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名校访谈28|蓬莱二小:“蓬莱小镇”培养未来社会人

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实习生 刘芸

2017-07-01 11: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蓬莱路二小特色课程项目"蓬莱小镇"。视频来源 蓬莱路二小(04:01)
在上海市蓬莱路第二小学校长余祯的朋友圈里,晒得最多的是学校孩子们的作品:有500多个小孩子演绎过的英语音乐魔幻剧、中国台湾“国际华文电子书”创作大赛中获奖的手写手绘书,也有学生们设计的毕业帽……
这些作品都是该校特色课程 “蓬莱小镇”发展近四年来的“缩影”。2013年,在葛丽芳、季萍等历任校长多年来探索“个性教育”的基础上,余祯带领教师团队在校园内部打造了一个“小社会”——蓬莱小镇。每到周五下午,学生们变身“镇民”,体验成人社会中各种各样的职业角色,这里有邮递员、消防员、作家、医生、警察等等。
小机长在发布飞行安全提醒。
小警察在大警察的指导下,动作有模有样。
小消防员们到实习基地进行真实体验。
学校专门设置了一个“小镇工作委员会”,委员会里有镇长,下设四个部门,有部长有委员,都是学生来担任。“每年我们会举行很隆重的选举活动,每个孩子都可以来参加竞选岗位。现场辩论、即兴表演、团队合作等等,很多小朋友创意的火花,就在这个过程中闪亮,得到综合锻炼。”余祯6月22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
蓬莱小镇每一个镇民都有银行卡(即时评价积分卡),在课堂内外都可以使用。比如上课喜欢发表意见的孩子,老师就可以给予积分。五个积分就可以到小镇银行里换一元“蓬莱小镇货币”,或者直接到学校书店、超市买学生购书购物。
按照规定,五元的“小镇货币”存在小镇“银行”里,每月有一元钱的利息。但问题是,学校有寒暑假,五元钱存进去,一年下来利息不少。“有的小朋友很聪明,到期之后拿出来,再存进去,利息就成倍增加。”余祯笑言。
“蓬莱小镇”专门为此举行了一个降息听证会,并特意请来一名真正的银行行长,给小朋友讲“降息”的基本知识。然后由与会的镇民代表对是否“降息”自由发表意见。
每周五下午,蓬莱路第二小学就会变为一座欢乐的“蓬莱小镇”。
其中有小朋友说,“我是同意降息的。因为现在不降息,我们的收入是高了,但是有一天我们小镇的超市倒闭了,小镇的银行倒闭了,到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
“在这样一个‘小社会’里,孩子们的学习变成一种生活,综合能力和核心素养都能够得到培养。”余祯告诉澎湃新闻,“蓬莱小镇的课程目标就是为了培养未来的社会人。教育最高的境界就是让受教育者没有感到被教育,我们想让学习自然而然发生的。”
【对话】
在前任校长研究的基础上推出“小社会”教育

澎湃新闻:“蓬莱小镇”特色课程是学校很有名的一块招牌,外界包括学校常用“蓬莱小镇”来指代“蓬莱路二小”。为什么会想到做“蓬莱小镇”?
余祯:学校准备做特色课程,2013年4月份就有筹划,当年9月份推出。历任校长此前一直在做个性教育的研究,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发现学生身上个性比较鲜明,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个性鲜明的儿童不够遵守规则,而很遵守规则的儿童可能个性不足。
那我们想,要怎样培养既有个性又守规则的未来社会公民?基于这样的思考,就想把“小社会”的概念搬到课程中来,拓展学生的个性。
我们做过一次全校学生的问卷,主题是“春、秋游最想去什么地方”,超过80%的学生选择的不是公园,不是游乐场,而是上海的“星期八小镇”。我带着老师去参观了下,孩子们确实喜欢,他们在那里可以扮演成人角色,体验各个职业。因此我们决定把学校的个性教育和课程整合在一起,做一套以校名命名的新课程,时间定在周五下午,就叫“蓬莱小镇”。
蓬莱小镇的小镇民们前往真正的邮局“出差”。
澎湃新闻:课程是怎么安排的?
余祯:初期,我们五个年级,设置了五个社区。每个社区里面都有各种各样的社会场所,比如一年级有邮局、菜场、消防,二年级有医院等。每个社区8个场所,共40个课程。目前已经增加到6个社区,42个课程。
每一个镇民都有小镇的护照、货币(老师对学生评价用)。当周五镇歌放起,学生就会自觉地进入镇民的角色。前往社区的路上就会听到“你是干什么的”“你是医生啊,我是警察”这样的对话。
老师在设计和编教材时会考虑到孩子的年龄。比如,第一社区的课程针对一年级学生,内容都非常浅显,“每日鲜菜场”就是让孩子认识各种各样的蔬菜、学习择菜等等。
师生关系得到推动
澎湃新闻:
“蓬莱小镇”开办了将近4年,效果怎么样?
余祯:它(蓬莱小镇)跟“星期八小镇”有一些本质的区别。星期八小镇可能就是去玩,但是我们从职业的主题发散开去,然后每节课又有小的主题,这些主题又融合了语文、数学和英语等跨学科知识,是一种无学科边界的学习。学生收获的是多方面的体验和感受,综合能力能够得到发展和提升。
举个简单的例子。有家长跟我反馈,说暑假带小朋友出去旅游,到了酒店,小朋友第一个看的是逃生出口,检查这家酒店的灭火系统。看了之后还会说:“妈妈,这家酒店灭火器的压力表,压力是不对的。”
2017年五月底举行的蓬莱小镇“蓬超”足球联赛总决赛。
澎湃新闻:蓬莱小镇相当于一个模拟的“小社会”,那如何保证这个“小社会”的开放性?
余祯:我们一直在考虑打破两重壁垒。一是打破基于年龄设置的课程机构,小镇在2015年开设了第六个社区,叫自由社区,所有的学生都可以来选择里面的课程,不受年级选课的限制。
二是打破小镇和社会之间的壁垒。我们会请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来客串讲课,比如我们请来了维和部队的警官、著名的越剧演员、全国劳模等。
同时我们建立校外的小镇民实习基地,目前已有上海电视台财经频道、中建八局、和平眼科医院、大富贵酒楼、老西门派出所等十三家单位成为小镇民实习基地,公益地为孩子们提供校外实践的机会。我们就带着小镇民们到这些基地“出差”,走出小镇与真实社会亲密接触。
澎湃新闻:突然多出来这么多课程,而且是跟基础型课程完全不同,这对老师来说是否是一个挑战?
余祯:的确是挑战,好在蓬二教师团队充满乐于创新、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我们老师两两自由组合开设特色课程,并为自己在尝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获得成就感。比如有的老师喜欢戏剧表演,开设戏剧团课程,带着跟她怀有同样梦想的孩子一起研究戏剧,体验和探究。我们有两个英语老师喜欢做西点,他们就开了一个“五星”西餐馆,教小朋友西餐礼仪,认识英文菜单,制作西点。
澎湃新闻:因为都是老师和学生喜欢的教学方式,这会不会改变传统意义上的师生关系?
余祯:小镇课程推动了校园文化的发展,推动了教师的专业成长,其实也推动了师生的关系。因为在小镇里面没有老师和学生之分,大家都是镇民,这种关系不仅是平等,可能也是互助、合作、伙伴,会从星期五的下午延伸到其他四天半。
上海市蓬莱路第二小学校长余祯。
“鼓励学生写书,还开发布会”
澎湃新闻:“蓬莱小镇”开办了将近4年,对学校基础性课程有没有带来积极的影响?
余祯:“蓬莱小镇”建立之后的次年,我们就发现仅做“星期五”是没有长久生命力的,需要让“小镇元素”融入到基础型课程的教学。
“显性迁移”比较容易做到。比如,数学课尝试设计小镇元素的例题,语文、英语课设计小镇元素的表达训练。在此基础上,我们研究如何隐性地让小镇课程的理念迁移到基础型课程教学中,教师开始尝试从过程和方法的角度切入,更关注学生在学习过程的体验和探究。
其次,很多老师从“蓬莱小镇”特色课程实践上升到理性的思考,申请各种各样的科研课题,研究如何用小镇元素提高基础型课程的教学质量。现在我们已有28个与小镇课程相关市区级课题成功立项,其中不少课题已经获奖。
澎湃新闻:注意到“蓬莱小镇”的小朋友自己会写书,还有发布会、签售,能简单介绍一下吗?
余祯:3年前我们就开始鼓励学生手写手绘书。第一位小朋友写书成功后,我们还为她举行了新书发布会,作家见面会和新书签售仪式。小朋友排着很长很长的队伍用小镇货币购书。后来更多孩子开始尝试写书,并到“蓬莱小镇委员会” 申请“书号”,获得“书号”后还和小镇长签约,目前已为五十多名小作者在小镇内出版手写手绘书30余本。2016年学林出版社选了其中8本,编成套书《蓬莱小镇之魔法小书店》,网上有卖。
小朋友会觉得这很自豪,“写作”的种子也播在了他们心里。不爱看书的小朋友,通过看同伴出的书,也会爱上阅读。
“家长融入学校教育”
澎湃新闻:2010年,您曾作为“影子校长”前往美国加州进行过两个月的学习和体验,当时您还是副校长。这段经历是否为您担任校长后的工作带来启示?
余祯:我在美国加州呆了大概两个月的时间,一个较大的感触是,加州小学的课程其实没有上海丰富。但是老师教学中会融入很多元素,可能讲着讲着就让小朋友画了,画着画着就让小朋友唱了,中间会穿插一些游戏。虽然是语文课和数学课,但融入了多学科的元素。
我们的小镇课程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在基础型课程中做到多学科的融合,融入无学科边界的学习,效率成倍提升。
澎湃新闻:学生家长是如何参与到“蓬莱小镇”课程的?
余祯:学生家长会作为志愿者参与到我们的课程当中来,因为他们都是各行各业专业人士。我们还在学校里开设了一个“家长大讲堂”,后来孩子也参与进来,给家长做助教。
从2016年开始,我们把“家长大讲堂”改为“小镇大讲堂”,因为小镇职业主题里也有“老师”,与其让家长主讲,倒不如让家长做助教,孩子来主讲。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个性教育,职业,角色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