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3岁娃骑牛上学,父亲称“践行国学”:去银行菜场都骑驴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思文 实习生 陈子威

2017-07-03 16: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李里让孩子“骑牛上学”。  成都商报客户端 图
近日,在成都街头出现了一个幼童,背着书包骑在牛背上,穿着长衫的父亲则在前面牵着牛。这一幕被网友拍下来后,迅速走红网络,“父亲醉心国学让儿子骑牛上学”的话题也引起了广泛讨论。
“这是我们日常内容,我平时去银行、菜市场都是骑驴去。”6月27日,让孩子“骑牛上学”的父亲李里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自己此举确实是在践行国学文化,并非炒作。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表示,“骑牛上学”更像是噱头。不能本质的内容没学进来,却把传统文化“玩笑化”了。
13岁起“自学国学”
李里说,自己是一位国学讲师。虽然书只念到初中,但从13岁起就开始自学国学且身体力行,平时自己在衣食住行上都讲究遵循中国的传统文化,“骑牛只是衣食住行里‘行’的一部分。”
“我主张真正的中国文化要‘化在生活里’。”自从13岁开始研究国学,李里就一直身穿长衫,成年后则一直住在自建的农家小院里。他告诉澎湃新闻,儿子的幼儿园距离他们家大约有七八里的路程,他会利用骑牛的时间给孩子讲解古诗词和传统文化。
除了骑牛上学,李里还让孩子从小就学习使用毛笔、吟诗作对、写诗,“在家里就跟着我们一起住农家院、穿长衫。”李里表示,对于“骑牛上学”,孩子不仅不排斥还“很喜欢”,家人对他的做法也已习以为常,并没有反对。
据他介绍,为了宣扬国学,自己还创办了一个公益国学班,目前已经开办了7年,“每个月都会向热爱国学的人进行讲学,现在前前后后毕业的学者已经有四五百人了。”而家人也比较支持李里的工作,他93岁高龄的外婆也常来听他讲学。但他否认让儿子“骑牛上学”是为自己的国学班炒作,“主观上肯定不是炒作,因为这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客观上有人这样想也很正常,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做事都是有目的的,但国学是超公益的,有目的反而违反了国学精神。”
李里告诉澎湃新闻,仍然会坚持骑牛、骑驴出行,“孩子有时间、有条件都可以骑,需要出行的时候就骑,无始无终嘛。” 
专家:国学不能“玩笑化”
“国学主要是悟他的世界观、方法论,有了这个世界观和方法论我们就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看到事物,所以说,学国学要学本质,而不是说穿中式服装我就是国学了,穿着西服照样可以把国学讲得很好。”对于李里让孩子“骑牛上学”的做法,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并不太赞同,“春秋战国时期的衣服还可能不是汉服那样的,所以形式有时候反而不能让人起恭敬心,感觉‘骑牛上学’更像是噱头。”
程方平表示,确实目前中国城市西化比较厉害,可以适当到农村感受传统文化,“偶尔骑骑牛、吹吹笛子、体验体验还是挺有田园情调的,对传统文化也是一种了解,但如果说片面强调服装、形式,作为一种工具在现代社会使用,就有些滑稽了。”
“我觉得传统文化不等于三字经,也不等同于唐诗、写字,这些都是表象,学习传统文化还是要从根儿上出发。”程方平指出,传统文化在当代社会仍然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不能本质的内容没学进来,却把传统文化“玩笑化”了。
【对话】
“骑驴、骑牛出行是一种生活方式”
澎湃新闻: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让孩子骑牛上学的?从家里到幼儿园大概有多远?
李里:孩子现在三岁多,开始上幼儿园了,我也就是从上幼儿园开始,让孩子骑牛上学。从家里到学校大概七八里路,他就一直骑到学校。
澎湃新闻:为什么会产生让孩子骑牛上学的想法?
李里:是这样的,我是专门讲授国学的老师,多年来以弘扬国学为主,但我主张真正的中国文化要“化在生活当中”,也就是衣食住行。
在饮食上,中国人的自信从来没有丧失,所以饮食不需要我来做任何的鼓励。但在衣服上,我们平时所看到的基本都是西式服装,所以我从13岁开始就穿长衫,一直穿了近30年。
再说到住,从我成年以后就一直住在农家小院,我国传统的住所就是人与自然最完美的结合,而那么骑驴、骑牛、骑马,也是我们传统的出行方式,所以,除了食以外,在衣、住和行上,我都是一以贯之的,并不只是对小孩而已。我平时去近的地方讲学,都是骑毛驴,到银行、菜市场等不是很远的地方,我一般自己就骑着牛,或骑着驴去了。接送小孩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情况而已。
澎湃新闻:除了让孩子骑牛上学,平时在家里还会通过其他方式来教授他国学吗?
李里:还有毛笔,从小我让他学会用毛笔,这个是很重要的。然后让他学习吟诗作对,写诗作对。在生活中,比如他骑牛上学时,我就和他讲一些典故:清朝大才子李元度,在进京赶考时跟别人作对联,上联说“骑青牛过函谷老子姓李”,那个人也很有学问,所以对了下联“斩白蛇入武关高祖是刘”,本来李元度是想跟别人开玩笑,老子姓李有两层含义,一层是老子确实姓李,另一层是老子也当爸爸讲,你爸爸姓李,这个意思。但那个人也很有学问,汉高祖刘邦不是姓刘吗,这个高祖又是指汉高祖,又是指你的祖宗(曾祖父的父亲就是高祖父),(意思就是)你要冒充我的老父亲,那我还是你的高祖父,这就是流传下来的佳话。
一路上我就这么教他。这些在生活当中不是刻意的,就是在自然而然当中,潜移默化地去教他。
澎湃新闻:在骑牛的过程中,孩子会不会有排斥的心理?
李里:不会不会,他喜欢得很。第一,小孩子的天性就是热爱动物的;其次,在牛背上,父子的亲情就得到了很好的交流,一路上谈笑风生。一路上人和动物的情感也得到了沟通,有车过去牛还会保护他,会自己让。
所以说,父子的亲情,人与动物的温情,一路上春夏秋冬,不同世事的风光都会看到。比如季节不同了,树叶长起来了,从春天长起来,到夏天百草丰茂,我就一路上就教他跟这些四季变化有关的诗,然后人与自然也亲近了。
澎湃新闻:在接送过程中,会不会担心孩子安全方面的问题?家人是怎么看待你这种行为的?
李里:不存在安全问题,我们都是走人行道,也不会走到公路上去。第二,这些动物都很通人性的,像过马路,绿灯我就说走,红灯我就说停,它们就站着就不走了,很乖的。而且这些动物都是之前驯化过的,像牛、驴、马这些本身就是家畜,很容易就驯化的。
我家人都知道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所以也没有什么。不止是这个事情,比如小时候穿长衫开始,他们都是反对的,但到了现在,慢慢都习以为常了。
澎湃新闻:对于交警部门的回应,认为“动物上路容易受到惊吓,可能会造成一定的交通隐患”,你怎么看?
李里:
之前确实上路的时候遇到狗叫之类的会受到惊吓,但这些家禽都是驯化过的,还是很听话的,而且在这之后,我也会注意避开有狗的路,尽量保证不让它们受到惊吓。
澎湃新闻:
让孩子骑牛上学的行为,你打算一直做下去吗?
李里:什么时候都可以骑,有时间,有条件就可以骑,需要的时候就骑,无始无终嘛。
“只读了初中,国学是自学的”
澎湃新闻:在马路上骑牛会不会引发路人异样的眼光?
李里:看到我们骑牛的人会有这么几种情况,第一种是“哎呀好美的画面啊,好有画面感。”第二种就是“哎呀好有意思,好有趣,好好玩啊。”第三种就是“哎呀好久没看到牛了”,就是对于农耕文明的向往。第四种就是有点诧异。大概就是这四种情况比较多。还有第五种就是“哎呀让我也来骑骑嘛”,我有时候就停下来,让其他小孩子也上去骑一骑,体会一下。
澎湃新闻:
你提到自己从13对开始学习国学,主要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学习?
李里:我是自学的,因为我只读了初中。读了初中以后就自学了,就是读各种各样国学类的书。
澎湃新闻:据了解,你现在已经开了一个国学班对吗?
李里:对。我们主要是面对成人,每个月几次,好多国学爱好者来,有初级班、中级班、高级班和研修班。这个是完全不收费的公益事业,大概前前后后的学者加起来有四五百人了,现在已经开了七年了。
澎湃新闻:有些网友认为你让孩子“骑牛上学”是在炒作,给国学班宣传,你怎么看这件事?
李里:我主观愿望上从来没这么想过,因为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像我穿长衫一样,生活的一部分;客观上呢,有人会这样想也是很正常的,现在这个社会很多人做事都是有目的的,真正的国学,是超公益的,如果有什么目的反而是违反了国学精神。这个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但很多人这样想也是正常的。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幼童,国学,父亲,骑牛

相关推荐

评论(1.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