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一本科毕业生直播卖菜:月收入2万元,曾做过小学老师

葛宜年 刘亚萍 刘晓平/合肥晚报

2017-05-10 16:27

字号
合肥晚报 图
“大姐,平包菜1.5元一个,2块5毛拿两个呗。”
“菜一共7块3毛钱,阿姨,就收你7块钱了啊!”
……
在人声鼎沸的十里庙菜市场,刘鹏扯着嗓门,招呼着来来往往的顾客们。而在他的身旁,三支三脚架搁在菜摊上,上面还架着三台手机,旁边还挂着一台话筒。
他像一条鲇鱼,搅动了原本墨守成规的菜市场。
“任性菜贩子” 原来是个本科生
“就你,卖个菜花样最多。每天嘴巴像个机关枪一样,说个不停,还搞个什么直播。”一个熟客站在菜摊前,一边挑着菜,一边嗔怪道。
刘鹏只是咧着嘴笑,“今天直播不行了,网络没连上。”他有些无奈地望望穿过半个菜市场才接过来的网线,“怎么网线就不通了呢?是不是有人嫉妒我?”
“是呀是呀,他们都嫉妒你,就嫉妒你脖子上的大金链子了。”手指了指刘鹏脖子上网线般粗细的金链子,顾客哈哈大笑道。
在十里庙菜市场,刘鹏是个奇特的存在。他是整个菜市场年纪最小的菜贩子,也是学历最高的菜贩子。他的菜摊前,顾客总是络绎不绝。
28岁的刘鹏是岗集人。2012年,他从安徽师范大学体育教育专业毕业,回到合肥当了一名小学老师。
2013年过完暑假,他毅然从小学辞职。在十里庙菜场承包了个摊位,开始卖菜。
刘鹏卖菜很“任性”。他卖菜一般比别人便宜,还总是喜欢去零。三角,五角,八角的,他说不要就不要。最初,在一旁帮忙的妈妈,看他这样做生意,总是心惊肉跳。
“我跟他说,你这样卖菜不行,本来就是小本生意,被你这样半卖半送更没钱挣了。”刘鹏的妈妈还记得,儿子却一本正经地回道:“菜是家家户户都要吃的。你还能每天都赚人家钱啊。你那个方式老了,我有我的方式。”
眼看着客流量越来越多,挣的钱也没有少。刘鹏的妈妈这才服气。
因为刘鹏的菜卖得便宜,其他菜贩子的日子变得艰难,彼此之间没少摩擦。无奈之下,一些菜贩子只能跟着他降价。
一天卖菜三千斤 月收入超白领
在家里,刘鹏也是个另类。刘鹏兄弟三个。大哥是安徽大学毕业的,目前在国外工作,工资不菲。三弟在中科大上学。
“其实,我也想做大生意啊,但是没资金,没经验,所以就从小生意做起,等以后能力强了,再做大生意吧。”
卖菜的活儿比不上当老师体面。正当年纪的刘鹏,在相亲时,也遭受了不少冷遇。“好多姑娘一听说我是个卖菜的,扭头就走。”
不过刘鹏倒不气馁。他在自己的小生意上越做越火。最初,他一天只卖三四十斤菜,如今每天能卖两大车3000多斤菜。
当记者询问具体收入时,刘鹏伸出了两个指头,缓缓说道,“两万吧!”
如今,刘鹏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她是个医生,体贴、善良,不嫌弃我是个卖菜的,更不计较我没时间陪伴她。”
网络直播卖菜 欲从线下做到线上
两个月前,刘鹏在菜市场干起了一件不走寻常路的事情,再次引起了众人的注目和驻足。
他先是找人在菜市场上空拉了根网线。随后,又在窄小的摊位上摆起了三支三脚架。每个架子上都放着手机。身后还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我开通了不少直播平台。”每天一大早,他就打开手机和电脑平台,开始直播自己卖菜。
“主播主播,现在西红柿多少钱一斤?”“主播,刚才那一单,你挣了多少钱?”“主播,刚刚买菜的美眉你认识吗?干嘛不留号码?”网友总是有着千奇古怪的疑问。清闲的时候,刘鹏就马上回。忙碌起来,刘鹏要半个小时才能回。有等不耐烦的网友离开了直播间。
“我当主播不是为了挣钱,就是让更多的人认识我。”忙碌的间隙,刘鹏认真地说,“我就是想通过网络,给自己多做做宣传。十个人知道我,说不定会有一个人来买我的菜。一百个人知道我,说不定会有十个人来买我的菜。来光顾我的人越多,我的生意也会越做越多。”
同时,他还委托弟弟帮他做了一款卖菜的APP,并筹划将自己的卖菜生意从线下做到线上。
(原题为:《菜场来了个直播卖菜的大学生》)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直播,大学生,卖菜

相关推荐

评论(86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