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一小学生意外死亡,法院调解达成协议:校方支付10万

崔东凯、张冲/法制日报

2017-04-12 07:10

字号
“哈尔滨平房区友协小学一年三班彤彤体育课后突然死亡,学校否认有责任,而事发当天的学校又停电没有监控录像。带班老师称全班40多个孩子,怎么可能看的过来?”近日,这样一则信息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市民的朋友圈、微信群里广泛传播。1名6岁的小女孩于3月17日这一天在学校经历了什么?事发时班主任老师在哪里?学校又是如何看待孩子的死亡事件?为了了解事件真相,记者随即展开调查。
小学生意外死亡
彤彤的家位于哈尔滨市平房区兴建派出所附近的一栋老旧居民楼内。3月24日,记者见到了彤彤的父亲张岩。“咱们进屋谈吧。”张岩把记者请进卧室内。
据张岩介绍,彤彤今年6岁半,于2016年9月进入辖区内的平房区友协第一小学读书。今年3月17日10时许,孩子的妈妈接到彤彤打来的电话,说自己头疼想要回家。张岩说,因为当天自己和妻子都要上班,无奈只能让彤彤的姥姥去学校接孩子。孩子的姥姥当天到学校后看到彤彤一个人蹲在教室的角落,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彤彤自己说上体育课时磕到了后脑。姥姥立即带着彤彤到平房区二四二医院就诊。当天13时左右,他和妻子孙明月赶到医院时,孩子已经意识不清。14时左右,孩子呼吸和心跳出现停止现象,靠呼吸机维持呼吸。
当天16时,在医生的建议下,彤彤转往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继续抢救。在救护车上,彤彤的鼻子和嘴角已经开始有血沫溢出,随后在ICU经过多次抢救。3月18日凌晨1时,彤彤的生命体征消失,医院宣布彤彤经抢救无效死亡,诊断结果为脑出血。
张岩向记者提供的2010年5月彤彤的出生证明显示,彤彤出生时健康状况良好,无先天疾病。
学校停电监控无法使用
彤彤在校期间究竟是如何受伤的?事发第一时间,班主任老师又在哪里?
根据张岩向记者提供的录音显示,3月18日傍晚,友协第一小学的主要领导来到彤彤家进行沟通。校方解释称,事发时彤彤所在1年3班的两名班主任确实不在学校,正班主任去教委开会了,副班主任由于回家哺乳也没在学校。当时1年3班的带班老师是一名姓朱的副校长。
张岩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他们要求调取学校当天的监控,但被告知由于停电监控无法正常使用,孩子当天被磕到的具体时间、地点和原因无法被还原。“全班40多个孩子,我的眼睛不可能看到每一个孩子。”当天带班的老师朱副校长说。
目前,学校已经将此事逐级上报到区教育局和市教育局,教育局已成立调查组,事情具体原因在调查中。
关于事故的责任及赔偿,校方表示:由于停电原因没有视频资料,他们无法确定校方应负什么责任、应负多大责任,赔偿也就无从谈起,并要求家长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鉴定死亡原因,进行责任划分后该承担的责任绝不避讳。具体赔偿按照责任划分由保险公司或者政府承担。
据记者了解,事发时学校所在区域停电事实存在,但记者试图采访学校负责人却没能进入校区。
法院调解后达成协议
调查组由哪些部门组成、调查的进展如何?为了进一步了解事件的调查情况,3月27日,记者来到哈尔滨市教育局。
哈尔滨市教育局党群工作部一名樊姓老师告诉记者,教育局负责对外新闻宣传的工作人员出差了,可能几天都回不来。党群工作部的部长外出开会没在单位,主管校园安全的处长也不在局里。樊老师随后记下了记者想要采访的问题,并表示尽快给予答复。
3月30日上午,哈尔滨市教育局分管校园安全的杨姓处长与记者取得了联系,表示目前学校已经与彤彤的家长达成和解,学校自筹了几万元赔偿金。“当天学校也没有监控录像,至于学校有多少责任实在是不好调查,既然双方已经达成和解,就算是个比较圆满的结果了。”杨处长说。
3月30日下午,记者再次与彤彤的父亲张岩取得联系,其表示目前并没有与学校达成和解,校方没有承认负有监管责任,也没有表示要出钱和解。
4月10日,记者从哈尔滨市平房区人民法院了解到,学校和家长在法院调解下达成协议,校方支付彤彤家长10万元。
哈尔滨律师徐沛利对记者说,近年来,校园意外伤害事故多次发生,责任划分困难很大,情绪化的处理方式引发了多起影响社会稳定的事件。在彤彤意外死亡后,当事双方通过法院调解化解纠纷,这一做法值得提倡。
(原题为《哈尔滨市一小学生意外死亡事件调查 》)
责任编辑:伍智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意外死亡,小学生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