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隔离!上海最早逆行者钟鸣今天回到医院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2020-04-20 15: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钟鸣(红衣者)结束隔离后回到医院。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4月20日下午,上海最早的逆行者钟鸣解除隔离后返回医院。
“回家真好,恢复到平常的状态了。”15时左右,钟鸣从隔离点乘车返回中山医院,在众人的掌声中踏进熟悉的科室大楼。同事们为他送上鲜花,拉起欢迎的横幅,纷纷激动地上前和他拥抱。
1月23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钟鸣,受国家卫健委指派驰援武汉,是第一位奔赴前线的上海医学专家。直到4月6日,圆满完成前线的救治任务后,钟鸣回到上海开始隔离。
钟鸣结束隔离后回到医院。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隔离两周,体重恢复了5斤
和久违的同事们重逢,有人说钟鸣瘦了,有人说他胖了。实际上,4月6日回到上海那天,高强度的抗疫工作之下,钟鸣比出发前瘦了10斤。而在上海隔离的这两个星期,体重逐渐恢复了5斤。
“体力上和精神上的休养,让我以一个全新的心态去迎接之后的工作与任务。”钟鸣说,这段隔离期他也没闲着,对自己在武汉做的一些工作进行了总结与梳理。“还是会把这些日子在专业上的总结与经验整理出来,通过文字记录下来。”
医院简短的欢迎仪式后,钟鸣回到自己科室的岗位上。经过这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作为一名重症医学科医生,他开始思考今后如何做好完备的防范准备,如何建设自己的团队。
1月23日,钟鸣作为上海首位医学专家启程驰援武汉。中山医院 供图
中山医院副院长朱畴文在钟鸣之后率领136名医疗队员出征武汉,4月15日这支医疗队刚刚解除隔离,这次钟鸣平安回来,意味着中山医院所有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均已返回。在医院,两位战友重逢,紧紧拥抱在一起。
朱畴文说,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遭遇战,1月中旬和下旬是武汉最危急的时候,钟鸣当时接国家卫健委召唤率先出发,比其他医疗队员走得更早,准备时间也更短。刚开始的那段时期,可以想见钟鸣面对的局面多么艰难。
“毕竟我们是医务工作者,我们有救治病人的原则和规则,按照这一套规则来,逐渐上手,更多的了解,更多的投入,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援,疫情防控的局面也明朗起来。”朱畴文说。在武汉他和钟鸣见过几次面,都有说不出话的时候。
慢慢掌握到疾病规律
在武汉,钟鸣投身金银潭医院ICU病房整整75个日夜,那曾是国内疫情最初的“暴风眼”——最早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钟鸣在这里担任临床治疗组长,除此之外,还根据国家卫健委的要求负责巡诊等工作。
从初到武汉时的不适应到经受住挑战,钟鸣慢慢掌握到了疾病的规律,积累了很多经验。他在实践中探索发现,要避免疾病进入加速阶段,治疗关口须前移,不能等到疾病不可逆转的时候再去补救。
比如气管插管的时机,要更早地去转变病人的窘迫状态,用有创呼吸机进行保护性通气策略,避免肺进一步的恶化。对部分病人,如高龄病人合并有高血压、糖尿病等,采用相对保守的方法来维持。同时也要注重对病人的人文关怀。
如今抗击疫情已获得阶段性成效,钟鸣作为督导组成员,曾在武汉往返于多家医院,一个病区一个病区地巡视,对每个重症病人进行病例讨论分析。“在最后阶段,也要高质量地继续推进新冠肺炎危重病人的治疗,工作仍然要细致深入。期待取得全面胜利的那一天到来。”
武汉的抗疫经历,促使钟鸣深入思考和审视重症医学专业。他说,“对于任何疫情或突发灾害,从体系到个人应该都是有准备的。对重症医学科来讲,大量危重病人集中出现,需要平常做好准备。第一,业务能力素质要充分储备;另一方面,即使没有那么多高精尖的设备,也要有开展救治的能力。”
回到上海后,钟鸣表示会对自己和带领的团队进一步加强日常知识储备和技能训练。说到回家后最想做的事,他说:“我想去平常地上一天班,平常地过一个周末,重新体味过去的每一天。”
值得一提的是,更早之前,2002-2003年钟鸣在上海经历过SARS,2008年他前往汶川地震现场参与过映秀救灾,他有将近20年重症治疗经验。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浩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驰援武汉,接触隔离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