强调为人师者要有固定的知识,而没有强调教师要有更多的活动能力,没有强调教师要怎么把自己的优势潜能发挥出来,这就使得教师岗位在目前的要求下很难吸引男性。”储朝晖提出,为此,应该改革教育的管理体制和评价机制,特别是要把男教师的优势潜能激发出来,让他们能够依据自己的教育哲学、教育理念,去办自己认为是好的教育,这才可以吸引更多的男教师走到教师岗位。
在一些受访的公益人士眼里,教师行业尤其是小学、幼儿园的男教师较少,并非因为男教师处于弱势地位,更非学习或得到工作的机会没有女性多,而是他们主动放弃的,“因为他们需要挣更多的钱,教师无论是薪资还是社会地位,都够不上很多男生的需求”。
这与福建省教育考试院官网前述文章的判断不谋而合,文章分析,“高中优秀男生就读师范专业的意愿不强,幼儿师范专业男生更是基本无人问津,导致福建省小学、幼儿园师资队伍性别结构失衡,男教师稀缺,‘阳刚教育’缺位”。
王一梅认为,恰恰是对“阳刚教育”的强调,强化了性别偏见,只会进一步加剧小学、幼儿园的“男教师危机”。她说,传统观念“男强女弱”、“男性阳刚、女性温柔”的性别成见,导致人们普遍认为“女性更适合当老师”。这一观念代际相传,自然影响到家庭和个人在选择专业和职业时的考虑,“师范生确实有很多是女生,但这种情况不能用男生降分录取这种方法来改变”。
她还在等待福建省法制办的答复。“希望大家可以消除一些刻板印象。”王一梅吐露心愿,“很多职业与性别无关的,希望无论男生、女生都能够自由选择职业。”
(原题为《认为违反教育公平、涉嫌性别歧视 福建“师范男生免费教育”政策被女大学生提请审查》)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师范男生免费教育

继续阅读

评论(1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