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去的校园BBS:曾是校园舆论场与小社会,如今被指很复古

刘璐/上观新闻

2017-06-01 10:45

字号
毕业多年,王冬仍会每天去日月光华BBS逛逛。
尽管这里早已不复当年盛况。
账号是2009年他进入复旦大学读研时注册的。不过作为资深玩家,他的校园BBS足迹显然要早得多。还是小学生时,他就时常流连在一些后来耳熟能详的站点:水木清华、北大未名……彼时,1995年8月建立的水木清华刚刚开启中国高校BBS的序幕。1996年4月,日月光华建站,三个月内在高校BBS中的用户数已经仅次于水木清华。
当年的校园BBS,俨然是大学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名学生入学时便会拥有一个ID,看信息、找人脉、吐槽、买卖二手货、求职求实习……都有相应的版块,而很多精华帖子也成为初入校园的重要指南,有些直至毕业还能发挥作用。甚至各种新闻热点也经过BBS发酵升温,成为校园里的重要舆论场。
在王冬眼里,校园BBS的活跃者不外乎两种。一种是本身在社交圈就比较活跃的人,他们乐意分享,希望丰富自己。另一种是那些“死宅”一族,灌个水、刷个经验值如同刷存在感,跟后来刷微博、微信差不多。剩下的就是“有事儿才出现”的大多数了。
广阔的社交世界
在那个没有社交媒体和朋友圈的年代,大学生的人际圈子往往局限于本专业和班级。很多人通过BBS认识了不同专业的同学、共同爱好的达人,又通过这些人认识了更广阔的世界。
王冬是个火车迷。令他惊喜的是,这个有点“小众”的爱好在日月光华BBS也有一席之地。他和Railway(铁路)版的网友们参加过一些出行、摄影活动,主题都以火车为中心。
除此以外,这个版还肩负着一项重任——帮助全国各地的同学们买火车票返乡。为了回答大家的各色问题,他有时会不厌其烦地翻出相关文件中的某项条款,细致解读。同学们的提问有时挺“外行”,比如有人要去车票并不紧张的城市,王冬认为这就大可不必惊慌。
也有人由于种种原因与直达车票失之交臂,在BBS上宣泄郁闷。这时,王冬和小伙伴们会一边安抚,一边帮着出主意。最常用的办法是“曲线救国”,买上几张不同的车票辗转回家。“不过有些人从没想过换乘,一开始难以接受。”王冬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为此,他常常需要向对方解释换乘的可能性和优点:“现在火车的晚点率已降低了很多”“这几年,我们国家的铁道进步很快”。
他自己也现身说法。2013年春节,他因买了8张车票、比直达列车节省9个小时从上海回到四川老家,被当时的媒体称为“换乘帝”,直接体验了一把当“网红”的滋味。
可王冬表示,自己的这点经历跟圈里的“大牛”比起来,不算什么。“当时北大有个‘神级售票帝’裴济洋,能用哲学方法为同学们接票,那才是真正的网红。”他认为,以今天的眼光看,校园BBS充当着一部分社交网络的功能,一些早期的“网红”便脱胎于此。正是在北大未名BBS铁路版主办的社团线下活动中,王冬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裴济洋。
倾诉和交流的空间
杨磊从2005年下开始,当过两年多日月光华Love(恋爱)版的版主,那年他大三。他记得当时最受欢迎的有两类帖子:一是文笔好、表达欲强烈的原创文,“这类作者大概相当于现在的网络大V。”二是服务型的内容,可能对很多人有帮助,“不一定是原创,比如是从博客或其他来源转来的,经过了精心挑选,适合分享。”后者最典型的是各种“感情攻略”。作为管理者,杨磊主要判断帖子是否积极、正面、向上,适合大学生分享。
夜愈深、发帖愈热烈,是这个版的特点。
夜里12点左右,发帖、跟帖数量会有一波上升。“主要是感情遇到困难,求助大家该怎么办;或者分手后求安慰。回帖会有人支招,也有人安慰、鼓励,你会发现这样的互动尤其暖心。”杨磊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在他看来,love版与另一个人气版Single(单身)版最主要的不同在于,后者多一些对爱情的遐想,而前者因为集结更多有恋爱经历的年轻人,能够找到可借鉴的经验。
“当年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倾诉和交流的空间,隐秘而安全。”杨磊说。
活脱脱小社会的缩影
2008年,正在读研的胡蓉接手刚刚成立不久的日月光华Kids(育儿)版。尽管在校期间结了婚,当时还没计划当妈妈的她,是抱着“学习起来”的心理当版主的。“我是一个没有娃的版主!”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时,她这样形容自己。关于Kids的版大热,她分析与一些网友、包括已经毕业离校的用户逐渐到了结婚生子的阶段有关。从孩子可以衍生出夫妻关系、婆媳关系、家族关系,这个版块活脱脱是一个小社会的缩影。
这是胡蓉第一次参加的kids版版聚,那个时候她还没娃,现在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而当年躺在妈妈怀里的四个月娃娃,如今已经上小学了。
从最初的晒萌娃、讨论育儿经,发展到一起采购育儿用品、一起组织带娃“版聚”,胡蓉和很多网友成了联系至今的闺蜜挚友。“有些朋友是在共同‘买买买’中发展出革命感情的,这种友谊在当年很典型,现在回想起来也是特殊的缘分。”她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因为“比较空”,胡蓉还当过Beauty(美容)版、高教版等版主,她对其中的Bashu(巴蜀)版版主身份尤为自豪:“我是开版版主。”据她回忆,类似以乡情为主题的一系列版块,最基本的功能就是帮助来自各地的大学生一解思乡之苦,“至少,课余吃喝玩乐这些事儿就不愁了”。
毋庸赘言的颓势
如今,校园BBS的颓势毋庸赘言。
据统计,2005、2006年日月光华BBS的日均在线人数保持在7000左右,此后便逐年下降,眼下有个几百,就算不错了。
而校园BBS的各种功能,逐渐被现在也已式微的校内(后来改人人)、贴吧,更具针对性的兴趣网络如豆瓣、知乎,以及微博、各类微信公众号所替代。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随机询问了一圈90后,多数人表示“听说过但从来没有用过”,也有人认为这个名词“很复古”“好悲哀”“已经消失了吧”。那些排队上机房的壮观场景,那些“报告”代表“请吃饭”、“旁听”代表“蹭饭吃”的暗语,那些在BBS上约好的会面和围观,更加无从谈起。
当BBS不再成为大学生唯一的选择之后,它的影响力就不可避免地下降。
受困的不只是日月光华。仅在上海,同济大学的“同舟共济”、交通大学的“饮水思源”等知名校园BBS,均面临同样的困境。
技术的停滞也是原因之一。据业内人士分析,像日月光华一类的校园BBS还在采用早期telnet纯文字协议的架构,后来只是增加了一个网页版的“壳”。以前受电脑系统的处理能力和磁盘容量限制,需要定期归档或删除不活跃的数据,包括文章、用户等,否则容易出现“当机”局面。而这些情况,在云计算时代基本上不会再遇见了。
胡蓉在Kids版结识的好友,后来转战qq、微信,至今仍保留着一年两次的聚会传统。这些人当中,年龄最大的是70年代末生人,最小的1988年。这基本上涵盖了校园BBS活跃用户的跨度。
现在每天逛日月光华,对王冬而言与其说是爱好,不如说是习惯。“跟以前关注的东西确实已有很大的不同了。过去更多是在灌水、打发无聊时间以及和同好讨论关于火车的事情,现在只是简单浏览一下每日的‘十大’,侧重点也逐渐转向工作、生活的点滴,比如理财、房产、装修这些类型的帖子。”
胡蓉也有类似的感触。“这些年很多版块陆续关闭了,现在还活着的,也多是育儿、婚姻、买房这些主题,说白了,留在上面的还是我们这帮人。”
这些演变,伴随着用户群体的成长。在很多文艺作品中,校园BBS也常常以这样的身份出现,从早期网络写手痞子蔡的小说,到近年热映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它已成为70后、80后记忆中不可抹去的一部分,化作了一代人青春的符号。
(原题为《校园BBS,你还好吗?》)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BBS,校园论坛,日月光华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