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陪跑员:收费看眼缘不收也可以,陪跑也是一种陪伴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2017-07-23 13: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不是为了陪跑去赚钱,这个对我来说不重要。”陈铭在上海一家外企工作,在他看来,与其费心思去赚每个月陪跑的两三千块钱,不如更多研究业务、在公司内谋求更好的发展。
那为什么要兼职陪跑员?他的答案是“一个人跑步是很孤单的”。
在上海,像陈铭这样的陪跑员还有不少。对收费问题,另一名陪跑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收费看眼缘,不收费也可以,反正我自己也要跑。”还有一名女大学生兼职陪跑员说,陪跑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也是“被陪跑”,实质上是彼此之间互相督促和陪伴。
另一方面,陪跑员们的生意也并不好。咨询陪跑的人很多,但真正成为“跑客”的人很少。陪跑员们普遍遇到了信任问题。“成功陪跑的前提是,我觉得对方靠谱,对方也觉得我靠谱。”陈铭说。一名“跑客”也向澎湃新闻记者坦言:“一开始我也不太放心,观望了很久。”
某网上交易平台中的上海陪跑员信息。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图
“收费看眼缘”
许多陪跑员都有正式工作。
陈铭在上海一家外企工作,从2012年开始跑步,他参加过很多次马拉松比赛,在跑步圈积累了很多资源,经常为公司内建组织跑步活动。
“我觉得正好有些人想跑步,但不会跑步。他们对跑步的理念不熟悉,对于跑步装备等的选择很有限,而我有很多渠道可以帮助他们。”陈铭回忆说,2015年,出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一个网上平台注册了陪跑店铺。他暂定的陪跑价格是200元跑一次,不限时间和距离,但也可以协商。
韩天昊也是一名生活在上海的兼职陪跑员,他在家里人开的公司上班。
“收费看眼缘,不收费也可以,反正我自己也要跑。”韩天昊说,跑步纯粹是自己的兴趣爱好,陪跑其实就是带动身边的人一起运动。
他回忆说,自己从2012年开始陪跑,当时加入了很多跑友QQ群,也是在群里了解并开始陪跑。他当时在群里比较活跃,跑量较大,“每天跑10公里,周末休息一天。那时也比较空闲,就有人来找我教他们跑步。”如今,他的陪跑信息也挂在一个网上交易平台上。
不同于陈铭和韩天昊,住在上海闵行的苏珊有固定的陪跑收费标准:10公里起跑,1小时内跑完收费100元,每超过5分钟加收20元。跑步前后会带教5分钟拉伸动作,跑步过程中,会教初学者调整呼吸、纠正跑姿。但她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其实陪跑只是好玩,我自己有跑团,主要还是陪小伙伴跑。”她透露,现在自己有固定的两三个顾客,一次陪跑时间在2小时左右。
相比于苏珊,兼职陪跑的大二女生江晓雪收费要低不少,标准是50元陪跑一次,时间上限是2小时。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进大学后运动越来越少,陪跑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也是“被陪跑”,实质上是彼此之间互相督促和陪伴。除了自己有锻炼需求以外,因为课余时间充裕,也想勤工俭学,兼职陪跑员便成了江晓雪的选择。
她说,陪跑信息挂出去3个月,有5个人找过她,“就是赚赚奶茶钱”。
“信任很珍贵”
陪跑员们的生意确实一般。
陈铭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两年来,他接到过很多联系陪跑的电话,但由于工作加班、跑步时间地点的协商、信任问题,他至今陪跑过的陌生人寥寥无几。
“接到过一些很奇怪的电话,比如一个女生找我陪跑的理由是,她在跑步时她的合租室友总是尾随她。我就说这种情况你不应该找我,应该去找警察。”陈铭说,尽管如此,他还是没关闭平台上的陪跑店铺,耐心回答每一个来电话咨询的人,不刻意地等待着能与自己建立起基本信任关系的顾客。
“成功陪跑的前提是,我觉得对方靠谱,对方也觉得我靠谱。”陈铭说。
在澎湃新闻记者采访过程中,多名陪跑员均表示,虽然好奇和询问的人很多,真正来跑的其实很少。不仅是陈铭,韩天昊的陪跑业务也局限在较小范围里。
“我最多也就陪六七个(陌生)人跑过步吧。”韩天昊说,对于几个常客都是“一开始收费,一直陪跑的话就熟了,就变成跑友了,也不可能再去收费了”。
“其实对方可以不用把我当陪跑,就当一般的朋友一起跑个步就行了,不用想陪跑是一个职业啊什么的。”韩天昊直言,“难道我跟你在一起跑步,别人看得出我是陪跑还是你是陪跑吗,不可能看得出来的。”
胡小盈是韩天昊的“跑客”之一,“一开始我也不太放心,观望了很久。”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偶然在网上看到韩天昊的陪跑信息,首先是感到好奇,第二个想法是“如是真的可以陪跑就好了”,因为自己一直难以坚持锻炼。
“我跟他聊了一段时间,感觉他是可以信任的。加上我们约定的跑步地点是在大学操场,我觉得安全上没什么问题。”胡小盈说,她就是这样开始“被陪跑”的,“他算是我的跑步启蒙老师吧,还是很感谢他的。”
胡小盈表示,在韩天昊的帮助下,自己修正了本来错误的跑步姿势,也养成了经常锻炼的习惯。
“提防是需要的,但在预判充分的前提下,信任也很珍贵。”她总结道。
某网上交易平台中的上海陪跑员信息
为什么要找陪跑员?
“很多人还是懒,觉得一个人跑无聊。有人陪在身边的话,他们觉得有安全感,就能坚持下去。”韩天昊认为,陪跑对于跑步者的意义,主要在于精神鼓励。
他回忆说,自己曾经带一个体重190斤的朋友跑步,朋友起先只能跑3公里,后来渐渐增加跑量,最远一次跑完了21公里的半马。但没有陪跑之后不久,朋友又放弃了跑步。
陈铭也认为:“人的惰性是很强的。我现在终于理解为什么去健身房要找教练、打高尔夫也要找人陪,一个人很难把一些东西坚持下去。”
他补充说,还有一部分人是出于专业性的考虑。作为陪跑员,他会为对方量身定制一套跑步方案。比如,首先会向对方介绍基础的跑步运动常识,比如跑步姿势、跑步装备。同时,在具体锻炼过程中,确定合适距离和配速、安排训练计划和饮食,以及进行伤病预防和救治等。
“有的人自己跑了一段时间,可能会受伤,但不知道为什么会受伤、不知道该怎么跑,也不想加入一个大的团队中去了解。可能是觉得麻烦、没有渠道,或者时间不充裕。他就希望别人迁就自己的时间,希望得到量身定制的专业指导。”陈铭认为,陪跑业务的兴起是未来趋势。随着生活水平提升,大众的健康意识越来越强,“现在年轻人工作都很拼,身体很容易吃不消,所以一定要锻炼,有一个好的体魄。”
网上陪跑信息
资深跑步教练王晓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现在的陪跑类似于以前的代驾,在一开始是没有行业规范的。陪跑仅仅是两方私下的约定行为,这样的约定并不具有法律效应。
不过,对这一产业前景,王晓刚持肯定态度。
“无论是哪一种类型的跑友,他们都需要跑步教练或陪跑员对优化跑姿、预防伤病、制定训练计划和比赛战术、营养补给、减肥减脂、肌肉力量训练、装备知识等方面提出专业的建议。”王晓刚称,目前国内大概有近1000名具有国际认证的跑步教练,而在两年前,这个人数还不到100名。
“国内市场对跑步教练的需求非常大,在未来几年内仍会以一个令人吃惊的斜率持续走高。”王晓刚认为,在巨大需求的带动下,陪跑行业的发展前景也十分可观。同时,随着陪跑产业的发展,很多问题也会涌现出来:无序竞争、缺乏统一管理、认证缺乏权威性和统一性、客户的体验感和黏性不稳定、流失率高……
(文中陪跑员和跑客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郑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陪跑员,跑步爱好者

相关推荐

评论(5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