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少林寺,能不能注册商标?

沈彬

2020-09-17 21: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森马服饰因为销售含“少林功夫”元素服装,嵩山少林寺作为商标权人,发公函斥责侵权。他们没有派十八铜人阵,没有派出少林武僧,但是森马很快就回应:误会!误会!随后在多个平台下架涉事服装。截至2020年9月13日,嵩山少林寺23年间申请注册666个商标,八九成带有“少林”字样。
手握666个商标,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少林寺。
对于少林寺的出家人是不是该拿起法律武器,维护少林的商标权,也有不少争议。有的认为,既然出家了,还恋这些红尘物什?也有人认为,少林文化作为中华民族禅宗文化、武术文化的精华,就不该归少林寺一家所有,应该归全民所有。
但是,如果少林寺成为公共资源,人人都能用,这也意味着人人不会在乎保护少林寺的品牌,就会成竭泽而渔的局面,而且一旦一个商标变成“公共资源”,人人都能用,那么也就失去了商标标示商品、服务来源这个基本功能,因为谁都可以用少林的商标,你就不知道这个少林商品来自哪里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嵩山少林寺愿意注册少林的商标,维护少林的品牌,本身既是市场行为,也是为在维护、壮大少林文化。对于传统文化产业的商标保护,别动辄大锅饭思维。
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去年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热之后,有消息说,电影的发行方北京光线影业有限公司一下子“抢注”了1818个哪吒商标,更有批评者说:这是资本企图垄断“老祖宗留下的哪吒”。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在电影大热之前,“哪吒”的商标早就被注册过,发行方注册的都是吒儿、混天绫、哪吒之魔童降世、殷夫人、敖丙等这些自己“养大”的商标。
好不容易“老树开花”,在传统大IP上打造出新品牌,还就得有保护意识。“老祖宗的东西”本身得不到现代知识产权的保护,唯有将老IP创新,才能获得新的知识产权。无论是著作权,还是商标权,古代小说、经典传说本身都得不到保护,也都已经过了著作权的保护期限了。
所以,哪怕少林寺背着“过度商业化”“贪恋红尘”的骂名,也是在按现行的法律、商业规则擦亮自家的大IP,这不丢人。
不过,嵩山少林寺还是有“捞过界”之嫌,在2004年福建南少林寺注册“南少林”商标后几年,嵩山少林寺也注册了“南少林”商标,并将“东少林”、“西少林”、“北少林”全部注册成功。
历史上,南少林寺在清朝初年,一夜之间销声匿迹,只停留在武侠小说里,直到1986年才重新发现和挖掘。后来,当地政府在旧遗址上重建了南少林寺。但,南少林毕竟不是少林寺的下属寺院,把人家的名号给注册了,就等于以后别人不能用这个商标了,的确有“抢注”之嫌。不过,福清南少林寺主持释广智明确向澎湃新闻表示,“都是寺庙,佛家讲‘不争’。”
其实,商标,往往成为商战的割喉之战,如果手里掌握着竞争对手核心商标,就可能致对方于死地,也正是因为商标战凶险,所以,才有各种奇葩防御性商标注册。比如,“大白兔”奶糖注册了十几个近似商标:大灰兔、大黑兔、大花兔、小白兔、金兔、银兔等;雷军的小米,则把红米、蓝米、黑米、紫米、橙米、绿米、黄米、桔米的商标全都注册了。甚至拥有正牌“雪碧”商标的可口可乐公司,也注册了商标“雷碧”。少林寺注册一个“全家桶”:东、南、西、北少林,也不算太奇怪。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沈关哲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少林寺,少林寺诉森马商标侵权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