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援疆记④|沪新藏联合踏勘新藏公路,改变艰苦旅游环境

澎湃新闻记者 俞凯

2017-09-28 20: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23日下午,在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重庆小伙董兵(化名)用40元从尼泊尔小贩手中买下一只工艺小碗。
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他从重庆老家一路开到中尼边境普兰县,接下去还要沿着新藏公路一路西行,取道新疆叶城、青海格尔木,然后再折回四川。
位于新疆叶城县境内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网络资料
等待他的新藏公路串起了珠穆朗玛峰、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神山之王”冈仁波齐(冈底斯山主峰),却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环境最恶劣的高原公路之一。
不过,作为“身体的地狱,视觉的天堂”,新藏公路的旅游环境即将发生改变。
由上海援疆指挥部、新疆叶城县旅游局、西藏阿里地区旅发委等三方首次联手的新藏公路踏勘行动,已于今年9月付诸实施。
专家们在踏勘后认为,作为上海对口支援喀什的重要内容,新藏公路旅游开发目前还存在着服务设施滞后、交通住宿条件差、高原反应很难避免等不利因素,建议开辟乔戈里峰直升机游线并在高海拔地区设立吸氧服务站,把这条全球平均海拔最高的进藏公路打造成为“中国最美公路旅游线”。
踏勘专家之一,上海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高峻表示,相关旅游规划争取在明年5-6月启动实施。
位于新疆喀什市叶城县的新藏公路“0公路”起点处。本文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俞凯 摄
“身体的地狱,视觉的天堂”
西起新疆喀什市叶城县零公里处、东至西藏拉孜的新藏线全长2673公里,与川藏、滇藏、青藏线并列为中国的四条进藏公路。相比其他三条进藏公路,新藏线需翻越5000米以上大山5座,其中最高的界山达坂海拔高达5248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道路最险、路况极差和环境最恶劣的高原公路之一。
然而,吸引着世界各地人们来这条公路的一点在于,新藏公路沿线虽艰险,却串联起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神山之王”冈仁波齐(冈底斯山主峰)。
“简而言之,新藏公路可以说是‘身体的地狱、视觉的天堂’。”阿里地区旅发委常务副主任晋美旺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新藏公路阿里段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空气含氧量只有西藏高原以外地区的一半,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但拥有世界仅存的200多头金丝野牦牛和北半球最佳的星空观测站。
今年,神山(冈仁波齐)圣湖(玛旁雍错)启动了5A级景区申报。去年全年,阿里地区共接待游客55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6.75亿元,带动就业9500多人和1.15亿元劳动收入。
西藏阿里地区旅发委党组书记周树说,过去新藏公路跑的都是大货车,现在开着吉普越野车前来挑战公路的游客越来越多,“我们的目标是2020年游客人数增长60%,年接待游客达到100万人次。”
上海援疆叶城分指副指挥长张彬(右二红衣者)、上师大旅游学院副院长高峻教授(右一红衣者)9月下旬在叶城最偏远、最靠近乔戈里峰的西合休乡苦鲁勒村踏勘考察。
新藏公路旅游发展规划争取明年春夏实施
开发新藏公路的旅游,也成了上海对口支援喀什的重要内容。
今年3月起,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喀什地区前方指挥部与专家开始论证新藏公路旅游开发,重点论证新藏公路沿线环境条件和旅游价值、新藏公路旅游与喀什阿里地区的连接互动、新藏公路旅游与乔戈里峰互动等,形成了初步的规划方案。
此举得到了阿里地区行署的积极响应,双方对今后联合开展新藏公路旅游开发达成了共识,并签订了框架协议。
今年9月起,指挥部开启踩线踏勘工作。
新疆与西藏交界处的界山达坂海拔5347米,是新藏公路海拔最高、环境最险恶处(上图),这里因为高寒缺氧,湖水呈黑褐色(下图),因而又称“死人沟”。
带队踩线踏勘的上海援疆指挥部叶城分指副指挥长张彬告诉记者,本次踩线踏勘的预期目标,是加强喀什、阿里地区旅游与上海及内地相关部门的联系,形成新藏公路旅游共同发展的格局。
曾为珠峰和三沙编制生态旅游发展规划的“上海智囊”、上师大旅游学院副院长高峻及其团队,参与了这次踏勘。
“要把新藏公路搞成国家级旅游线路,迫切需要加强基础服务设施建设,比如地图导引、景点介绍、沿线加油站、紧急救援设施、水电厕所洗浴设备配套。”高峻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本次踩线踏勘看,沿线大部分山区没有手机信号、无法上网,皮山县三十里营房则是新藏公路沿线接待能力最差的一个过夜点,连最好的宾馆都没有热水、暖气和独立卫生间,晚上还要拉电,影响了游客的观感和体验。
叶城县旅游局党组书记尹强也透露,去年约3100人从叶城自驾、骑车前往新藏公路探险旅游,这一数字只是川藏线游客的百分之一,主要原因是难度大、海拔高、无人区距离长、配套设施奇缺。
高峻表示,由于新藏公路高寒缺氧、有效施工季节短,这次为新藏公路编制旅游发展规划与前几次都不同,在规划的同时就进行项目论证和营销策划、报出预算,规划规划在今年底明年初制定完善,然后争取在明年5-6月启动实施。
西合休乡苦鲁勒村。
专家建议“直飞”乔峰并设吸氧站点

在国际登山界有“K2”雅号的乔戈里峰,比珠峰“矮”了200多米,是世界公认攀爬难度较大的山峰之一,也是新疆叶城引以为傲的世界级旅游资源,但实际踩线踏勘的结果却令众专家高兴不起来。
在叶城最偏远、最接近“K2”的西合休乡苦鲁勒村,村党支部书记艾麦卡孜说,村里71户人家都是柯尔克孜族人,主要的经济来源是村民拥有的200多匹骆驼。
“我们村虽然离乔戈里峰最近,但骑骆驼往返一次乔戈里峰也至少需要15天,还不包括登山的天数。”艾麦卡孜解释说,因为道路条件限制,车辆无法直接开到乔戈里峰山脚下,骆驼是目前进出山的唯一交通工具,村民们的收入来自于100元一天的骆驼租金,单人往返一次,村民可收入1500元。今年到目前为止,共有171名游客骑骆驼进山看乔戈里峰。
但是,相比珠峰一年有十万游客到大本营、门票收入达3700万元的“业绩”,乔戈里峰的旅游现状只能用惨淡来形容。
张彬认为,交通条件是阻碍乔戈里峰和新藏公路旅游开发的一个最大瓶颈。“目前北疆地区已经陆续开通了喀纳斯湖、赛里木湖两条小型飞机通用航线,如果在西合休乡至乔戈里峰之间开通直升机航线,将可大大缩短游客前往乔戈里峰的往返时间,而且也不会影响当地村民的收入。”
沪新藏三地相关部门今年9月首次就新藏公路旅游开发进行联合踏勘。
张彬告诉艾麦卡孜,直升机可以作为进出乔戈里峰的“大交通”,而村民们的骆驼可以作为大本营提升后游客往更高海拔营地进发的“小交通”和有效补充,看乔峰时间缩短,就会吸引更多游客前来,对骆驼的需求量也会大大增加,从而实现双赢。
担任本次踩线踏勘医疗专家的上海援疆干部、叶城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马志伟建议,可在界山达坂、红山达坂等5000米以上海拔处,设立类似吸氧服务站的服务站点,让人们对西藏高原不再“闻之色变”。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藏公路,援疆,乔戈里峰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