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商人”调查:用一技之长办班,赚钱与自我成长想兼得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思文 实习生 叶传增 史春蕾 陈子威

2017-08-22 12: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大学生暑期办班是一种很好的社会实践,虽然可能会吃苦碰壁,但同时也充满机遇。”大三暑假,重庆大学体育学院的杨振豪通过开游泳培训班和卖游泳用品,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0万元。如今,就读于该校研二的他,已是一家体育文化公司的总经理了。就读于同济大学的泰罗,也已是网络上知名的摄影后期,在他看来,虽然兼顾学习和网络教学很辛苦,但也帮助自己快速成长,“从一个单纯的学生,如今变成了运营、销售、产品开发、授课的多面手。”
他们都是近年来涌现出的“大学生商人”。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采访对象中,有人获得了不菲的收入和丰富的经验,也有人首次创业便遭遇“滑铁卢”。
其中,利用假期开办各类线上或线下辅导班,成为一些有自身技能或专业优势的大学生的暑期赚钱新路子。不过,多数大学生开办的课外辅导班往往是“一间出租房加几个同学合伙人”的草台班子,并无相关资质,游走在办学的“灰色地带”。
对此,华东师范大学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的郅庭瑾教授认为,大学生利用暑期办辅导班对他们的成长会是很好的锻炼,但从被培训者的角度来看则是另外一回事,特别是和学习相关的线下辅导班,“培训的主体是谁?准入门槛是什么?怎样设置标准?如何监管?这些问题目前仍有待解决。”
暑期开班收入数万,有学生以此为业
杨镇豪有两个身份:既是重庆大学体育学院研二学生,同时也是重庆一家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的公司现在经营游泳、篮球和中考体育培训。而这一切,都源于他大三暑假(2014年)第一次办游泳辅导班的尝试。那个夏天,他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0万元。
杨镇豪本科就读于重庆大学体育教育专业,专项是篮球和游泳。大三下学期,他萌生了暑假办游泳辅导班的想法。他告诉澎湃新闻,自己的成绩一直很好,当时基本可以确定保研,因此想趁暑假做点事情,一方面是想挣点钱,另一方面也有调研市场的目的。
据他了解,重庆很多小区都有游泳池,到了暑期物业会将小区的游泳池外包出去经营。从2014年4月开始,杨镇豪就开始四处走访,和物业公司谈合作,但初出茅庐的他,在泳池的竞标中屡屡落败。
一次次的碰壁后,终于有一家小区愿意接受他。这个小区的居民对之前的承包商服务态度不满意,经常向物业投诉。因此物业准备自己经营,把培训交给专业的人做。机会就这样落到了杨振豪的头上,而且只做培训不完全承包泳池,资金压力也小很多。
第一批招生,杨振豪招了60多个学生,收费是800元10天。由于专业水平过硬,教学效果明显,再加上良好的服务态度,口碑迅速传开。大三暑假,培训和卖游泳用品加一起,杨镇豪挣到了10万元。
第一次开班成功的经历让他看到了暑期游泳培训市场的巨大潜力。他随即成立公司扩展规模,还从重庆各高校招了许多体育专业的学生来协助。
今年上半年,他用过去四年做辅导班挣的钱办了一家健身房。杨镇豪认为,如果只是做暑期培训,一年的空档期太久,考虑到长远的发展还是要有实体产业,“否则小打小闹迟早会被大机构吃掉。”
复旦大学大三学生吴子晴也同样有过一次成功的暑期办班经历。大一暑假,她和同学在山东老家某乡镇办了一个针对中小学生文化课培训的辅导班。
她告诉澎湃新闻,之所以选择去乡镇办学,是考虑到市内的教育资源已经饱和,办辅导班竞争大,而乡镇的教育资源相对稀缺,并且物价低。
“在乡镇办班收费肯定不能跟市里比,我们的培训费不高,不同年级的收费不同,单科两个月的学费只有100元到300元,高中的一对一课程会稍微贵一些。”吴子晴说,因为收费很便宜,她把自己的辅导班称作“半公益性质的辅导班”。
但这个辅导班还是给她带来了不菲的收入,“收费低”和“名牌大学生老师”帮她吸引了当地不少的学生和家长。招生人数远超她的预期,一共招了300人左右,为此她还专门租了一所空置的学校作为教学场地。最后,除去前期投资和老师的薪水外,她收获了至少5万元。
网络教学成热潮,既是学生又是“网红”
除了开线下实体班,随着网络直播、线上教学的不断发展,不少有一技之长的大学生,也开始尝试网络教学,白天做学生,晚上则通过网络开班授课的形式,成为了网络上的“老师”。
今年就读于同济大学的研一学生泰罗,如今已经是微博上小有名气的“知名摄影博主”、“教育视频自媒体”,而他真正开始尝试网络教学,不过一年的时间。
“我从大学开始就很喜欢摄影,自己也比较喜欢钻研摄影,所以常常会出一些摄影后期的教程,没想到很多人都喜欢。”去年成功保研到同济大学后,泰罗开始有更多的时间研究摄影和教程,并在微博、图虫等平台进行发布,很快便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本来是想做完全公益性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摄影所思所想分享给大家,所以我发出的教程都是免费的,但后来越来越多粉丝开始问我什么时候开班,希望更加系统的学习。”在粉丝的催促下,今年6月,泰罗在自己的微信交流群发出了第一份摄影后期班招生通知,108个名额一夜报满,这让他很受鼓舞。
泰罗告诉澎湃新闻,还有许多粉丝没有报上名,所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又筹备了摄影后期第二、第三期班,“现在二期开始报名了,但三期课程是一直延续到11月份,并不是同期上课。”
为了不影响学业,泰罗将上课时间放在了周末,但他坦言,有时还是会有些力不从心,“我基本是早上5点起床备课,9点去工作室做项目,然后晚上再备课到12点多。”
泰罗说,网络上做摄影教学的人很多,但很多是一半案例、一半闲聊,让他不太能接受,“我就想做纯干货的教学课程,所以2个小时的课,我要备100多页PPT,1万多字的教案,一节课1分钟都不休息,还要拖堂。”
如今泰罗已经建立了11个微信交流群,谈及自己的网路教学之路,他感慨道:“我本来只是想给一些喜欢摄影的人提供一个交流平台,所以建了交流群,却意外闯出了一份事业。”他表示,自己目前还是学生阶段,并没有太强的赚钱目的,开办摄影班除了赚点生活费,更重要的是想借此督促自己不断学习提升。
泰罗的一个好友,也在做着和他类似的网络教学。
今年在北京一所985高校的就读建筑专业的陈凯,开学后即将升入本校的研究生。虽然还没毕业,但他已经有了一年多的网络直播教学的经验。
“我很喜欢研究一些建筑设计软件的使用,特别是AI(Adobe IIIustrator),研究一些简单、快捷的操作方法。”陈凯说,一开始自己常常在知乎上回答一些关于AI的问题,自己也出了一些使用AI的心得,慢慢取得了很多关注,“算是知乎上的小V了吧。”
去年6月,有一些网络教学平台找上了陈凯,“他们就是让我在他们的平台讲课,但我当时还在弄保研的事情,结果还没出来,就没有合作。”
“后来确定可以保研了,而我大五基本上也没有课了,只有一个毕业设计,所以就开始和一些网站商量合作的事情。”2016年11月,陈凯第一次在一家网络教学平台上推出了自己的AI课程,收费不低,但报名人数却不少,“其中很多都是我知乎的粉丝。”
此后,到今年7月,陈凯已经成功开了三期班,并和其他平台也达成了合作协议,“整个大五几乎都在做教学,一开始也很紧张,自己会做不代表会教,后来慢慢摸索出一些方法,到了第二期就很游刃有余了。”
短短一年,陈凯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拿着这些钱,在即将升入研究生的暑假,他带着父母在新西兰玩了半个多月,“开学后打算继续做,但可能一年开两期吧,自己挣生活费。”
锻炼能力,积累社会经验
采访中,多数大学生谈到暑期办班时都表示,除了经济收益,个人能力也得到了很大提升。办辅导班需要面临诸如资金、场地、师资、招生等一系列问题,这些对还是学生的他们来说是不小的考验。
杨镇豪就曾经遭遇过严重的资金压力。在巨大市场潜力的诱惑下,2015年第二年办暑假游泳辅导班时,他急于扩大规模,承包了五、六家小区的游泳池,结果摊子铺得太大,资金成了严重的问题。
杨镇豪介绍,一个游泳池承包费和押金加一起少则需要七八万,多则要10万,“就只能四处筹钱,怕亲朋担心没告诉他们自己做那么大,所以家里仅支持了一小部分。资金的主要来源是社会上的小额信贷,但利息很高。”
上有资金压力,下有管理压力,那段时间他觉得很累。虽然雇了一些同学帮忙,但他总放心不下。而且几个培训点很分散,开车在几个点之间来回穿梭,山路崎岖车不好开,用他的话说:“每天都感觉像跑障碍赛一样。”
对于第二个假期的收入,他坦言虽然成立公司把规模做大了,但由于经验不足,贷款过多,去掉利息,实际上并没赚多少。杨镇豪表示,经过这次之后他学会了如何合理规划资金。在之后两年的经营中,他稳步扩大规模,事业也逐步走入了正轨。
同样做体育培训的厦门大学大三学生陈帅威和刘洋,第一次办辅导班则遭遇了“滑铁卢”。
陈帅威和刘洋是篮球专业的学生,大一暑假时,二人萌生了做暑期篮球培训的想法。但由于开始得较晚,很多中小学校都放假了,没法在学校周边宣传,两人在招生时就陷入了困境。他们说:“我们在路边发过宣传单,但效果很差。后来借助朋友圈宣传才招到8个学生,这基本上动员了我们朋友圈的全部关系。”
招生不如意,辅导班的场地又是租金不菲的室内篮球馆,这直接导致他们陷入了入不敷出的境地,“我们前期筹备了一万元的资金,学费是每人每课时50元,除去场地费和日常开销,最后还倒贴。没办法,就当积累经验了。”陈帅威说。
但不论成功与否,这些参与暑期创业的大学生们都表示,这是一段让他们成长的经历。
“通过开班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人,算是半进入社会,虽然时间不长,但对自己的锻炼却很大。”泰罗说,做一份专业之外的副业,就像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适应新环境的同时,也是被迫打磨自身能力和品性的过程。
“之前我是个遇事比较容易冲动的毛头小伙子,在经历了很多掌声和骂声之后,也慢慢学会了冷静和淡定。虽然过程很辛苦,但也是我成长最快的一段时间。”泰罗表示,无论未来成功与否,这段网络教学的经历,都是他的宝贵财富。
而杨镇豪认为,四年的办班经历让他完成了从稚嫩到成熟的蜕变,“刚开始找物业谈合作、做招生宣传不好意思开口。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说,又被一次次拒绝。经历的多了,慢慢摸索出一些沟通的技巧,知道如何向别人展示自己的优势。同时,还要懂些人情世故才行。”
“学生要大胆地接触社会。学校有学生会等社团,也能提高能力,但跟社会的差距还是很大,有些学生进入社会后会水土不服。大学生暑期办班是一种很好的社会实践,虽然可能会吃苦碰壁,但同时也充满机遇。”杨镇豪说。
专家:大学生暑期开班有助成长,但培训行业需规范
自教育部2015年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以来,每逢暑假,全国各地教育部门都会加强对中小学校和在校老师暑期有偿补课的监督。
学校补课虽遭禁,但社会上的各种培训机构却如雨后春笋般林立,其中不乏很多嗅到商机的大学生。他们利用寒暑假时间,发挥专业优势,开设各种线下辅导班。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大学生暑期办班多集中在文化课和体育培训领域,且多数大学生辅导班往往是“一间出租房加几个同学合伙人”的草台班子。并无相关资质,游走在办学的“灰色地带”。
“教育是一个系统性和专业性很强的行业。经营辅导班需要规范的组织、完善的管理和科学的教学。大学生虽然一腔热情,但毕竟缺少相关的资质和经验,在安全等方面存在一定的风险和隐患。”华东师范大学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的郅庭瑾教授说。
前不久,有一则《江西8岁小女孩遭陌生人从教室拐走砍伤,独自逃生》的新闻。其中被砍伤的小女孩就是在辅导班上课时被一个精神病患者接走,而她所在的“精英教育”辅导班正是由几名在南昌读大学的学生合伙创办。
复旦大学的吴子晴在办文化课辅导班时也特别担心安全问题。她告诉澎湃新闻,因为在乡镇很多学生都没有家长接送,当时特别担心学生放学后去一些不安全的地方,每次放学前都会千叮咛万嘱咐,幸好后来没出什么事情。
此外,多数大学生在开办线下辅导班时都没有经过教育、工商等部门的备案审批,“我们只做暑假两个月并不是常年经营,还需要审批吗?”一位大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办班还有审批环节。
郅庭瑾认为,这实际上反映了培训行业缺乏监管、混乱无序的现状。“教育培训的市场需求很大,尤其是寒暑假。想要分一杯羹的人太多,却缺少一个完善的行业规范。培训的主体是谁?准入门槛是什么?怎样设置标准?如何监管?这些问题目前仍有待解决。”
(文中杨镇豪、泰罗、陈凯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学生,暑期,培训班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