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再寻古树名木,1200多岁的“树王”会不会被超越?

陈玺撼/上海观察

2017-07-13 20:02

字号
历经1200多年的洗礼,这株古银杏依旧枝繁叶茂。  海沙尔 摄
目前,上海登记建档的古树名木已超过1610株,这次大规模普查,预计会有许多未纳入现有保护名册的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浮出水面。
古树名木是一座城市生态文明底蕴的见证者,然而上海建城至今,这样的见证者还有多少健在?
记者7月12日从上海市绿化市容局获悉,历经5个月准备,今年8月,上海将实地开展古树名木资源普查,力争发现更多“遗珠”,及时将它们保护起来。
开始探索发现前,先来盘一盘上海目前古树名木的“家底”。
上海古树名木之最
“最老的”
位于嘉定区安亭镇的一株银杏树,栽植于唐贞元元年(785年),树龄超过1200年,是上海地区目前登记建档的古树名木中最老的。
看它的上海古树名木编号是“0001”,就可知道其地位,因此它又被称作“上海第一树”、上海“树王”。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株雄性银杏“老当益壮”,树根分布范围达数亩地,据称可为附近5公里范围内的雌树授粉。为了保护它,当地辟建了占地7200平方米的银杏园。
俯瞰上海“树王”  海沙尔 摄

“最新的”
浦东新区高桥中学求是楼东侧的一株枫杨,上海古树名木编号是“1787”,为目前编号最大(其实就是最新的“新人”)的上海古树名木。
不过,能拿到上海古树名木编号的都“有两把刷子”,这株枫杨估计树龄100年,树高15米,胸围2.85米,南北冠径10米,东西冠径12米。
此外,还要指出一个误区,上海古树名木编号排到多少,不等于上海古树名木就有多少。目前,上海登记建档的古树名木有1600多株,并不是1787株。
为什么呢?因为古树名木也有生老病死,不过为了纪念它们,上海古树名木编号实行“终身制”,即使古树名木不在了,它的编号仍会一直保留下去。
嘉定孔庙的枫杨古树,编号“0999”。  钧天广乐 摄

“最少的”
1600多株上海登记建档的古树名木,主要种类有“四大天王”:银杏、香樟、广玉兰、桂花,它们几乎“承包”了上海一半的古树名木。
那么,问题来了,上海古树名木里最稀罕的“边缘人”是谁?
还真有!它们是中山公园内的刺楸(上海古树名木编号:1409),估计树龄100年,树高9米,胸围1.59米,冠径11米;青浦区盈浦街道三元和绿地里的青檀(上海古树名木编号:1694),估计树龄300年,树高5米,胸围1.85米,冠径5米。
刺楸,编号“1409”
青檀,编号“1694”

已发现1600多株古树名木
此前,上海不是没有调查过古树名木的“家底”。“最近一次大规模的普查,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和这次隔了30年以上,太多情况发生了变化。”上海市绿化管理指导站古树名木管理科专家告诉记者,上一次调查统计的结果,上海共有1369株古树名木,有59个树种。
30年来,上海也不曾停歇地做过一些小范围的调查统计,但规模和力度完全不能和这次普查相比。比如,2002年《上海市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保护条例》实施后,上海对树龄预估达到80年到99年的古树后续资源进行了一次摸底,发现了1024株百岁古树的“后备军”;每5年,上海会对登记建档的古树名木做一次系统“体检”,更新它们的记录;平时,各区相关管理部门还会定期调查其辖区内的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发现新情况后及时拾遗补缺。
“通过这些小范围的调查统计,上海近年年均新登记建档的古树名木大约在10株上下。”专家透露,目前,上海登记建档的古树名木已超过1610株,这次大规模普查,预计会有许多未纳入现有保护名册的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浮出水面。其中,有不少是10多年前摸底发现的百岁古树“后备军”,随着时间的推移“升级”成了新的古树,还有不少则是始终“深藏不露”,从未被绿化管理部门掌握。
位于金山区亭林镇的这株600多岁的罗汉松,被誉为“江南第一松”。 

找“遗珠”要兼顾专业和线索
据透露,上海预计将花8个月左右对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进行实地普查,最终结果最快有望在明年第三季度公布。
在业内人士看来,要找到“深藏不露”的古树名木绝非易事,难点之一,是判断古树名木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同时还要掌握足够多的线索。
可是,许多一线的发现者主要由社区工作者、基层绿化部门工作人员甚至是普通居民构成,他们都不是古树名木方面的专业人士;反过来,一些专业人士虽然懂行,但未必了解基层情况,对于哪些树有些年岁了、比周边树木明显高大粗壮,熟悉程度远不及社区里的居民。
编号“0934”的瓜子黄杨,对比旁边的悬铃木,似乎并不是很突出,所以难发现是株古树。

比如,万航渡路华东政法大学南草坪上的1株百年瓜子黄杨,胸围才65厘米,而上海不少常见树种里的“百岁寿星”,其胸围一般超过100厘米,百岁香樟的胸围一般可以超过2.5米。和它们相比,这株百年瓜子黄杨的“身板”瘦弱,很容易被一些不懂专业、习惯凭经验认为古树越粗就越老的调查者忽略,无法上报到上级管理部门,得不到被核查、鉴定的机会,无法成为可以登记建档的古树。
又比如,2013年,崇明岛上已经关闭了5年的上海第三十五棉纺厂里,居然一口气集中发现了罗汉松等5株古树和3株古树后续资源,一时令许多专业人士直呼意外。其中,1株树龄估计150年的香樟,树高19米、胸围4.9米、冠径26米以上;2株树龄100年的广玉兰,树高均在13米以上,胸围不小于2.5米,冠径不小于10米;连“最不起眼”的百岁瓜子黄杨也有6.5米高。这些古树如果出现在稍微热闹些的地方,一定星光熠熠,但身处一个关闭多年的旧厂区内,除了曾在厂里工作生活过的职工们,其他人很可能都不知道。
依次为香樟、白玉兰、广玉兰、瓜子黄杨,均为上海第三十五棉纺厂里发现的古树。 

对移植来沪古树名木“说不”
“古树名木是上海生态文明的见证者,所以寻找它们的方式也应当恪守环保的原则。”上海市绿化管理指导站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根据《上海市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保护条例》,上海行政区域内的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分为三级:名木以及树龄在300年以上的古树为一级保护对象;树龄在100年以上300年以下的古树为二级保护对象;树龄在80年到99年的古树后续资源为三级保护对象。具体树龄多少,要由专家鉴定,而上海这次普查特别强调,要采用不伤害树木的鉴定方式。
目前鉴定树龄的方法一般有7种,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破坏性鉴定,比如CT扫描测定法、针测仪测定法、年轮鉴定法、碳14测定法等,都需要在树上采样,为让检测结果更精准,有些仪器甚至要钻入树芯取样。
另一类是不破坏的鉴定,比如文献追踪法、访谈估测法和胸围判断法。其中,文献追踪法依靠详实的历史文献资料,目前还没被发现的古树名木绝大多数都没有历史文献资料记载;访谈估测法主要依靠当地老人的口头证据,相对精确度较差。因此,上海这次普查主要使用胸围判断法来鉴定树龄。
专家表示,不同树种,胸围对应的树龄不尽相同。目前,上海根据多年调查积累,已制定了“上海市常见古树和古树后续资源胸围分级表”,调查人员测定树木胸围(离地1.3米处的周长)后,可对照表格,大致判断所测树木是否有百年以上的树龄。比如,银杏的胸围不低于1.75米、桂花不低于90厘米、悬铃木不低于2.7米,结合其他一些标准来判断,很可能有100年以上的树龄。
上海古树名木保护部门的工作人员利用声波诊断装置,为古树体检。  高剑平 摄

除了鉴定方式更环保,上海绿化部门还主张古树名木的来源要“环保”,严禁外地的天然大树移植来沪,更不支持、不提倡外地古树名木移植来沪,申请作为上海古树名木。
“《上海市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保护条例》管理和保护的,是上海本土的古树名木。”市绿化管理指导站相关负责人表示,贸然将外地古树名木移植来沪,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都可能破坏树木原生地的生态环境,而且可能导致珍贵的古树名木因舟车劳顿或不适应上海的水土环境受伤甚至死亡。
国家严禁违法砍伐或移植古树名木

发现是为了更及时、更好地保护它们
根据《上海市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保护条例》,登录建档的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可以享受到如下待遇:
定期“体检”:
一级保护的古树、名木至少每三个月检查一次; 二级保护的古树至少每六个月检查一次;古树后续资源至少每年检查一次。
检查中发现树木生长有异常或者环境状况影响树木生长的,应当及时采取保护措施。
获得“绿卡”长久居住:
禁止移植一级保护的古树以及树龄在一百年以上的名木。
移植树龄在一百年以下的名木或者二级保护的古树的,应当向市绿化局提出申请,还要报市政府批准。
移植古树后续资源的,应当向区、县管理古树名木的部门提出申请,并报市绿化局批准。
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的移植费用以及移植后5年内的养护费用,由建设单位承担。
2017年3月10日,河北省沧州市东光县南霞口村的“树管家”在管护一棵600多岁的古槐树。  傅新春 摄

安全有保障:
生产、生活产生的废水、废气或者废渣等危害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正常生长的,养护责任人可以要求有关责任单位或者个人采取措施,消除危害。
禁止下列损害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的行为:砍伐;剥损树皮、攀折树枝或者刻划、敲钉;借用树干做支撑物,在树上悬挂或者缠绕其他物品;损坏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的支撑、围栏、避雷针、标牌或者排水沟等相关保护设施等。
伤害古树名木后果很严重:危害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正常生长,造成树木死亡的,每株处5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砍伐一级保护的古树、名木的,每株处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罚款;砍伐二级保护的古树的,每株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砍伐古树后续资源的,每株处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
(原标题为《时隔30年上海再寻古树名木,1200多岁的“树王”会不会被超越?》)
责任编辑:郑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古树名木,银杏树,移植

继续阅读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