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媒评“奇葩校规”横行:某些学校患上了“懒政依赖症”

新华每日电讯

2017-06-01 15:48

字号
【编者按】
有的学校禁止学生裸睡,有的学校让学生戴“绿领巾”,有的学校规定禁止男女生“直接交流”,有的学校规定“一周的零花钱不超过10元”,有的学校规定禁止“天台晾晒被子”……近年来,时常能看到一些关于“奇葩校规”的新闻。面对公众质疑,校方往往拿出“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好”来做挡箭牌。然而,校方加强管理、对学生负责的善意出发点,非但无法成为“奇葩校规”横行的托辞,反而印证了某些学校患上了简单粗放治校的“懒政依赖症”。这些拍脑袋决策的行政管理方式,没有将学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忽略学生的成长规律,更没能从实际出发,运用更高水平的管理智慧。
社会在发展,校纪校规也要与时俱进。制定校规,应该经过合理程序,站在“人的发展”的立场上,注重每一处细节,让学校的管理回归专业。那些“奇葩校规”,应尽早回到由“常识”和“理性”共同构筑的逻辑轨道上去。
第48期议事厅,新华每日电讯邀请新华社记者共同探讨“校规”缘何变“笑规”的深层次成因,并探求应对之策。

那些“奇葩校规”
贵阳某中学:上厕所需带“如厕牌”

贵阳某中学规定,学生在上课期间上厕所需带“如厕牌”。校方称,一班一块,不得外借。且每次只能准许一人使用,不得以上厕所为由在外逗留。
香港某中学:上厕所先填两份申请表
无独有偶,香港也有不少中学有着“奇葩校规”,已经达到影响学生正常生活的程度。香港某中学为防止学生滥用洗手间“偷懒”,要求学生上课期间上厕所必须先填写申请表。表格一式两份,包括姓名、班级、课室位置、出入时间等信息,交由老师签字,一份给厕所管理员,一份给老师,且只开放特定楼层的洗手间。据报道,一些低年级学生因为不准上厕所,甚至急到哭。
南京某初中:禁止看湖南卫视
“上课期间(周日至周四晚上)不准看电视,周末在家不准看湖南卫视,建议看CCTV-2、CCTV-9、CCTV-10。”一位家长参加完家长会,向孩子传达了学校的新规定。
河南某中学:男女交往必须5人在场
“任何男女生交往务必遵循在明亮地方、5人以上同学在场。”“严禁随意出入他人教室、寝室,违者一经查实,给予全校通报批评。”这是河南某高中的校规。校规中还有多条规定禁止男女生单独接触、交往,而一旦违反,根据规定最严重的将被开除学籍、勒令退学。对此,不少学生及网友质疑:在该校老师眼中,学生之间已不存在纯洁的男女同学关系,并称其为“史上最严校规”。
神木某中学:食堂分设男女就餐区
神木某中学在食堂贴出公告,要求让男女生分区就餐,并且由专人负责检查,一旦发现有男女混坐的情况,就会遭到制止。该中学校长表示,以前学生就餐时男女混坐,个别学生出现了一些不文明的现象,给其他学生造成了不良的影响,为早恋提供了温床。
济南某中学班规:男女生禁乘一辆自行车
一则落款为“济南某中学”的《规定》,在微博热传。其中称:若学生出现同乘一辆自行车或电瓶车非姐弟兄妹关系、男女成双入对、经常一起出入超过两次等7种情形时,学生将回家反省7天并签试读协议;若属再犯劝其退学,若以前有过其他任何形式的试读协议者劝其退学。后来据了解,这个规定其实是该校高二年级某些班主任制定的。
甘肃某大学
检查宿舍的时候,床上不许有人,桌上不许有任何东西,地上不许有任何东西,窗上不许有任何东西,晾衣服的地方不能有衣服,床上不能有人睡觉。若学生在非睡觉时间睡觉,被发现后,当场处以记过处分;若围观舍友睡觉而不加劝阻,处以警告处分。
东莞某大学:入学签自杀免责书
东莞某大学也曾出台奇葩校规:新生踏入校园的第一件事,就是与校方签订《学生管理与学生自律协议书》。协议书明确:“学生本人对自杀、自伤引起的后果承担责任。”
“奇葩校规”频现,最终还是害了孩子
最近有一则新闻:云南省景谷县一中三名高中生因提饭进教室被开除,此事经新华社报道后,3名学生的开除处分被撤销,景谷一中将施行修订后的新校规,景谷县还对全县32所各类学校校规进行清查。此前,安徽某中学制定《关于对女生行为准则的特别规定》,其中包括“不许给男生传递纸条”“不许和男生单独同乘一辆自行车及其他交通工具”等规定,也曾引发网友热议。
从带饭进教室被开除,到私自离校要交保证金,再到禁止同性交往过密……类似校规近年来屡见不鲜,既引发了被管理者的不适,也在社会层面产生较多的负面影响,一些异化后的“奇葩校规”往往被吐槽为“笑规”。这不禁让人产生疑问:校规该走向何方?如何才能更好地管理、服务好学生?
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学校制定规章制度,约束、管理学生是分内之事,合情也合理。短期来看,校规可加强学校管理,为师生营造一个良好有序的教学和生活环境;从长远看,校规还有助于培养学生的规则意识和契约精神。
但是,前述诸多被曝光的“校规”之所以引发如此多的“吐槽”,主要原因在于它们违背了教育的基本原则。纵观各种引发争议的“笑规”,大都存在过于简单粗暴、用力过猛、忽视学生的个性、缺乏必要的可操作性等弊病。“奇葩校规”频现,以至于有人觉得也该给校规定个规矩。
对于学生成长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矛盾,有些学校管理者不是积极有效地引导、化解,而是采用“堵”“围”等严厉的方式,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以禁止男女生交往过密为例,这样的规定违反了学生成长的天性,不但不利于青春期学生的成长,还容易引发他们的逆反心理,甚至可能让学生正常的沟通交流产生障碍。
还有一些校规,严重脱离实际,缺乏操作性,最终可能导致学生根本不把某些“奇葩规定”当成一回事,甚至连带把其他校规也不当回事。这样一来,校规失去了公信力和严肃性,很可能使得学校其他方面的管理工作都遭遇困难。例如,禁止未婚同居,这样的规定如何执行、如何监督?有人违规了,又该如何确认、如何处罚?
在提倡加强自我管理的今天,许多校规还把已经有了自主意识的孩子当成温室里的鲜花、流水线上的零部件,管得过细、过宽,这种方式也不利于学生的自我管理。试想,一个从小被老师、家长指哪儿就往哪儿走的孩子,长大后如何独立思考,又如何放心让他们独挑大梁?
许多简单粗暴的校规,动辄以开除威胁学生,这种思维模式和管理措施让人不寒而栗。从过往许多案例来看,若非被公开曝光、媒体介入,许多开除的惩戒就成为既定事实了。试问,一个孩子仅仅因为在学校里玩了下纸飞机,带了饭菜进教室,或者因为跟异性朋友距离近了一点,就要被开除,从此在人生道路上留下巨大的阴影、污点,甚至人生轨迹因此改变,对于孩子、孩子的家庭意味着什么?
“奇葩校规”频现,不仅使规定失去权威性,流于形式,还弱化甚至带偏了教育的功能。在学生应当形成规则意识、契约精神的年龄,遇到“奇葩校规”这种无规则、不正当举动的伤害,恐怕是一件极具讽刺意味的事情。教育部门以及相关学校应该多听听学生呼声,务实一点,精细一点,让校规真正能为学生的成长保驾护航。(白靖利)
善意初衷不是“奇葩校规”的挡箭牌
有的学校禁止学生裸睡,有的学校让学生戴“绿领巾”,有的学校规定禁止男女生“直接交流”,有的学校规定“一周的零花钱不超过10元”,有的学校规定禁止“天台晾晒被子”……近年来,部分学校一些有争议的校规接连受到舆论关注,被质疑是“奇葩校规”。校规沦为“笑规”,相关方应当思考背后的原因。
面对公众以及舆论的质疑,不少学校还进行了回应。回应的具体内容各不相同,但主要观点却很雷同——无外乎是强调学校“是为了学生好”。这是许多学校理直气壮表达的核心观点。事实上,与“奇葩校规”一样,这种思维惯式同样值得警惕。
毋庸讳言,学校在出台“奇葩校规”时往往确实有着善意的出发点。以禁止“天台晾晒被子”为例,校方解释原因时称,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而湖北规定学生“一周的零花钱不超过10元”的学校,称是为了“防止学生相互攀比”。
善意的初衷并不能掩盖行为欠妥的事实,更何况,一些针对“奇葩校规”的解释和说明,并不能服众。比如,“天台晾晒被子”之所以存在安全隐患,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天台旁的防护措施有待改进。因此,增加护栏、增设警示标志,或是在其他地方添置可供学生晾晒的空间,才是校方应该着力的方向。以校规一禁了之,难免有因噎废食或懒政思维之嫌。
放任此类校规,结果是学生没有地方可以晾晒被子,有些学生“被褥都已经发霉了”,此种结果之下,校规遭到学生们反对和网友吐槽,完全在情理之中。
与之同理,戴“绿领巾”式的“激励”,很可能并没有让这些学生的成绩在短时期内有大的改观,早日戴回“红领巾”,反而有可能会挫伤他们学习的热情,让他们在自卑的情绪和别人的嘲笑中沉沦。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立“偏”了规矩,方圆也难免会“异型”。不少“奇葩校规”,在实践中原本就缺乏可执行性。以“一周的零花钱不超过10元”为例,谁来监管?如何统计?如有违背,如何处理?如果进行处分,是否符合教育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诸如此类的问题,不知道制定“奇葩校规”的人是否思考过?
部分在实际中难以有效执行的“奇葩校规”的存在,还会在一定程度上消解“校规”作为一个整体的严肃性。当学生们发现,这些难以落实的“奇葩校规”可以随意违反,在是否需要严格遵守校规中的其他条款的问题上,自然会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由此引发的破窗效应,也会让校规的约束力大打折扣。
更何况,一些“奇葩校规”还直接导致了恶性现象的出现。据媒体报道,山东临沂市第六中学13岁的7年级女生张某,因为不符合学校短发令要求,3次被赶出校门后,喝下农药自杀。生命溘然消逝,令人扼腕。
当学校出台的校规,与公众的普遍常识存在巨大的认知鸿沟,甚至被质疑为“笑规”之际,校方需要多一些倾听、了解与反思,不能把原因归咎于学生的不谙世事,或家长、公众们的无理取闹。善意的初衷并没有错,但如果方式欠妥,自然难以保证收效,甚至会南辕北辙。
事实上,人们质疑的从来不是善意的初衷,而是“行善”的方式、途径以及相关硬约束的必要性。加强管理、对学生负责,这样的出发点没有错,但不能以善意之名,行有悖常识、争议巨大的“恶行”,放任“奇葩校规”横行。
在名著《爱弥儿》中,卢梭曾写下这样的话——“什么是最好的教育?最好的教育就是无所作为的教育,学生看不到教育的发生,却实实在在影响着他们的心灵,帮助他们发挥了最好的潜能,这才是天底下最好的教育”。这样的“无为”,效果远好于以善意之名的“奇规”“乱为”。
学校并非流水线,不用生产整齐划一的产品。少一些拍脑袋决策,多一些潜移默化与适度宽容,多一些规定出台前的充分征询意见与论证以及政策制定后的及时完善与修订,是教育的应有之义。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奇葩校规”少一些,是对学生们负责,也是对人才的负责。(梁建强)
校规不讲规矩是患上了“懒政依赖症”
在谈校规之前,先借用时下流行的“大师问答体”讲一个故事——
有一个小沙弥,拜了一位佛法高深的大师当师父。半年后,小沙弥找到大师,期期艾艾地说:“师父,我跟您学了半年,宵衣旰食,早晚课不敢懈怠。但回头想想,仿佛什么都没有学到,连经文都没记住多少,我修佛法还有意义吗?”大师抬头看了小沙弥一眼,拿过一把脏兮兮的笊篱、一个水桶塞到小沙弥手里,“去,到河边用笊篱把桶舀满。”
半天过去,小沙弥垂头丧气地拎着空水桶回来了。“师父,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以我的资质想修好佛法终究是笊篱打水一场空?”大师拿过因反复舀水被涤荡如新的笊篱说:“我想告诉你,修行如同笊篱打水,看似没有收获,其实不知不觉间你已经被洗干净了。”
这个洗干净的笊篱就是教育的意义所在。
爱因斯坦在《论教育》中有过类似的一段话:“如果人们忘掉了他们在学校里所学到的每一样东西,那么留下来的就是教育。”这句话被教育界奉为20世纪最经典论述之一。
可见,真正的教育不仅仅是教给学生几个单词、几个公式,而是让学生在学到专业知识的同时,通过课堂、校风校规校训、老师学长的榜样以及学校的品格,将优秀的品质浸润到学生人生底色中去,让他们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无限成长的可塑性,成为走上社会后能发挥正能量的人。
说到这里,我们就不会再纠结公众为何对“奇葩校规”如此关注了。大家计较的还真不是男生和女生走在一起时应隔着多少厘米那点事,公众关注的是那些出台“奇葩校规”的高校会给学子怎样的教育。每一条校规都应该能内化为学校的灵魂、引导学生的前行,而不是成为扎在上面的一根刺。从这一点来说,哪怕出台再小的校规都应该深思熟虑,而不是随心所欲。
“男女公共场合搂抱上曝光台”“严禁校外留宿”“严禁未婚同居”等近期一些高校出台的一大波此类校规,确实反映了学生在课外生活方面的种种问题。大学里男生女生那些微酸的过往,是好事还是坏事,一言难尽,这里暂且不谈。但校规的制定,应该兼顾正当性和可行性。我们很难想象,学校如何去监督每一个大学生下课后跟谁合住,晚上是不是回到宿舍睡觉。更难想象,如果一对互有好感男女生在校园里牵了一下小手就要上“曝光台”,这所学校的校园文化和思想开放程度又是怎样呢?
既然学校从执行层面做不到“天网恢恢”,那么出台这些校规“吓唬”或“杀一儆百”的意味可能更大些。大学生已经成年,对付小孩子的那一套,放在他们身上恐怕效果寥寥,反而会导致集体反感和抵制。而且,一旦学生认为一条校规是吓唬人的,就可能进而把所有校规当成笑话。
这种中看不中用的校规貌似是为学生着想,细思之下只不过是一种校方的懒惰和逃避,是对自己学校的教育没有自信。或者说这所学校的某个部门找不到很好的办法来引导约束学生的行为,也不排除个别学校不想花时间也没有能力来引导学生,才会想到用一些简单粗暴的处罚方式,说到底还是懒政思维作祟。
近年来,学校的“奇葩校规”时有耳闻,被学生质疑“变态”“雷人”的不在少数。可是,质疑归质疑,“奇葩校规”还是不断出台。这折射出学校管理的简单化、粗陋化。学校管理者不是从尊重学生成长规律以及治学目的出发制定校规,有些仅仅是为了图省事。结果大多“奇葩校规”除了派上“吐槽”的用场外,很快就被忘在脑后,然后又继续制定其他“奇葩校规”。一旦染上“懒政依赖症”,校规也就只有越来越奇葩、一条路走到黑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奇葩校规”越来越多的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不得不提及,那就是一些高校拍脑袋决策的行政管理方式。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东部一高校出台规定禁止男女“不文明行为”,成立“自律委员会”严管。一男生和女朋友搂抱了一下,被抓现行,要求登记信息,进而引发冲突,自律委员会共七八个人将该男生打伤。抱了一下自己的女朋友,竟招致血光之灾,这男生的心理阴影面积得有多大。鲁迅先生讽刺过的“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的卫道士管理理念,竟然在一所现代大学成为校规,试问这样的校规之前究竟是否经过严谨的讨论?
社会在发展,高校校规校纪也要与时俱进。禁止学生上网、禁止用BB机,在上个世纪末一度成为一些高校的规范。现在回看,只留下一声哂笑。经不起推敲,经不起时间检验,就怕这所学校的底蕴也会被奇葩校规所污染。
一次校规的出台,就意味着一份责任。尊重学生意见,把学生意见纳入决策,这是现代大学制定管理规定的基本要求。想要改变“奇葩校规”前赴后继的状况,就是要使校规的产生经过合理程序,改变简单粗放的治校方式,站在“人的发展”的立场上,从做好每一处细节开始,让学校的管理回归专业。那些奇葩校规,应尽早回到由“常识”和“理性”共同构筑的逻辑轨道上去。
高校校园应当是美好的,学生受到智慧的启迪,形成健全的人格,被人尊重并学会尊重他人。社会期待着这种美好能在学生们离开校园后反作用于社会,让教育成为对未来的溢价。而奇葩校规,无疑是反其道而行之。所以,校规,也该讲点规矩。
我们期待,以后的每一条校规都值得用青春的美好时光去遵守。(姜伟超)
(原题为:《校规如何避免变“笑规”》)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奇葩校规,懒政

继续阅读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