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说|让孩子“骑牛上学”践行国学无异于冬行夏令

陈心尘

2017-07-06 12: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在成都街头出现了一个幼童,背着书包骑在牛背上,穿着长衫的父亲则在前面牵着牛。这一幕被网友拍下来后,迅速走红网络。据媒体报道,这位让孩子“骑牛上学”的父亲,就是一段时间以来在网络上小有名气的“国学者”李里。他向媒体表示,自己此举是在践行国学文化。
李里带着儿子骑牛上学。 成都商报客户端 图
“管中窥豹,时见一斑。”这是一件看似微不足道、却尽可以从多角度予以观照的事,特别是从中颇能觇窥世风之变,所以引起了比较广泛的关注。有鉴于此,这里不妨也略述一二。
首先,作为一位非公众人物,李里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这完全是他的个人自由,无可厚非。现代社会的基本原则是:“任何人的行为,只有涉及他人的那部分才须对社会负责。在仅只涉及本人的那部分,他的独立性在权利上则是绝对的。对于本人自己,对于他自己的身和心,个人乃是最高主权者。”(密尔《论自由》)李里热爱国学,以国学为志业,把国学融入日常生活,在现代芸芸众生中展示出一种特立独行的生存方式,一定程度上彰显了我们这个社会在多元化方面取得的进步,其本身是值得肯定和赞赏的。
其次,即使像许多质疑者所指出的,李里的这一行为颇有炒作之嫌,也并不应当构成过分贬斥其行为的合理理由。因为正如密尔所指出的,唯一名副其实的自由就是“按照我们自己的道路去追求我们自己的好处的自由”。作为普通公民,李里“让儿子骑牛上学”,最多只相当于以一种别有创意的形式为自己的国学生意打了个广告。这就是按照自己的道路追求自己的好处,只要没有触犯法律法规(比如,他驭牛进城,是不能上机动车道的,否则就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与公序良俗也不相抵触,同时保证社会对其行为能够进行自由的批评,他就完全有权这样做。
但是,再次,李里把自己的生活取向复制到儿子身上,必须有度的限制。诚然,作为父亲,李里有权按照自己的理念对未成年的儿子进行教育,但是,这种教育权是受限制的。这种限制至少有两个:一是国家有关教育的法律规定;二是不能因为其教育方式,而对其子成年后作为独立个体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造成不合理的障碍——借用以赛亚·伯林的话,就是必须为其开放足够的机会之门。从新闻报道看,热爱国学的李里并没有像某些极端的父母那样,褫夺子女接受公共教育的机会,把孩子送到所谓的读经学校去接受闭门式国学教育,至少说明他的脑子还比较清醒。
最后值得一说的是,李里所谓的“真正的中国文化要‘化在生活里’”的问题。应该说,这话并没有全错。实际上,任何一种活的文化,都必定是“化在生活里的”;也只有“化在生活里”,一种文化才能存活延续。但这不是说一个社会的现实生活必须迁就某种文化,而是寻求存续的文化必须适应现实生活。首要的是自身必须更化转进,然后才谈得上开新化人。
遗憾的是,当前中国社会中鼓吹国学和传统文化者,颇不少人都像李里那样,既无意于对国学和传统文化进行更化转进,又奢望着迳以之开新化人。因为他们看不到一些缺陷,看不到其与现代社会的扞格不入等等……当然,其中有些人可能并非看不到这些,而只是出于各自的目的表演而已。
所以,李里之流的问题,其实不在于某些学者所说的没有把国学“本质的内容”学进来,却把传统文化“玩笑化”了,而在于冬行夏令、宋衣唐服,逆历史潮流而动。其结果,也是完全可以想见的。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骑牛上学

继续阅读

评论(1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