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甲师变身“注射师”给人微整形并收徒,因用假药获刑4个月

澎湃新闻记者 陆兵 通讯员 苏双丽

2017-07-11 11: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正规持证整形注射师,无痛、无疤,一针瘦脸,立刻圆你美女梦……”
这是90后女子肖娜在朋友圈“微整形”服务的宣传,不过名不副实的是,她并没有行医资格,却将价值400多元的药品以1000多元的价格为客户注射。为了扩大业务,她还收了几名徒弟,每人四五千元学费,“教”徒弟们在各自脸上打针。
日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静安区人民检察院获悉,检察院对这起以注射肉毒素等进行微整形案件的当事人肖娜以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7月10日,静安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宣判,以销售假药罪对肖娜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违法所得全部没收。
7月10日是肖娜25周岁的生日,她本该高高兴兴地庆生,可如今家人坐在旁观席,肖娜站在被告人席。
据静安检察院介绍,肖娜高中毕业后就来上海务工了,摸爬滚打了几年,稍微有了点积蓄,就在宝山开了家美甲店。本来可以安安稳稳地过过小日子,但她却起了贪念。
去年,肖娜去了上海一家美容培训机构,花了七八千元学习注射肉毒素、美白针。从去年六七月份起,她就在美甲之余,陆陆续续为几个客人打瘦脸针牟利。
为了赚更多的钱,没多久肖娜就开始带“徒弟”了。她收取每人四五千元学费,包她们学会,主要是教她们认识各类肉毒素,学习注射步骤和用量,教她们用生理盐水在各自脸上试验打针。
平时有生意时,肖娜就带着“徒弟们”,或在美甲店或在宾馆里,她穿上白大褂,拿起配套器械,有模有样地演示注射,而所谓的“教”就是,她拿起针筒来注射,“徒弟们”在旁边看,顺便递个药、送个纸巾之类的,也确是真人“临床实验”了。
今年3月,肖娜通过中间人介绍,约定每人1800元的价格为三名客人各注射一瓶肉毒素,正当她满心欢喜地带着三名“徒弟”赶到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拿出器械准备注射时被民警抓获。
现场一并被查获的还有药品“HUTOX注射液”三瓶、“丽致(Dysport)注射液”一瓶、“TKTX Deep Numbs无痛膏”一支,后民警在肖娜经营的美甲店内又查获药品“BOTOX”一瓶、“LIPORASE(注射)透明质酸酶”六瓶。
经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研判,涉案“HUTOX注射液”、“丽致(Dysport)注射液”、“TKTX Deep Numbs无痛膏”、“LIPORASE(注射)透明质酸酶”均未取得国家批准文号,以假药论;涉案“BOTOX”经鉴定,系假药。
肖娜到案后交代,这些药品是她从微信上购买的,分别从三个不同的微信号上采购来的,每瓶400多元,这些药品瓶身上都是英文和韩文,她也看不懂,究竟这些药品是否经过国家相关部门检测或者获得过批文,她也不清楚。这些药品她也不单卖,每次给客人做微整形时,注射一瓶就收取客户1000多元。
另查明,肖娜曾以每人1000元的价格给“徒弟”小花、客人晓玲各注射肉毒素一瓶。
检察官介绍,肖娜只有高中毕业,学过美甲,却从未学过医,没有医生资格,更未从事过正规微整形的职业。然而,她的微信中自我标榜“正规持证整形注射师”。
肖娜的“徒弟”,年龄从二十多岁到三十多岁不等,都是些年轻的姑娘,基本也就是初中文化水平,之前要么学过美甲,要么近几年基本无业状态。
日前,上海静安区人民检察院对这起以注射肉毒素等进行微整形案件的当事人肖娜以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7月10日,静安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宣判,以销售假药罪对肖娜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违法所得全部没收。
检察官认为,本案中,肖娜从微信上购买涉案药品,在无视药品是否经过国家相关部门检测或获得批准文号,自己亦无相关行医资质的情况下,将药品用于微整形手术,并收取费用。经鉴定,涉案药品系假药,肖娜的行为已经构成销售假药罪。因其系初犯、偶犯,且尚未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系犯罪未遂,最终法院作出了如上判决。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郑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微整形,朋友圈,行医资格,假药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