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安驻守安徽黄山茶林场,护茶巡山救人一年走坏7双鞋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佳蔚

2017-08-31 19: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驱车行至安徽黄山东麓,公路两旁尽是白墙黛瓦的徽派老宅,不过进入谭家桥镇以后,眼前意外地闪现成群红砖木顶建筑,好似来到一座“小上海”。
坐落在在黄山茶林场的城堡酒店,与周边徽派建筑风格迥异。上海农场公安供图
这是位于皖南黄山脚下的上海市黄山茶林场,也就是上海的“飞地”农场。所谓“飞地”,即一种特殊的人文地理现象,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但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几十年来,这座如今隶属光明集团的农场,为上海供应着源源不断的新鲜茶叶、竹笋等副食品。除了数百亩茶园和数千亩林地,这里所有的建筑、街道甚至人文风情,悉数沿用500公里以外的海派风格。
“因为这是上海的土地,房屋也全是海派洋楼,当地人拍婚纱照经常来这里。”李彬一边笑着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一边指了指面前的小洋楼。
李彬是黄山农场派出所一名社区民警,2012年他从上海分派到茶林场以后,常年和辖内255户人家打交道。如今,他可以认出这里的每一位居民,所有人也都能喊出他的名字。
他和黄山农场派出所其他7位民警各司其职,“至今辖内没发生过一起刑事案件”。
其实,不仅在黄山,上海市公安局农场分局于2009年成立以来,所辖5个域外农场(江苏片区3个,安徽片区2个)面积共计314平方公里,近年来农场民警皆在各自辖区维护着一方平安,保持刑事案件零发案的纪录。
3天不见孤寡老人,立马赶上山
黄山茶林场辖区面积4.4平方公里,其中3.2平方公里属于山林地,而辖内的310名实有人口中,老年人占比超过三分之一。如此,住在山上的孤寡老人就成了李彬最担忧的群体。
79岁的独居老人余少彬就是其中之一,他住在位于半山腰的黄龙队。8月24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余少彬的住所,发现老人虽年近八旬,但身体硬朗,精气十足,几乎每天都要步行4公里,下山找人“吹牛”,顺便购置日常用品。
李彬(右)和陈振宇(左)在余少彬老人家中走访。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佳蔚 图
“他是那种耐不住寂寞的人,下山抓着人就聊天,吹起牛来也没完没了,很有意思。”李彬说,由于余少彬膝下无子,常年独居,他时常关注这位老人,常去他家走访,“如果他连续三天没下山,那多半是情况不对了。”
回忆起年初的经历,李彬还有些心有余悸。今年2月,皖南地区连降大雪,整个黄山东麓银装素裹,天寒地冻,就连山上的护林队也搬下来住了。当时,李彬穿着厚重的棉大衣和皮靴,照例每天在辖内走访,不过他已经连续三天没在山下见到余少彬。心里觉得不安,去老人常去的商店询问,得知老人确实未曾下山。
李彬介绍茶园情况。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佳蔚 图
“心里有点慌了。”按照李彬对老人的了解,无论大雪封山还是烈日当头,他绝不可能连续三天不下山。当日,李彬站在山脚下等到下午3点,仍未见老人,就连忙联系黄山派出所同事驱车上山看望。
李彬的担忧是对的。由于感冒和高血压并发,余少彬在屋子里已卧病三日,随时有生命危险。李彬和同事赶到后,迅速从山下接来一位医生,在家中为其诊治,最后总算化险为夷。
“那几天,上海几位警察天天从山下给我送饭,他们救了我这老头。”如今,穿着短袖短裤的余少彬告诉记者,他在黄山茶林场已居住25年,从工作干到了退休。他拉起李彬的胳膊又接着开口道,“上海警察在这里一代接一代换过几茬了,现在又是你们对我好。”
黄山派出所辖内不乏像余少彬这般无亲人可依靠的老人。据李彬走访登记,孤寡独居老者大约30人,对于这批居民民警会定期登门看望,像亲人一般相处,“带点肉啊米啊,让老人感到温暖,我们尽最大能力做到细致入微的照料”。
陈振宇和护茶队员巡山。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佳蔚 图
护茶、救人、巡山一年走坏7双鞋
黄山茶林场,顾名思义,巡山护茶必不可少。黄山农场派出所巡逻民警陈振宇肩负着这一职责,他和李彬年纪相仿,两人都有超过一米八的好身板,被合称为黄山警界的“双塔”。
“茶叶和春笋是农场的主要经济作物,保护不好就容易被偷。”1987年出生的陈振宇皮肤黝黑,他每天早中晚巡查3次,步行山路超过20公里。虽然他自小生长在上海,如今走起山路却如履平地。
记者实地走访看到,400多亩的茶园主要种植黄山毛峰,散落在山岭和山坳。在黄山茶林场,由于茶叶种植区域分散,大多处于半阴半阳的山坡地带,海拔落差近500米,民警只能通过驾车加徒步的方式到达。有些步行路段杂草丛生,走起来相当不易。
清明谷雨前后是一年一度的茶季,也是护茶工作最繁忙的时候。陈振宇说,采茶时节偷茶的人很多,他每天清晨五六点钟就起床巡逻,保证和采茶人同一时间到山上。警方专门设置了25个巡逻点,他必须每个走一遍。
“茶季的巡逻一般从早走到晚,蛮累的,但随着我们加强巡逻以后,外来人员偷摘的现象在逐年减少。”陈振宇说,山高林密,道路崎岖,他一年走坏了7双警用皮鞋。
陈振宇和护茶队员巡山。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佳蔚 图
春季护茶护笋,到了秋季,又是非法砍伐林木和非法狩猎的高发期。2016年10月,陈振宇在巡逻中发现一起非法狩猎,解救了画眉等7只禽鸟。还有野猪、果子狸等野生动物需要保护,“盗猎者会在草丛中放夹子,夹到腿肯定会断,我碰到后拆除过好几个。”
除了拯救野生动物,也有营救被困人员的时候。2016年11月,有天晚上8点多民警接到旅行社的报警:10位游客被困在山中。一行人开着两辆车,天黑迷路了,山路另一边就是悬崖,他们寸步难行。
在黄山,11月的晚上雾气很大,气温快速下降,被困的10位游客早已冻得瑟瑟发抖。接警后,熟悉山路的黄山农场派出所所长张耀庆亲自开车,带着陈振宇和另一位警员奔上山去。陈振宇回忆,“他们看到我们赶上来时,简直像看到救星,欢呼起来,当时已经冻得不行了。我们分多次把被困人员运了下去。”
陈振宇和李彬同在黄山茶林场驻守多年,这对“双塔”如同上海域外农场所有民警的缩影一样,日复一日地坚守在上海“飞地”,为保障上海的农林、食物贡献力量。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农场公安,黄山,域外农场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