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①|复旦孙时进:国内研究催眠第一人,学生唤他老孙头

澎湃新闻记者 邹娟

2017-09-10 07: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新学期伊始,老师们将向学生展示一个更多元、更广阔的世界。澎湃新闻记者 栾晓娜 邹娟 见习记者 杨帆 刘瑞 剪辑 刘瑞(01:56)
【编者按】
“老师好”这句学生每天都说、老师每天都听的话,承载着平凡而又深厚的师生情。
在第33个教师节到来之际,澎湃新闻推出“老师好”专题,讲述五位大学教师的故事,他们是各自领域中的佼佼者,是言传身教的好老师,也是人民教师中的普通一员。
新学期伊始,他们将向学生展示一个更多元、更广阔的世界。

“睁开眼,只能看见;闭上眼,才能看见。”这是电影《催眠大师》玄而又玄的台词。
不过,在复旦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国内催眠研究第一人孙时进看来,催眠无非是唤醒人发现自己的潜力。
在研究心理学和催眠的30年间,孙时进在不同场合演示过数百场“催眠”,最著名的是“人体成桥”——被催眠后的学生头、脚分别平放在两张椅子上,腰部悬空,就像一座有韧性的桥,腰上可站一成年人。
如今,因为催眠的复杂性,孙时进不愿和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多谈催眠,“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搞不好会引起混乱和误导。”但他强调:“催眠的背后,是爱,而不是操控。”
演示数百次“人体成桥”实验
网络上,关于孙时进流传最广的视频,是他在课堂上进行的“人体成桥”催眠实验。
经过孙时进催眠,一名女生头和脚被放在两把椅子上,腰部悬空。
一名志愿者站在被催眠女生毫无支撑的腰部。
孙时进唤醒被催眠的女生。
视频中,不管男女,孙时进在其耳边说些话,再在背上猛地一拍,学生就像一棵被拦腰砍断的树,向后倒下。
孙时进稳稳接住学生,让他们平躺在地面上。再将学生头和脚分别平放在相隔几十公分的两张椅子上,腰部悬空。
此时,受重力牵引,学生腰部下沉。不过,孙时进在其耳边轻语:“你现在漂浮在水面上,是一块木板。你的身体很平,一点都不感到吃力。” 学生的身体就像木板一样变得坚硬而平直,孙时进用双手用力下压学生腰部,学生的身体也坚韧地反弹回来。
“人体成桥”后,另一名志愿者或孙时进本人,就可以站在学生毫无支撑的腰部,学生脸上没有显出一丝痛感。
视频中,这段实验一结束,无一例外,教室里都回荡着惊讶、赞叹、怀疑,甚至些微恐惧。
只不过,网上这些视频,因为大多没经当事者同意流传出去,所以,孙时进也往往不记得拍摄的时间和地点。
研究催眠三十年,孙时进已经当众演示数百次这种“魔术”。2001年,他曾受邀参加崔永元主持的《实话实说》节目,当着全国观众表演“人体成桥”。
伴随着新奇、赞叹而来的,往往也有不解甚至质疑,这些,孙时进都已不太过多解释。
“人体成桥演示中,展现的是力量觉醒的过程。当你配合时,我陪伴着你,找到你以前沉睡的东西。但我始终只是伴陪者,帮你一块发现,而不是我给你的。”孙时进说。
曾经配合孙时进表演“人体成桥”实验的刘安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整个过程中,她的神志都是清醒的。“根本没有睡着,我只不过照他的话去做罢了。”她说,孙时进让她不要害怕,她就抛弃恐惧;让她想象水面,回忆大海,把自己当作木板,她就努力体验木板的状态。
催眠的基础是爱和信赖而非操控
研究催眠三十年,孙时进的博士论文就是催眠。当时国内心理学界虽对催眠术有一定认识,但社会上很多人依然认为它是“巫术”。
于是他给当时斯坦福大学心理系主任Emest R. Hilgard写信请求指导,对方寄来大量资料。就这样,博士论文《催眠术研究及实践》出炉,他成为国内第一批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催眠术的人。
“催眠本身无所谓好坏,但这个词容易产生歧义。”孙时进说,“并不是我催眠了你,而是社会告诉你,你做不到。我的催眠只是解除了社会给你的催眠。唤醒你的潜意识。”
而今,作为复旦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孙时进在大大小小的课堂、讲座上都演示过催眠,他说,自己演示的目的是告诉观众,我们每个人都有许多自己没意识到的潜力,当你消除恐惧,在催眠师伴陪和指导下,就可以发现和调动出自以为并不存在的潜力。
孙时进说,催眠过程中,重要的是能理解和读懂对方的内心世界,与其产生亲密、信赖的关系。“这个背后是理解和信任,而不是操控。”
在他看来,一个操控的催眠非常可怕,是把别人所具有的力量,用恐吓说成是他具有的力量,你跟着他走,就能拯救你。
“社会上一些大师,很多人跪拜在他面前后,病就好了。跪拜的人觉得是大师的作用,一旦离了大师又崩溃了。”孙时进说,这其实是相信了大师后,激活了自身内在的力量,“是他自己做到的,却不知道,这才是悲剧。”
教学有点超前的“老孙头”
在学生那儿,孙时进只是“老孙头”。
孙时进
老孙头常给学生讲一个故事:英国皇室楼梯旁,永远站一个士兵,谁都不知道这个士兵为什么、有何必要站在那儿。
仔细研究历史后发现,这段楼梯曾经油漆未干,需要一名士兵站一旁提醒来往的人。等油漆干了,下达的命令也忘了,士兵还在那站着,就很尴尬。
“现在的师生关系也是。”孙时进说,过去教师站在讲台上很有必要。现在学生通过视频就可看全世界最好老师的课堂,如果老师还这么站着,就会尴尬。
因此,孙时进的课,一定要求学生预习,每人自己设计课程,用多媒体方式做讲义,每堂课请一名学生上台讲授。讲完后,孙时进点评,学生讨论,最后,学生们总结这堂课各自的感想。
“这是一个相互学习,交流的过程。”孙时进认为,这比学习知识点本身更重要。比如,交流中学生理解别人为什么这么想,就开阔了内心世界。而孙时进自己,也能不断走进年轻人的内心世界。
但是,不可避免的,也常常有学生问他:“老孙头,你不划重点,我们考试怎么办?”
对于这个矛盾,孙时进也曾困惑,后来慢慢想通了:“某种意义上,你走得稍微超前一点,一定不会是最受欢迎的老师。但思想的自由发挥和交流,比这些都重要。在复旦,学生的自主学习很重要。”
就像,每年新生入学,老孙头常对新生说:“如果你爱他(她),就送他(她)来复旦,这是成长的天堂;如果你恨他(她),就送他(她)来复旦,这是成长的地狱。”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催眠,复旦大学,人体成桥,教师

相关推荐

评论(1.7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