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题“诡异的光”作者:故事来自真事,出题者或年龄偏大

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实习生 刘芸

2017-06-10 09: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9日清晨8时,青年作家巩高峰尚在从浙江回北京的火车上,他看着自己的微博粉丝一路涨到了21万。两天前,他运营多年的微博账号粉丝不过1万,“里面还有免费送的3000僵尸粉”。
一夜“爆红”的原因,正是巩高峰多年前写的一篇文章出现在了浙江2017年高考场上,语文卷阅读理解题正是他写的《一种美味》。考生寻作者名而来,在他微博下吐槽题太难。
“这种做了阅读理解题的蛋,非要找下蛋的人微博调戏的戏码,一再上演。” 巩高峰在6月7日深夜的一篇回应文章中称,自己已有多篇文章被选入各地试卷中,但被高考卷选中还是第一次。
“之前天津南开区的高考《二模》阅读理解选的是《小鞋子》,一晚上我微博就涨了200多粉,私信更是上百。”巩高峰在文中称,“这也是第一次署名的,还有点小欣慰,因为以前试卷选阅读理解的文章,都不署名的,这也好歹算进步吧。”
巩高峰6月9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应考生要求,他特意找来浙江卷的阅读理解做了,结果正确率在80%以上。有网友调侃:标准答案不出来,作者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巩高峰却认为:文章就像孩子,写完就是它自己了……出题老师有自己的看法没任何问题。
因为一条“草鱼”成了网红
2017年浙江高考期间,巩高峰意外走红。
浙江卷的语文阅读理解使用了他多年前写的一篇短文《一种美味》。文章里,一户贫困的家庭用巴掌大的“草鱼”和豆腐熬汤,文末,锅里的草鱼蹦到了地上,“眼里闪着一丝诡异的光”。浙江卷的问题是,“小说设置了一个意外的结尾,这样写有什么好处?”
6月7日中午,语文科目刚刚结束,很多考生就找到了巩高峰的微博,留言问他,“那道诡异的光究竟是什么光,表达了什么?” 留言里也有故作“威胁”的:被你逼疯了的29万浙江考生正提刀来见。
正在扬州参加《青年文摘》分享会的巩高峰有点意外,发微博说,“谁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浙江高考生组团来撩我?啥鱼?”
巩高峰微博截图
接下来,“巩高峰”、“诡异的光”、“草鱼”纷纷上了微博热搜,巩高峰的微博账号粉丝也开始暴涨。原本一条微博状态只有几条评论,如今最热的一条微博评论、转发均过3万,超过17万人点赞。
“我手欠随便发条微博,就能有上千评论,私信以每分钟过百的速度增加……”巩高峰6月7日在微博上说。与此同时,有粉丝自称“鱼豆腐”聚集在评论列表,“眼里闪着诡异的光”的表情包四处乱飞。
巩高峰感慨自己成了“网红”。6月7日深夜,他为此写了一篇微博长文《转发那么多锦鲤却败给一条草鱼,我把29万浙江高考生逼疯了……》,说自己对此“猝不及防”、“微信加满了。”巩高峰在回京路上告诉澎湃新闻,很多粉丝、记者找他,手机也快没电了。
“我的同名微信公号文章平时只有两三百个浏览量,但最近两篇都上万了。”巩高峰特意在同名微博上“打广告”,说在微信公号里再会发一篇《父亲的黑鱼》,邀请大家来做“阅读理解”。
事实上,这次“爆红”前,巩高峰已是小有名气的作家,他在《青年文摘》当编辑,写过《一觉睡到小时候》这样的畅销书,《把世界搞好啊,少年》也要在今年8月上市了,“我早年的文集《一只不符合审美标准的猫》,今年还会再版。”不少考生闻名而来,又去看了他其他文章,变成了“粉丝”。
因为频频与网友互动、推荐自己的公众号,外界也有人说巩高峰“炒作”。但他并不在意。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巩高峰说:“这没关系,我就是希望更多人看到我的作品。”
某种程度上,这次“爆红”令他扬眉吐气,“我写的文章比网上那些‘妖艳贱货’好啊。” 巩高峰6月9日晚间告诉澎湃新闻。
这次经历让巩高峰对95后学生有了更多的认识。粉丝们自称“鱼豆腐”,叫三十多岁的巩高峰“叔”,还说他萌、不正经。他感慨于这些年轻人的“活跃”,敢直接和年龄大的、成名的前辈对话,不会畏惧。“都说高三年级是人的智商高峰,老实说,有了这样一批粉丝蛮开心的。”
故事来自朋友父亲的亲身经历
“《一种美味》收录在2008年第一本文集里,这样的文章有一百多篇,如果不是被浙江卷选为考题,其实我也忘了。”巩高峰9日告诉澎湃新闻,故事梗概来自一位朋友父亲的亲身经历,“加了一点小说的技巧”。
对于《一种美味》为何被选中,巩高峰说:“除了这篇文章的结尾稍微有点欺骗性——想来这也是老师选这篇文章的目的之一,另外的目的,出题人应该是一位年龄偏大的老师,对贫穷、苦难有记忆,喜欢这篇文章。”
前来“讨伐”的考生纷纷表示“看不懂”,巩高峰却安慰大家:“大家都觉得难,那可能得分都不会很高,这反而是一种公平,生什么气?”
网友“邀请”他也做下这道题,巩高峰乐了:会做一份的,跟标准答案对比一下。“要来围观我的分数,肯定能让大家开怀的。因为预感告诉我,及格都不太可能。”巩高峰告诉澎湃新闻,几年前家里外甥也曾让他做过自己文章出的考试题,结果没及格。
“最后能得到80%左右的分吧。”巩高峰向澎湃新闻表示,做题后,自己特意拿浙江省考试院发布的标准答案作了对比,结果还算满意。“出题老师对文章理解还是比较到位,出题也准。”
因而有网友调侃高考题“标准答案不出来,作者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时,巩高峰认为:文章就像孩子,写完就是它自己了,何况《一种美味》已经八九岁,长什么样我都快忘了,所以出题老师有自己的看法没任何问题。
至于考生们的“吐槽”,巩高峰觉得这是大家高考结束后找到出题人或原作者的情感“宣泄”,这并不能说明题出得不好。但巩高峰也觉得,现在的小孩离“苦难”较远,有考生能够理解文章,也有人理解不了。
“很多学生拿这篇文章回家,跟自己父母、爷爷婆婆分享,又将长辈们的体会反馈给我。他们能够理解。”巩高峰说,经历过那种物质匮乏、精神匮乏的年代更能读懂那篇文章。
“很多根本没采访的媒体大聊高考阅读理解出题老师过度曲解《一种美味》,我从没这么说……如果真的影响了29万高考生,也没有谁需要道歉。”巩高峰在6月9日清晨发了一条微博。
巩高峰告诉澎湃新闻,和很多网友一样,他也觉得“阅读理解”就是套路,固定的思维、固定的答案,但他认为,“无论高考是个多么残酷的游戏,既然参加,就得遵守游戏规则”。
责任编辑:李思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考,考题,考生

继续阅读

评论(20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