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评一职校男生被集体剃发:家长式管理总是不乏叫好者

光明网评论员/光明网

2017-11-15 14:43

字号
微博@吃喝玩乐深圳圈 图
近来,一则《深圳这个学校666,男生被迫剃光头,一夜之间变成少林寺?》的微博帖子在网上流行,帖子称深圳某职校的学生统统被剃光头,还发了多张学生光头的图片。记者联系到该学校,负责人回应称,为配合新生军训,该校机电部为175名男生理发,由于未能把握好理发尺度,理得过短,导致像光头,学校已经就此事向相关学生及家长致歉,“目前,学生情绪稳定,家长也都表示理解”。
在多数学校,军训不过是要求发型不要过长,整洁即可。该学校亲自操刀理成“入狱发型”,可谓用心良苦。在新闻曝光后,校长道歉,并安抚学生至“情绪稳定”,这也堪称一景。要知道在当前异彩纷呈的教育新闻里,剃光头恐怕都不算个事。从新闻中可以看出,有多少学校,苦心孤诣地钻研校规,挖空心思在学生的衣食住行、穿着打扮的人身权利上施以重重限制。而且表现得理直气壮,哪有“道歉”一说。
不妨在搜索引擎里打下“奇葩校规”,看看会出现怎样的景象?男生不能在公开场合为女生拎包,共用餐盘、共同佩戴一个耳机也不允许;每周一到周四一天查两次宿舍卫生,分数低于90的直接停电一周,然后得写检讨书找辅导员签字才能送电;不能跑步去餐厅,不能合伙购饭,不能在水房内裸体洗澡,不能裸睡……这些事,有出来“道歉”的?
这类事件,有人觉得奇葩,但赞赏之声更是此起彼伏,甚至虐待学生的豫章书院,都不乏家长大力支持。有多少人,是如此迷恋家长式管理、规范式审美,将学生天然视作身心不健全、意志不自主的对象,施以重重规制以达致驯服。在多少人看来,一个孩子,或许只有在幼年阶段是该被悉心呵护的,是可以饱受溺爱的;但只要孩子稍微壮实,经得起体罚和身心束缚,境遇立即翻转,必须要承受重重压抑,砸手机、剪头发、男女保持距离……不少人纷纷鼓掌为此叫好,并附上四个字,“为了你好”。
不能否认,或许在家长、学校和叫好的人群里,是真诚地觉得“为了你好”,他们的出发点并非不可理解。但不妨扪心自问一下,究其初衷,究竟是“理当如此”,还是“不得不然”?是从“人”的立场考量,还是“现实”的角度出发?他们有自己的逻辑,学生如此顽皮,竞争如此激烈,诱惑又如此之多,而管制是被证明确实“行之有效”、快速达致治理效果的办法,那么诉诸管制,就是天然正当的,至于个性、审美,当然是通通可以刈除的。
我们不妨重温鲁迅先生的一段话:
中国中流的家庭,教孩子大抵只有两种法。其一是任其跋扈,一点也不管,骂人固可,打人亦无不可,在门内或门前是暴主,是霸王,但到外面便如失了网的蜘蛛一般,立刻毫无能力。其二,是终日给以冷遇或呵斥,甚于打扑,使他畏葸退缩,彷佛一个奴才,一个傀儡,然而父母却美其名曰“听话”,自以为是教育的成功,待到他们外面来,则如暂出樊笼的小禽,他决不会飞鸣,也不会跳跃。
是否今日读来颇有共鸣?放纵和管制,其实是同构的一体两面,而这恰恰是无数人看待世界的认知底色,不是放纵、便是管制,只有首尾两端,诸如尊重、自律、契约、合意,大量的中间地带全都抹杀不见。这些奇葩校规,不过是这种价值认知在教育领域的投射。
对家长式管理的迷恋,在某种程度上说,是“下民无知”的前启蒙话语的回潮,对人性天然地不信任,是假定人性处于蒙昧的“丛林状态”,必须施以管教、否则必然恣肆狂放。这与康德所谓“自由即自律”的启蒙话语是相悖的,自我管理正是为了实现自由意志,实现独立思考。而这恰恰是当前不少教育者无暇乃至不屑于顾及的,在教育的大背景里,只有管、压、罚,学生应对之方是躲、瞒、骗,缺位的是对个体人格的唤醒,自我约束的引导。由此也导向了一场双输,教育双方互相对对方作最坏的预设,教育者痛心疾首、心力交瘁,受教育者饱受压抑、苦不堪言。
王阳明有句话:“你看满街人是圣人,满街人到看你是圣人在。”人之所以为人,贵在自立、自强、自律,人何以不可对自己更自信,对他人更自信,对人性更自信?何以死守家长式管理,而不信自我人格的挺立,个体智慧的觉悟?我们的教育体制、教育模式、教育者,还有那些为砸手机鼓掌叫好的人,不妨以王阳明这句话为起点,作一场从里到外的深刻思索。
(原题为《家长式管理,总是不乏叫好者》)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男生被统一剃光头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