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申城美|这位法官审理过的案件,被誉为“免检产品”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2017-06-26 07: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见微知著,从一个个人看城市精神,从一个个故事感受上海乃至中国的正能量之美。
从3月27日起,澎湃新闻将继续于每周一推出新一批的“中国梦•申城美”典型报道。与往年所不同的是,在启动今年先进典型集中报道的同时,还将开设“身边典型”征集平台,向广大市民征集身边的先进典型,让基层涌现出的各类典型人物在“感动”你的同时,也感动更多的人。

周欣。  本文图片均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供图
眼前的她,利落短发、制服挺括、身形端正,是一位“标准”的刑事女法官形象。当她说话时,又语调温柔、目光含笑,让威严的女法官瞬间又变成亲切的邻家阿姐。
她便是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周欣,曾主审和参审1500余件重大刑事案件,无一错案。对细节的“较真”,让她审理的案件赢得了“免检产品”的美誉。开庭时,不管遇到如何狡猾凶残的刑事被告人,身披法袍的她都声音洪亮,指挥若定,庭审节奏有条不紊。转任信访岗位后不管遇到如何难调解的信访人,真诚待人的她语调温柔,耐心聆听,甚至跑到信访人的家中释法析理。
2016年1月,周欣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模范法官”荣誉称号。
对细节“较真”近乎苛刻
1995年,周欣从华东政法学院毕业时还是个文弱的小姑娘:戴着眼镜,体重只有80多斤,讲起话来细声细气。更让人心里没底的是,没过多久,这样一个小女生被调入了专门办理重大刑事犯罪案件的刑一庭。朋友们不禁问道:“你将要面对的被告人都是涉嫌恶性犯罪的重刑犯,你的气场能压得住吗?”
很快,周欣就打消了身边人的顾虑。
彼时,刑一庭受理了一起震惊上海的恶性暴力犯罪案件。四名被告人都是澳门地区黑社会性质组织“大圈帮”内地行动组成员,他们为催讨赌债大肆行凶,手段凶残,导致多人死伤。而面对这些凶神恶煞的被告人,无论是在庭审中的讯问,还是庭后的提审中,周欣都表现得镇定自若。
“作为法官,不仅是外表上表现出的威严,更要有由内而外的专业自信。”在周欣看来,法官只有在庭审前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工作,才能游刃有余驾驭庭审的各种情况。
而她的自信还建立在她对核实案情近乎严苛的细节化要求上。
2013年5月21日凌晨,浦东一高速路段绿化带内发生了一起抢劫强奸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张某因赌博导致经济困窘,闲逛时恰遇一青年女子骑自行车经过,遂起劫财歹念。他强行将女子拉至桥下绿化带内,一番翻找,所获寥寥,恼怒的张某对女子实施奸淫,之后又将女子勒死,弃尸于窨井内,但将女子包内一台照相机带离,丢弃在附近一家网吧厕所的水箱内。20多天后,张某在浙江慈溪某网吧被警方抓获,供述了作案经过。公安机关逐一调查取证,均证实了张某供述的内容。检察机关遂对张某以抢劫罪、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张某没有异议。然而,此案主审法官周欣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应当更严苛,每个证据都要铁板钉钉。”为审慎下判,周欣对“相机是否为被害人所有”这个证据进行补强。相机虽然在网吧找到,但从监控录像看既无法确定是张某放入网吧的,也无法确定相机为被害人所有。周欣辗转找来被害人的亲友,却仍得不到证实。
由于长时间浸泡在厕所水箱,相机严重受损,周欣通过还原相机上百张人物照片、房屋照片、删除时间等数据,再经被害人亲属辨认,最终确认照片中的女子就是被害人。至此,全部证据得到夯实,形成完整证据链。
“中院刑庭审理重大刑事犯罪案件,审判工作事关被告人的人身自由、甚至生命。为了对被告人负责,法官对每一起案件的事实证据都要仔细审查,是否排除合理怀疑,达到完整的证据锁链。”
多少次,周欣从厚厚的卷宗里找到蛛丝马迹,揭开案件真相,在被告人有罪还是无罪,故意还是过失中作出精准的分析判断。也正是对细节如此的“较真”,才让她审理的案件赢得了“免检产品”的美誉。
换位思考不厌其烦做调解
周欣
刑事一审合议庭审理的严重暴力犯罪案件中,被害人家属通常情绪激动,甚至还会出现过激行为,处理稍有不当,极易造成矛盾激化。尤其是此类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调解工作更是被视为“棘手活”。
对此,周欣说,附带民事诉讼达成的调解并非刑事案件结案所必需,不过站在被害人的角度而言,在让被告人受到公正审判的同时,能获得一定的经济赔偿对他们将来的生活也是一种帮助。因此,对于每一起刑事附带民事案件,她总是将调解工作做到“做无可做”的地步,力争“案结事了”。
为了做好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调解工作,周欣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做当事人工作,打电话、接待谈话,到相关部门走访。正是这份耐心与坚持,她主审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调撤率达到80%以上。
2015年1月,周欣调任上海一中院信访部门从事来信来访接待工作。从一名身着法袍端坐法庭的刑事法官,变成了一名直接与信访人打交道的“新兵”。
“信访工作能更好的锻炼法官和人民群众打交道的能力。”周欣说,在信访部门工作期间,她发现最有效的工作方法就是耐心地倾听当事人的倾诉,并给予充分的法律引导、情感疏导。“有些当事人可能一直在信访,但是遇到你一个新接待的法官,他还是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股脑的和你诉说。即使有些老信访问题不能马上帮他解决,如果你能耐心听完,并不时地穿插一些回应、引导,你就能取得他们的信任,因为他们对你这个人有了认可。有时候,说不定就能把信访的问题逐渐解决掉。”
2016年1月,上海一中院成立了以周欣名字命名的“周欣法官工作室”,一年以来,工作室妥善处理了近400人次的来信来访来电,啃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硬骨头。同时该工作室与“红梅调解工作室”和“雅玉党群工作事务所”签订三方联建协议,共建多元化纠纷化解机制,深入社区、学校、群众组织等,联合举办多次法制宣传、法律咨询活动,反响热烈。
前不久,周欣又接到新的任命,调回刑庭担任刑二庭的副庭长,主要审理经济犯罪案件等。
对于新的工作内容,周欣表示,经济犯罪会有许多的新类型犯罪形式,需要法官不断学习与时俱进。在她的案头,厚厚的一叠书籍摆放在醒目位置,只要有新的法律法规出台和新的法学理论知识,她都迫不及待地进行学习并应用在工作中。她笑称自己是“笨鸟先飞”,其实,是她的不懈怠逐渐让她成为刑庭权威、专业的“百科全书”。
责任编辑:陈逸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梦,全国模范法官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