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产检后二胎流产,丈夫索赔30万元多次去医院被保安打伤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陈斯斯

2017-04-17 09: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妻子33岁怀上二胎又流产了,上海市民范山认为这是医院的责任。
4月12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市浦东医院(简称“浦东医院”)获悉,2016年7月20日,范山的妻子王丽在该院产科门诊建大卡并做检查,“宫颈刮片”检查后出血,止血后回家。24日,王丽胎膜早破,次日流产。
范山认为,“宫颈刮片”检查导致的出血继发感染引发妻子流产,他向医院索赔30万元。
此后,上海浦东新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组织专家咨询会,专家组一致认为,浦东医院的诊疗过程符合规范,王丽的流产与浦东医院的诊疗操作无相关性。
对上述咨询意见,范山拒不接受。他多次前往医院讨说法,其中在2017年1月22日和2月27日,他与医院保安发生肢体冲突,警方出具的两份验伤通知书均显示,范山被打伤。
截至发稿,医患双方尚未达成一致。
王丽在浦东医院建大卡时的产检项目。
孕妇:产检后流产
2016年,33岁的王丽喜得二胎,但4个月就流产了。
她的丈夫范山认为,妻子流产责任在医院。他回忆说,2016年7月20日,妻子在浦东医院建卡产检,产检当天做了“宫颈刮片”的检查项目,当时下体出血,医生用纱布止血后就让他们回家,没有交代任何注意事项。
7月24日,王丽羊水早破后,从浦东医院转院至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简称“妇产科医院”),次日做了流产手术。范山说,妻子十几年前顺产生下一胎,没有流产史。他认为,医生给妻子做的“宫颈刮片”检查并非产检必做项目,而该检查导致的出血继发感染引发了流产。
他说,2016年5月,妻子在妇产科医院确诊怀孕时,被检查出有宫颈息肉,医生当时嘱咐只要注意不让息肉出血,就不会影响怀孕生产。因此,妻子在社区医院和浦东医院产检时,都特别提醒医生注意宫颈息肉。在浦东医院建大卡(产前检查记录卡)当天,医生给她做了“宫颈刮片”的检查。这项检查包含在众多检查条目中,且检查是在门诊即时做的,他跟妻子没有注意到这项检查。
范山称,医生没有起到告知义务,做这项检查没有征得他们的同意。他还认为,医生在检查过程中可能存在操作失误,并且处理方式粗糙。
医院:未及时就诊
对此,上海市浦东医院另有说法。
该医院表示,2016年7月20日上午,王丽来该院产科门诊建产前检查记录卡,同时例行孕期白带常规、宫颈细胞学等各项常规检查。
王丽自述既往有宫颈息肉史。在阴道分泌物检查中,医生发现她有宫颈息肉(3cm*2.5cm),行分泌物检查后发现有少量出血,即刻给予压迫止血,处理后无活动出血,整个诊疗过程严格遵循操作常规。
检查结束后,接诊医生告知她,如出现阴道出血较多或腹痛等情况随时来医院复诊等相关注意事项,并建议她至专家门诊进一步诊治,王丽表示知情并在大卡上签字同意。当日血常规示血红蛋白106克/升。
上海市浦东医院称,7月24日早上,王丽自诉阴道水样分泌物较多,所以来该医院妇产科急诊就诊。医生询问病史,得知她7月23日傍晚曾有腹痛感,因自我感觉不是很强烈,所以未予重视,也未及时就诊。当班医生立即行妇科检查,见阴道大量排液,并行急诊B超等相关检查,拟诊断“难免流产,胎膜早破”,收入院。当班医生及时将病情与孕妇及其家属进行沟通,书写就诊记录,并让孕妇签字,家属强烈要求转院,遂由120转至妇产科医院。
妇产科医院开具的出院小结。
妇产科医院开具的出院小结显示,王丽7月24日入院,诊断为孕17周、足月前胎膜早破、有宫颈息肉,出院诊断为“1.难免流产;2.妊娠合并轻度贫血”。
孕妇家属:多次向医院索赔
妻子流产后,范山多次去浦东医院索赔。
浦东医院表示,2016年7月29日,范山前往该院医协办投诉,主观认定该医院妇产科门诊医生操作不当,并导致其妻子流产,要求医院给予赔偿,总费用30万元。之后1个月内,范山多次去该院医协办要求经济赔偿。医协办安排妇产科主任从专业技术的角度给予其分析、解释,但范山不接受,并拒绝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或法律诉讼的建议。
据浦东医院透露,2016年9月1日,该医院申请上海浦东新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简称“医调委”)参与调解。9月14日下午,医调委组织专家咨询会,专家组一致认为,浦东医院的诊疗过程,符合孕期保健诊疗指南,操作规范,无过度检查及不当治疗情况;并对诊疗过程中出现的异常情况进行了相应的处理,履行了治疗及告知义务,王丽的流产与浦东医院的诊疗操作无相关性。
咨询会后3天,调解员告知医院,范山拒不接受咨询意见。
针对“宫颈刮片”检查在产检过程中的意义,以及做检查的合适时间这两个问题,澎湃新闻记者咨询了医学专业人士。
据上海一家三甲医院一名不愿具名的肿瘤妇科医生介绍,“宫颈刮片”检查的作用是筛查子宫颈癌,在产前检查中虽然不是必做项目,也是很有必要的。孕妇孕前或者刚怀孕的时侯应该做一个TCT宫颈细胞学涂片(即“宫颈刮片”),因为怀孕期间的肿瘤治疗起来特别麻烦,要考虑到保胎还是流产,用药需十分谨慎,风险很大。而且怀孕期间很容易发现不了肿瘤,孕期孕激素分泌旺盛会加速肿瘤进展,危险系数也高。但在后面孕期的产检中,顾虑到经常刺激宫颈容易导致流产,通常不做这类检查。
医院保安:打伤孕妇丈夫
2017年,范山又多次前往浦东医院讨说法。
浦东医院称,2017年1月22日,范山硬闯医院行政三楼办公区,医院保安进行沟通劝阻过程中,双方发生肢体冲突,惠南派出所驻该院警务站警务人员参与调解,建议其走法定途径解决此次医疗纠纷。
对此,范山表示,之所以没有走司法途径,是因为顾虑到法律诉讼的时间和经济成本太高。他回忆称,1月22日这一天,他去浦东医院医协办找人解决问题,结果被医院保安强行扭送出门。在争执中,他告诉保安不要打人,不然他会报警,结果该保安回复“我打你能怎么样”,然后对着他的胸口打了一拳。之后,范山报警。根据他出示的公安出具的验伤通知书,范山被诊断为“闭合性胸部外伤”。
范山与医院保安肢体冲突的两次验伤报告。
浦东医院表示,此后,范山又于2月21日、2月24日和2月27日,来该院医协办吵闹。其中2月24日,他对该医院妇产科负责该事件协调处理的副主任医师杨某进行人身恐吓。
范山说,2月27日,他去浦东医院,保安态度依然蛮横,保安队长还对他说“你不是喜欢报警吗,今天我就打你了怎么样”,继而动手。范山再次报警。范山的验伤通知书上书:“左右下肢、腰部软组织挫伤”。
截至发稿,医患双方尚未达成一致。
(文中人物系化名)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浦东,孕妇流产,操作规范,宫颈息肉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