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砥砺奋进的五年】上海助克拉玛依从“油城”向“游城”转型

澎湃新闻记者 俞凯

2017-08-23 08: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15日,搭载142位乘客的航班从深圳出发,经停郑州到达克拉玛依机场。
该航线的开通,弥补了克拉玛依市到珠三角区域交通上的短板,这也是中央明确上海对口支援克拉玛依市以来,由上海援克指挥部牵头引进的克拉玛依第二条直航航线。
7月15日深圳,8月1日南京,8月23日西安……在上海援克指挥部的积极推动下,克拉玛依一个多月内将密集开通三条通往长三角、珠三角、中原等经济发达地区的空中航线,开始从油城向“游城”转型。与此同时,上海锦江之星经济型酒店入驻克拉玛依,提升克拉玛依市旅游环境。
克拉玛依市委副书记、上海对口支援克拉玛依市前方指挥部总指挥姜冬冬表示,今年夏季来克拉玛依旅游的游客增长了40%。上海锦江国际集团的援克干部、克拉玛依市旅游局副局长赵锋透露,克拉玛依机场原来一年的客流量在29万人次,今年有望达到40万人次。
“克拉玛依在哪儿?”
两年前上海首批援克团队刚到新疆时,克拉玛依对外仅有北京、成都两条航线,“促使开通航线”成为上海援克指挥部的一项重要任务。
开通上海与克拉玛依直航。上海援克指挥部 供图
“上海与克拉玛依相距4500多公里,早上6:45从虹桥机场起飞,到乌鲁木齐转机,等到了克拉玛依已经是晚上12点了。有时候飞机晚点,只能在乌鲁木齐住一晚,秋冬季经常有雾,有时两三天都不能起降,飞机只能在敦煌、兰州或西安备降,我记得最长的一次,从上海到克拉玛依花了7天才到,如此舟车劳顿,不仅让招商引资项目望而却步,连员工也不愿意来。”姜冬冬对澎湃新闻记者感慨道。
两三个月后利用一次回沪出差的机会,姜冬冬找到东航商谈直航事宜,东航营销部门负责人第一句话竟然是问“克拉玛依在哪儿?”当姜冬冬在中国地图西北角找到克拉玛依时,这位负责人连连摇头说,距离太远,飞不了。
这位负责人的理由是,两地相距4500多公里,单程要飞5-6小时,往返12个小时,必须要配两套机组成员,还要在外地过夜,成本高,况且克拉玛依只有40多万入口,不可能有这么多人乘飞机,长期飞行会亏本。
姜冬冬不甘心,又利用2016年春节回沪休假的一个多月时间,连跑了四五次东航,还带着克拉玛依市交通局长亲自走访东航,同时通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向民航总局打报告,反复沟通作。2016年7月23日,经停郑州的上海—克拉玛依直航航线顺利首航,每周四次往返,在沪克之间架起一座跨越4500多公里的合作之桥。
“这条航线真的很争气,开通一年来经常爆满,平均上座率超过90%,早上在上海吃完早饭去机场,中午就能在克拉玛依吃上中饭,两地往返至少可节约一天时间。”姜冬冬说,沪克直航的成功开通,客观上起到了很好的示范效应,最近一年间,在上海援克指挥部的努力下,克拉玛依又陆续开通了五六条疆外航线。
航线增加的同时,配套的酒店也入驻。
“克拉玛依是西部内陆城市,目前城市总人口在40万左右,在上海对口支援克拉玛依之前,当地只有雪莲宾馆等少数几家政府招待宾馆和酒店,经济型酒店是一片空白,更别提外资品牌的连锁酒店了,这也成为克市发展旅游新兴产业的一个短板。”上海锦江国际集团援克干部、克拉玛依市旅游局副局长赵锋表示。
作为上海对口支援克拉玛依的重点项目之一,上海连锁酒店品牌“锦江之星”克拉玛依首店于今年4月1日建成开业。锦江之星克拉玛依行政中心酒店总经理周丽洁说,该酒店共有125间客房,入乡随俗开设了清真餐厅,提供当地风味的奶茶、小油馕等餐饮品种。目前,锦江之星与同在广源路上的全季、和颐酒店已组成克拉玛依的经济型酒店群,为克市从油城向“游城”转型提供了服务保障。
北疆游客数增长了40%
克拉玛依正在经历从“油城”向“游城”转型。
姜冬冬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克拉玛依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以“石油”命名的城市,为了改变过去单一的产业模式,克拉玛依正在大力发展金融、信息、旅游三大新兴产业,独库公路旅游就是克拉玛依从油城向“游城”转型的一张王牌。
在他看来,独库公路沿线生活着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蒙古族民众,是一条“五里不同景、十里不同天、一天走四季”的神秘公路,而且因为每年只在6-10月开放通车(冬季出于安全考虑全路禁止通行),今年夏季来此旅游的游客增长了40%。
“北疆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没有亲自走过独库公路的人,不会想到它有多么美好。”来自上海浦东的游客张轶非今年8月带着三家五口人来到克拉玛依,体验独库公路自驾游,他透露,其中一位亲戚还是专程从日本东京直飞新疆加入进来的。
这辆沪A牌照的私家车主开了一个星期到乌鲁木齐,又用了三周时间在新疆自驾游。澎湃新闻记者 俞凯 图
在巴音布鲁克高原湿地,澎湃新闻记者还遇到了开着沪A089XX牌照私家车的一家四口,驾车的男主人说,他们7月初从上海出发,开了一个星期到乌鲁木齐,然后又在新疆开了三个星期,走遍了喀什、伊宁、库车、库尔勒等大疆南北,再经独库公路北上克拉玛依。他说,新疆是个特别适合自驾游的地方,沿途看到好的风景或者孩子喜欢的牛羊骆驼,都可以随时停下来拍照,还能走进路边牧民的毡房喝喝奶茶骑骑马,开这么远的车虽然辛苦,但玩得很尽兴。
赵锋向澎湃新闻透露,克拉玛依机场原来一年的客流量在29万人次,今年有望达到40万人次。在今年新增3条国内直航航线的基础上,后续还要再开两条航线,克拉玛依经停库尔勒到喀什的航线也将开通,下一步,克市将打造北疆冬春季旅游产品和线路,让淡季不再淡,目标是把克拉玛依打造成为北疆的交通枢纽和旅游集散中心。
“过去,从克拉玛依到博乐市的赛里木湖,开车需5个小时,7月28日克市到博乐市的通用航线(指5000米以下中低空航线)已正式开通。”赵锋透露,克拉玛依至喀纳斯湖的通用航线也计划于近期开通,原本6小时的车程,今后1-1.5小时就能飞到,这意味着克拉玛依往北至喀纳斯湖、往西至赛里木湖都可实现当天来回。
责任编辑:郑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援疆,油城,旅游业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