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2016-06-01

吴老师我想说的是,文化不是空中楼阁它来自于传承,来自于人民血液中对下一代的期盼与祝福,改名这件事不是说简单的花几个钱就能完事了的,出生在改名以后那批人他们的思想状况吴老师想过没,他们一直以生在黄山为荣,哪里有他们从小到大的记忆,如果强制改名这是不是对他们的一种软暴力。

有3个回答

吴子桐 2016-06-01

我出生在1980年代初期,1987年徽州改名黄山的时候,我还没有上小学,依稀记得开始集邮的时候还收藏过该有徽州邮戳的末日封明信片。我也是在上大学之后,才萌发徽州意识以及关于“徽州”的文化自觉。我从小到大包括到现在,也一直是以黄山为荣,但是随着对历史和更多细节的深入了解,你会发现,我们不但以“徽之黄山”为荣,更以山川层面的黄山所依托的徽州母体和徽州人文传统为荣。很多比我更年轻的生长在地级“黄山市”的朋友们也有同样的心路历程,不会存在所谓的软暴力。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是文化自觉、文化自信。

LY不要半途而废 2016-07-11

身边的黄山同学,大多是支持复名的。

风雪吾桐 2016-06-01

我是95后 但是每次看到有关徽州复名的新闻 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即使一出生就生在黄山 可我仍对徽州更有感情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