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中山大学物理教授业余组乐队唱摇滚:音乐和科研不冲突

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实习生 楼鑫 郭佳灵

2017-09-08 08: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何广平2008年带乐队在华南理工大学摇滚音乐节的表演。视频来源 华南理工大学吉他协会(04:56)
一名摇滚乐手将束着的过肩长发解开,站在酒吧的舞台中央挥拨乐器,随重金属摇滚乐的节奏大幅度地甩着头,台下的年轻人沉浸其中,跟着音乐“疯狂”起来……
这个摇滚乐手是今年45岁的何广平,他的另一重身份是:中山大学物理学院教授。上述情景来源于何广平早年随乐队参加的一次音乐会,视频被学生发布在人人网上,引来不少学生的“围观”,有人在看到老师课堂外的另一面后,留言称“不知上课该怎么面对拥有这种技能的老师了。”
五六岁就开始听摇滚

2017年秋季学期已经开始,何广平忙活起来,他要在这学期教研究生“凝聚态物理学”。若不是亲眼看到他文质彬彬地站在讲台上授课,很难将扎着一头长发的他跟“物理教授”这四个字联系起来。
何广平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的母亲是北京人、父亲是广州人,因此,他幼年呆在北京,中学以后则是在广州度过。据广州日报报道,何广平1990年考上中大后,在这个学校一待就是20多年,从本科生、硕士到博士,再从讲师、副教授、教授,何广平在中大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成长历程。
虽然是个理科生,但何广平自幼对摇滚音乐异常“痴迷”。“五六岁的时候就通过短波收音机听摇滚,中学的时候开始尝试自己创作,大学的时候开始学习吉他,到1995年就成立了第一支乐队。”何广平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称。
工作之余,何广平常带着自己的乐队参加演出,逐渐在圈子里小有名气。但彼时了解何广平“双面人生”的学生仍是少数,直到2015年7月初,一段9分钟的中山大学毕业季快闪刷爆朋友圈:视频中,何广平穿蓝色T恤衫、牛仔裤,甩着一头长发弹吉他。
“音乐有时会促进工作
何广平火了,媒体采访、各个电视台的节目邀请纷至沓来。
2017年8月中旬,广州当地媒体的一则采访视频再次让他引起关注——大学物理教授和摇滚歌手的双重身份使他成为“网红”。何广平对这个称呼略微有些抵触:“如果出名能让自己解答物理世界难题的水平提高,那我希望越早出名越好。”
“我不会向不是通过音乐认识我的人主动谈起我的音乐身份,因此我的学生只是把我作为一名教师来看待。”何广平告诉澎湃新闻,他相信在学生眼中,自己“就是一名老师”,并且“很有自信应是一名称职的老师。”
从1999年毕业留校任教至2015年,何广平原创歌曲20多首,而他在科研上同样出色,被SCI收录了论文30多篇。“事实证明,音乐不仅没有影响工作,有时还会起到促进作用。”何广平说,工作中的负面情绪可以通过音乐“释放”出来。自己多次在科研上遇到瓶颈,长时间找不到突破点时,正好遇上排练或演出安排,一场酣畅淋漓的演唱后,或许忽然就想到了解题方法。
中山大学学生张鉴予至今记得2015年校园快闪中,何广平一头飘逸长发在空中随旋律舞动的场景。“能在‘动’与‘静’之间灵活切换,确实是何教授与众不同的地方。对于这样‘跨界’的老师,我会觉得是一件好事。科学工作者不仅仅是人们印象中的严谨与专一,其实也有很多与众不同的生活。”张鉴予告诉澎湃新闻,这给了学生学术以外的途径去接近和了解老师。
眼下,何广平正在利用业余时间制作新专辑。谈及未来计划时,他说,无论怎样,自己仍会白天出门上班教书,晚上宅在家里搞科研推公式、写歌练琴录音,或外出演出,不会有什么改变。“我的人生目标就是要证明,两种看似不相干的东西,其实可以很好地平衡,融合在同一个人身上。”何广平说。
对话
音乐和科研不会冲突,期待未来重回舞台

澎湃新闻:现在科研和教学任务比以前多吗?你的乐队现在还会参加演出吗?
何广平:科研方面,由于希望自己每一篇论文都比上一篇的水平有长进,因此,可以说难度是在逐步递增的。另一方面,这几年学校对教学工作量的要求大致保持一致,而自己教久了越来越熟练,所以,总体上说,科研和教学合起来的总负担基本保持稳定。
由于我近年在音乐上希望做些创新,在死亡金属与京剧之中找到一定的结合点,而乐队成员对此不太接受,相继退出,所以目前我是“单人乐队”,一段时期内不做演出。近期,我正利用工余时间见缝插针地录制新专辑。准备专辑出了之后再考虑是否组建个演出阵容重回舞台。
澎湃新闻:音乐和科研两者之间会不会有冲突?
何广平:音乐和科研对我来说一向都没有冲突。每个人往往都会有一些业余爱好,比如,有人下了班会去打球、下棋,有人爱摄影、唱K一样,只要是在工余时间,不仅不会影响工作,而且中学课本也讲过,这些也是再生产过程的一个必要部分。我兴趣单一,把别人所有用于个人爱好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音乐上,因此也算比较充裕。事实也证明,音乐不仅没有影响工作,有时还会起到促进作用。我有几次在科研上遇到瓶颈长时间找不到突破点的时候,正好遇到有排练或演出安排。于是我就把问题暂时放下,专心地投入到音乐中去。然后回到家洗澡的时候,忽然就想到解决难题的方法了。
自信应是称职的老师
澎湃新闻:
你觉得在学生眼中,你是什么样的老师?
何广平:由于我不会向不是通过音乐而认识到我的人主动谈起我的音乐身份,因此我的学生只是把我作为一名教师而认识的。即使当中有少数人后来因为看演出而知道我是个乐手,那往往也是在他们毕业之后。所以我相信,我在学生眼中就是一名老师,而且我有自信应该是一名称职的老师吧。
澎湃新闻:有学生说你是“网红教授”。
何广平:“网红”我觉得我算不上。首先我没红,其次我很少发微博、基本不用微信,相对于这个网络时代而言,我的生活方式还是很传统的。
澎湃新闻:很多媒体把你说成是“大学教授”和“音乐人”之间的跨界典范,你怎么看?
何广平:一个人如果有多方面的技能,那么当然不应该只把自己局限在一个特定的工作领域,把另一方面的潜能白白浪费掉。但我并不是想说人人都该跨界。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就好。而对于受众而言,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审美观,有人喜欢跨界网红,有人也许反感。但只要都不干涉对方的选择就没问题。总之,就是能够多样化并存就最好,这样,每个人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圈子。
如果出名能提高解题水平,那越早越好
澎湃新闻:有没有想过通过参加比赛,让自己的摇滚被更多人知道?
何广平:从小就听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而且“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因此我觉得音乐很难通过比赛分出高下。虽然乐队以前也参加过一些比赛,但都是抱着又多一场演出机会的心态去尝试的,晋级上并没有什么执念。
再说自己科研教学本职工作已经做得不错,足以谋生了,如果音乐上还要发展到能抢专职音乐人的饭碗,一个人获得两份的成功人生,那么世界上岂不是有另一个人要被饿死?
澎湃新闻:出名了有没有给你带来什么改变?
何广平:一直都没什么改变,因此,应该是还没出名吧。如果出名能让我解物理世界难题的水平得到提高、写出的音乐更好听,那么我希望越早出名越好。(笑)不过显然坚持努力地工作、不断地创作才是通往这一方向的真正捷径。所以,无论将来怎样,我都还是会白天出门上班教书,晚上宅在家里搞科研推公式、写歌练琴录音,不会有什么改变。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山大学,物理教授,摇滚乐

相关推荐

评论(42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