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观察|女性失去堕胎权,将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

澎湃特约评论员 谢子卿

2022-06-25 20: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就“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做出裁决,推翻其于1973年就“罗诉韦德案”支持女性堕胎合法化的裁定,重新明确女性堕胎不属于美国宪法权利,各州在堕胎的规范与执行方面享有自由裁量权。
本次裁决颠覆近50年前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先例,势必触碰美国社会的敏感神经,掀起舆论轩然大波,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最直接的影响,可能是年底的美国中期选举。而这一决定未来会不会改变美国意识形态取向,同样值得关注。
最高法院的三次裁决,保守主义反败为胜?
美国堕胎合法化道路可谓荆棘丛生。“罗诉韦德案”是美国堕胎合法化斗争道路上的第一案。
该案裁决中,由尼克松任命的大法官哈里·布莱克门将堕胎权大致分为三种:第一,完全堕胎权。妇女怀孕前三个月(1-12周),鉴于胎儿的“母体外存活性”,孕妇在咨询医生意见后可自行决定是否堕胎;第二,有限堕胎权。妇女怀孕满三个月后,政府限制妇女的自行堕胎权,仅以保护孕妇健康为必要;第三,无堕胎权。鉴于胎儿具有24周的母体外存活性,政府具有保护潜在生命之义务且不可抗拒,仅以保护孕妇健康为必要,政府禁止堕胎。
也就是说,根据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妊娠前三个月内(12周)是否堕胎由孕妇本人及其医生决定,在此期间内女性享有不受州法干预、可以自行选择堕胎与否的宪法权利。
1992年“计划生育联合会诉凯西案”是美国堕胎斗争历史上的第二件大案。该案再度确认女性堕胎权,并且以胎儿存活能力为标准,取消了罗案中确立的妊娠期框架,进一步放宽女性脱胎的时间限制。最高法院裁定,在胎儿具备母体外存活前(通常怀孕24周前),孕妇享有堕胎权。不过如果科学技术发展,胎儿母体外存活时间提前,则享有脱胎权时间也随之缩短。
第三件是“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该案是美国堕胎合法化斗争遭遇的最严重挑战。与前两次相反,本次诉讼由保守派提出,政府要求最高法院废除1973年裁决,从而禁止或者严格限制女性堕胎权。
此次最高法院6月24日的裁决正是针对“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所做出的。并且,由于美国德克萨斯州和佐治亚州等地也陆续发生多起堕胎上诉案件,巡回法院发布暂停复审令,要求等待多案的裁决结果,使得本次判决更具有标志性意——美国本土保守主义卷土重来,有反败为胜的趋势。
“生命权”亦或“生殖权”?
一般认为,1973年的“罗诉韦德案”是美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时刻,自由派第一次以法律形式将堕胎合法化,并将这一具有革命性意义的自由主义价值观成功嵌入由保守主义所长期把持的美国司法体系中。
“罗诉韦德案”和“计划生育联合会诉凯西案”都强调,在胎儿有存活能力之前就对堕胎进行限制的州法律,给寻求堕胎的女性施加了“过分负担”,侵犯了女性依照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应享有的正当程序权而违宪。这在自由派看来是妇女个人权利的进一步发展与保障,是天赋人权观念在美国司法体系中的正确延展。
然而,在保守派看来,自由派的胜利是司法程序的胜利,而非法理上的胜利。高等法院1973年和1992年的裁决是自由派泛化解释了美国宪法所捍卫的个人自由范畴。执笔2022年裁决意见的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就明确指出,1973年的裁决认为“宪法隐含赋予个人获得堕胎权并没有建立在任何文本、历史或先例的基础上”,且“任何宪法条款包括第十四修正案的正当程序条款都没有暗示保护这种权利。”
可见,保守派主要从经验主义出发解释作为人权有机组成部分的生殖权,而反对自由派将“生殖权解释为隐私权一部分”的标新立异。
“惊天逆转”凸显美国左右分裂
有预测认为,美国未来会有大约一半的州禁止或者严格限制堕胎,其中多数是共和党的基本盘。单就各州法律来看,阿肯色州等13个州依照“自动触发法案”规定将立即禁止堕胎,阿拉巴马州等9个各州法典中仍保留的堕胎禁令在高院最新裁决做出后将立即生效。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发文称,高法院裁决是“对一代人生命的最大胜利”。美国前共和党副总统彭斯当天表示,堕胎权应该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最高法院纠正了历史错误。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认为,裁决是“勇敢和正确的”,“是对宪法和我们社会中最弱势者的历史性胜利”。
另一边,美国总统拜登当天中午发表讲话,指出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裁定,剥夺“已经被认可的、宪法保障的妇女堕胎权”,是“悲剧错误”。他认为,将堕胎视作犯罪是19世纪的州法律,最高法院“带领美国倒退150年”。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德发表声明,“强烈反对最高法院的裁决”。众议院议长佩罗西,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等民主党领导人也发表相同看法。
尽管已有5个州即刻禁止堕胎,保守估计有约11个州会陆续跟进,但仍有大约35各州预计不会禁止堕胎,其中多数由民主党选民占优势。目前来看,所谓堕胎权的争议事实上展现出的是美国政治的进一步分裂。
堕胎议题能否拯救拜登选情?
两党围绕最高法院的权力斗争从未停息。尽管特朗普政府时期自由派在高等法院中处于劣势,但有碍于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强调尊重循例判决原则,保守派想要推翻罗案的尝试一直未果。2020年10月,艾米·科尼·巴雷特接替金斯伯格,其立场比金氏更保守,其上任后高等法院完全由共和党掌握。
共和党各州明知因为1973年和1992年高等法院裁决,右翼各州通过的反堕胎法案不可能执行,但依旧乐此不疲地重新修法,其目的是要为保守派把持的最高法院一举推翻1973年的罗案创造机会。
今年5月2日,美国自由派媒体《政客》(Politico)率先曝出最高法院推翻1973年罗案的多数意见草案,在全美范围内引发巨大震动。爆料后几小时内,支持和反对堕胎权的抗议示威者在华盛顿特区最高法院大楼外聚集,甚至有抗议人群出现在保守派大法官的家门口。
共和党方面要求最高法院、司法部以及联邦调查局找出泄密者,并认定此次事件是民主党在搞鬼。拜登则要求民众关注泄漏意见草案的具体内容,并暗示奥巴马政府时期通过的同性婚姻和避孕法案也存在被禁风险。
由于新冠疫情、俄乌冲突以及美联储升息等因素引发的高通胀使得拜登政府民调已跌至三成,民主党年底的国会选情岌岌可危。民主党内部及其支持者有人主张,拜登政府应立刻改变选举策略,积极转移油价上涨的矛盾焦点,把堕胎议题作为年底国会选举的核心议题,以《妇女健康保护法案》为突破口,迫使参议院就堕胎问题进行表决,盘点每一位共和党参选人违反美式政治正确的反堕胎言论,针对每一位共和党参议员的不当言行进行精准打击。
美国舆论指出,唯有努力团结中间选民,重新整合民主党的有生力量,才能提高年轻选民投票率,将中期选举打成一场“反对共和党掌控最高法院”的全民公投,扭转拜登政府当前内外交困的政治窘境。(作者系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组织与全球治理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政治学流动站博士后)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勤余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取消堕胎权引抗议

相关推荐

评论(1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