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内蜡烛烧着美女长发致其毁容,因存隐患酒吧被判赔十万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通讯员 汤峥鸣

2017-06-21 20: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陈琳与朋友相约在酒吧喝酒聊天,其间微醺的陈琳在洗手间发生悲剧。洗手台上放置的烛台引燃陈琳长发,致其面部严重烧伤。因理赔未达成一致,陈琳将酒吧诉至法院。
庭审中,陈琳认为,酒吧在厕所放置明火,且蜡烛正好是消费者弯腰低头的位置,存在重大的隐患,理应赔偿。酒吧方认为,蜡烛的放置位置是安全的,损害发生的主因是陈琳涂了易燃的护发精油,并处于醉酒状态。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市黄浦区法院获悉,法院认定酒吧负主要责任,应赔偿陈琳10.74万元,而陈琳当时醉酒且延误救治,应自担部分责任。此后,双方上诉至上海二中院,二中院审理后维持了原判决。
陈琳:洗手间内被蜡烛烧伤
2016年2月6日晚,陈琳与好友相约去一家酒吧放松。当晚11点左右,酒过数巡的陈琳起身赴厕所,不料,没过多久传出尖叫声。陈琳站在厕所门口,头发上已燃起火焰。陈琳的朋友和店员赶忙跑去帮忙,用水浇灭了火,陈琳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救治。
好端端的头发为何会被点燃?原来,当天,酒吧厕所的照明灯发生故障,店方遂临时在洗手台边点了一支蜡烛照明。而正是这支蜡烛,点燃了陈琳的长发,酿成悲剧。
此后,陈琳接受了多次住院治疗,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让陈琳遭受了身体上的痛苦,头面部烧伤后留下的疤痕,也让昔日拥有漂亮容颜的陈琳承受着巨大的精神负担。而酒吧方面对理赔问题的消极态度更是让陈琳心寒。
酒吧:护发精油引燃头发
在首期治疗结束后,陈琳将酒吧诉至法院,提出了包括已发生的医疗费等在内共计17万余元的赔偿请求。
陈琳认为,事故的发生源于酒吧在厕所放置明火,且未进行警示,蜡烛正好是消费者弯腰低头的位置,存在重大的安全隐患,理应承担赔偿责任。
庭审中,酒吧方辩称,烛台的位置是镜子的正下方,水龙头旁边,该处的放置位置是安全的。烛台本身火较弱,损害发生的主因是陈琳涂了易燃的护发精油,并处于醉酒状态。另外,救护车到场后,陈琳拒绝前往医院,延误治疗,对损害的扩大具有过错。
对此,陈琳表示,自己平时的酒量是半瓶红酒,事发时只喝了三杯不满杯的红酒,并不属于过度饮酒,况且当时自己是独自一人前往厕所,也说明处于清醒状态。
案件审理期间,法院调取了事发后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其中,陈琳朋友称,“她喝了3杯红酒,我感觉她有点醉了。”而救护车工作人员称,“该名女子情绪比较激动,不让我们碰她,劝了20分钟左右,该女子愿意去医院了。”
法院:酒吧负主要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酒吧经营者理应在相关电力照明设施存在瑕疵的情况下,提供安全、妥适的照明替代。同时,酒吧经营者,应对顾客醉酒等风险情形有充分的预判与安全警惕。
本案中,酒吧在厕所洗手台上直接放置蜡烛用于照明,忽视了明火对周边环境的危害性,其对经营的安全风险与隐患认知存在明显不足,主观过错较大,依法应承担主要责任。
法院认为,根据公安机关询问笔录,陈琳当晚喝酒后存在行动力、感知力与判断力的减退,与事故间存在着一定的因果联系。同时,其在起初并不愿意及时就医治疗,客观上延迟了快速就医治疗的展开。因此,陈琳对于事故及损害的发生具有一定的主观过失,可适当减轻酒吧的赔偿责任。
至于酒吧所辩称的发胶引发事故,因涂抹发胶与损害后果之间并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对此主张,法院未予采纳。
综上,上海市黄浦区法院作出判决,认定酒吧负主要责任,应赔偿陈琳10.74万元,而陈琳当时醉酒且延误救治存在一定过失,应自担部分责任。此后,双方上诉至上海二中院,二中院近日审理后维持了原判决。
(文中人物为化名)
责任编辑:郑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酒吧洗手间,蜡烛,烧伤顾客

继续阅读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