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大三男生家中自缢:疑因不堪“校园贷”逼债,警方介入

杨皓/华商报

2017-07-01 14:57

字号
华商报7月1日消息,6月28日,银监会官网发布消息称,银监会、教育部、人社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并明确退出时间表。
对于家住兴平市的刘先生来说,这条消息来的太迟了,就在消息发布的当天下午,他22岁的儿子明明(化名)在家中自缢身亡。在刘先生看来,逼儿子走上绝路的就是“校园贷”……
突发悲剧:身高近1.85米的孩子家中自缢
昨日(6月30日)上午,刘先生家笼罩着悲痛的气氛,一截红黄相间的绳子还留在客厅和卧室之间的走廊处。6月28日下午,明明就是用这根绳子结束了自己年仅22岁的生命。面对华商报记者,刘先生一根接一根抽烟,他的爱人黄女士红着眼睛欲哭无泪……
刘先生说,明明是西安一所高校大三学生。6月28日,本来是学校考试的日子,可这天他没给父母打招呼便回到了家里。当日下午6时10分,黄女士回到家里,打开门发现身高将近1.85米的儿子背对自己“站”在客厅和卧室之间的走廊处,她叫儿子,但儿子没答应,随后她走过去一看不禁失声痛哭:儿子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挂在屋顶……
黄女士说,她立即把丈夫叫回家,两人在报警并拨打120的同时,赶紧给儿子做心肺复苏,但已经无济于事……“6月25号,儿子还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大概7月4号回家,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回来了……”黄女士悲痛地说,事后她打电话给儿子要好的舍友,得到的消息是,6月25日明明就离开学校了。明明为什么提前离开学校?离开学校这两天又经历了什么?刘先生夫妇不敢想象。他们多么希望,学校能在孩子离校后第一时间跟他们联系,也许那样还有机会挽回孩子的生命。
家人猜测:不堪“校园贷”逼债寻短见
从事发当天晚上起,刘先生的手机开始不断有外地号码呼入,基本都是催债的。就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一名自称“贷上钱”平台工作人员的男子打进电话,称明明从他们平台借了2000元,每逾期一天要收40元,如果明明还不上钱,他们就将联系明明的学校,走法律程序解决此事……刘先生提出为何不评估大学生有无偿还能力就放贷,对方称,“都是成年人了,自己借款,分期还款,每个月400元还还不起吗?”
刘先生说,事发后他们通过儿子朋友得到了孩子的手机密码,打开手机发现,这几天,明明的手机微信、QQ、短信上的未读信息全部都是催债信息。经统计得知,近一段时间,明明向即利宝、民贷天下、分期乐、敏恒保理、芝麻借贷、一键再借、大小贷、拿去花、羊羊小贷、闪电周转、提款宝、拍来贷、亨元金融、善林财富、弘业期货、有贝科技、贷上钱、连连借、连连支付、利学贷、借贷宝等24个借贷平台借过款。其中,最多的一笔有2756元,最少的一笔是49元。
昨日(6月30日),刘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明明从上大一的暑假起就问他要过钱,说在外面借了钱还不上,“我再问,儿子只是说就当他挥霍了。”由于儿子内向不爱说话,他们也没过多追问。刘先生说,从那时起,他陆陆续续替儿子还了25万元,其中最高的一笔有7万元。尽管也曾怀疑儿子染上了高利贷,但由于儿子内向不爱说话,怕孩子着急,他们也没过多追问。刘先生说,自己和爱人都是下岗职工,但每个月都会准时给儿子的卡上打1500元。他不明白,看似并不缺钱的儿子为什么会从网上的借贷平台贷款,钱用在了什么地方他也不得而知。刘先生说,此外他在孩子手机上还发现了一段录制于6月26日的视频,明明对着镜头说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及从某平台贷款的数额后保证,逾期未还自愿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利息费用每天百分之五……视频中,可以看到明明脖子上有两条明显的勒痕。明明家人猜测,明明生前很可能受到了放贷人的胁迫和伤害被逼拍下视频并最终走上绝路。
明明是否受胁迫,警方将全力调查
昨日(6月30日)下午,华商报记者从咸阳市公安局秦岭分局了解到,事发后,辖区派出所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经调查走访排除了他杀,明明系自杀身亡。而对于明明家人提出的明明疑似受到胁迫一事,警方表示将全力调查。
记者调查:借款仅需身份证、学生证和学籍信息
昨日(6月30日),华商报记者在明明的手机上看到,他给其中几家借贷平台提供的资料,仅有学生证、学籍信息和身份证。从明明和多名“校园贷”平台工作人员的聊天对话中可以看到,每贷2000元,明明只能拿到1400元,而他却要还款2000元及贷款产生的利息。
咸阳一名曾在借贷平台借过钱的大学生向华商报记者证实,“校园贷”手续非常简单,只需提供自己的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经过审核后就能提款。至于借款原因也是五花八门,有人想买手机,有人为了买化妆品,有人为了旅游……总之都是超前消费。
上述学生介绍,目前,校园贷包括专门针对大学生的分期购物平台、P2P贷款平台和传统电商平台提供的信贷服务。但无一例外的是,一旦陷入其中便会产生高额的利息。有些人一旦还不上钱,东挪西凑,就会出现在多家平台借款,而让欠款“滚雪球”的情况。
家长追责:欲起诉放贷公司给孩子讨个公道
6月28日,银监会官网发布消息称,银监会、教育部和人社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从事校园贷业务的网贷机构一律暂停新发校园网贷业务标的,并根据自身存量业务情况,制定明确的退出整改计划。同时,未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进入校园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据统计,在整治重压之下,截至2017年6月23日,全国共有59家校园贷平台选择退出校园贷市场。
刘先生说,如果相关部门早早注意到校园贷的危害,或许孩子也不会因此而自寻短见。
“孩子还在上学,又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这些平台为什么不做任何评估,就给学生们放贷,他们也不考虑学生能不能还得起,这太不负责任了。”刘先生说,儿子的死除了孩子自身原因,和这些平台随意给孩子放款不无关系。他说,将会起诉这些公司给孩子讨一个公道。
(原题为《22岁男生自缢 因“校园贷”逼债?》)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校园贷,自杀

继续阅读

评论(4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