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写高考作文|父亲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天津卷)

欧阳晨雨

2017-06-08 09: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6月7日全国高考如期开考。澎湃评论推出“我来写高考作文”策划,让曾经的高考考生来写今年的高考作文,提供“原生态”的写作再现。走过万水千山,少年是否归来?

考题选择:天津卷
原作文题:
请根据下面的材料,写一篇文章。
我们在长辈的环绕下成长,自以为了解他们,其实每一位长辈都是一部厚书,一旦重新打开,就会读到人生的事理,读到传统的积淀,读到时代的印记,还可以读出我们自己,读出我们成长时他们的成长与成熟,读出我们和他们之间认知上的共识或分歧……
十八岁的我们已经长大,今天的重读,是成年个体之间平等的心灵对话、灵魂触摸,是通往理性认知的幽径。请结合自己的生活阅历深入思考,围绕“重读长辈这部书”写一篇作文。
写作者:
欧阳晨雨,1997年参加高考,语文97分,考入西安政治学院,写作用时45分钟


父亲老了,老得我都不能正视他。
花白的头发,浑浊的眼睛,日渐佝偻的身躯,略显僵硬的步伐……这样一个老人,和满大街的老人没有两样,但他的确是我的父亲。
在我记忆深处,他是强壮的,是睿智的,是果决的,是风风火火的。那时的他,还是一个中年人的模样,岁月还没有染白他的头发,皱纹也没有爬上他的脸庞。一张发黄照片上的他,比现在的我英俊得多。
在我的记忆深处,他是无所不能的。父亲当过兵,任过村干部,会各种农活,也会电工、木工;读过师范大学中文系,写得一手好字,他给单位写的新闻报道,曾经在省里的日报刊登,也算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才子。
然而,那时的我,却如此害怕年轻的他。虽然,从小到大,除了几次下河游泳、打架伤人的调皮行为,我其实也没有挨过几次揍,但我还是打心底里怕他,远离他。
细细想来,这种害怕,或许源自子女对父辈权威的敬畏。父亲年轻的时候,不苟言笑,不善言谈,总是一副很严肃的模样,对我也是批评多过表扬。这种刻意的保持距离,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父亲的威严,也在我的心中符号化。
直到那一年的寒假,黑夜飘飞着雪花,我外地赶回家。在车站的路灯下,我远远地看见了一个老人,蜷缩着身体,棉衣上落满了雪,不时抬起眼睛朝远处打量,焦灼与等待的心情,扑面而来。我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等待游子回家的父亲,一个已变成老人的父亲。
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我才开始用一个读者的眼睛,而不是儿子的视野,去阅读渐老的父亲。我会给他讲经历的轶事,讲新鲜的见闻,也会用激将的方法,或是几杯小酒,掏出父亲的小秘密。
每当这个时候,是父亲最快乐的时光。他会一把掷下筷子,睁大眼睛瞪着你,用那双粗大的手在空中比划,声音也变得愈加洪亮。时间长了,父亲的秘密对于我们,已不再是秘密,但饭桌边、沙发上,这样的“阅读分享”,还在持续。
或许,长大的我,有一天会老去,我亲爱的孩子,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吗?还会用心地坐在我的身边,说笑着,听我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吗?是的,我希望。
父亲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而我,也会是这样一本书。
责任编辑:程仕才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考作文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