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说钱赚够了

有5个回答

章瑾 2019-08-14

谢谢这位伙伴的想法哦。
你说的确实是蛮多人的想法呢。嗯,我在做公益之前,也是这么想的:财务自由,是做公益的基础。也有朋友曾对我说:等我赚到1个亿,我就来做公益!
进入公益圈后,我遇到了许多的全职公益人,他们也许并没有实现大家共识中的“财务自由”,但他们充实地为理想与组织的使命在工作,似乎也过得很幸福。
所以后来,对于这个话题,我也不是这么确定了。
关于公益从业者应该拿多少钱、是不是做公益就是献爱心,这样的问题,在公益行业内也经常在讨论。现在大家普遍认同的是,公益也是一个正常的行业,要专业的工作,公益人也需要获得合理的报酬。
总体而言,公益人有工作成就感的需求、有获得社会认同的需求、也有正常的物质需求。但大部分公益人确实是将物质需求的优先级别放得比较靠后。
最近我听到一句话,感觉似乎比较适用于这个场景: 富有,就是能力比欲望多一块钱。
我想,这个语境下的“富有”,可能就是公益人的一个天然门槛吧。

BennettJia 2019-08-16

我也想在家乡建一座图书馆

章瑾

谢谢这位伙伴的想法哦。
你说的确实是蛮多人的想法呢。嗯,我在做公益之前,也是这么想的:财务自由,是做公益的基础。也有朋友曾对我说:等我赚到1个亿,我就来做公益!
进入公益圈后,我遇到了许多的全职公益人,他们也许并没有实现大家共识中的“财务自由”,但他们充实地为理想与组织的使命在工作,似乎也过得很幸福。
所以后来,对于这个话题,我也不是这么确定了。
关于公益从业者应该拿多少钱、是不是做公益就是献爱心,这样的问题,在公益行业内也经常在讨论。现在大家普遍认同的是,公益也是一个正常的行业,要专业的工作,公益人也需要获得合理的报酬。
总体而言,公益人有工作成就感的需求、有获得社会认同的需求、也有正常的物质需求。但大部分公益人确实是将物质需求的优先级别放得比较靠后。
最近我听到一句话,感觉似乎比较适用于这个场景: 富有,就是能力比欲望多一块钱。
我想,这个语境下的“富有”,可能就是公益人的一个天然门槛吧。

章瑾 2019-08-15

这位朋友的理解很深,回答也很切题。
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温柔的驴子

先理解怎么做公益
做志愿者,是个可以长久的事,志愿活动是根据自身情况,量力而行提供服务的事情,这个比较自由,和财务自由关系不大。
做公益项目资助者,资助也分长期资助和零散资助,这两者的前提都是资助人根据自己财务状况来确认做哪种资助,资助多大规模。有影响的众筹活动里,工薪阶层是最大资金来源。做资助,其实也跟财务自由没多大关系。
最后一种,公益活动组织者。组织志愿者,开展有规划的公益活动,这个需要付出较大的精力,占用自身生活甚至工作时间。包括投入很多个人资金在里面。从这个点上上来看,个人财务自由很重要,能否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更重要。这个情况对于从事公益的专职也适用。

温柔的驴子 2019-08-15

先理解怎么做公益
做志愿者,是个可以长久的事,志愿活动是根据自身情况,量力而行提供服务的事情,这个比较自由,和财务自由关系不大。
做公益项目资助者,资助也分长期资助和零散资助,这两者的前提都是资助人根据自己财务状况来确认做哪种资助,资助多大规模。有影响的众筹活动里,工薪阶层是最大资金来源。做资助,其实也跟财务自由没多大关系。
最后一种,公益活动组织者。组织志愿者,开展有规划的公益活动,这个需要付出较大的精力,占用自身生活甚至工作时间。包括投入很多个人资金在里面。从这个点上上来看,个人财务自由很重要,能否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更重要。这个情况对于从事公益的专职也适用。

鹿家先生 2019-08-15

看到这个,忽然想起家乡那边的一个被列为文物保护的祠堂,快破败了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24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是美国顶尖级的私立大学,位于马里兰州首府巴尔的摩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成立于1876年,由巴尔的摩银行家Johns Hopkins捐赠的700万美元巨额遗产支持创办美国高水平研究大学和高水平医院。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是美国第一所研究型大学,以医学、公共卫生、国际政治与国际关系研究等领域见长。由于创立之初,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就专注于医学科学与人体健康研究并将科学研究成果迅速转换成临床诊疗实践,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学科和公共卫生学科始终处于全美顶尖水平,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大学排行榜(U.S. News University Rankings)中,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类专业长期排名第一,因此,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研究在美国乃至世界都享有盛誉。
作为美国医学教育和医学研究重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承担起了发布疫情数据的责任。美国是复合联邦制国家,各州政府所辖的健康卫生部门不对美国联邦健康和人类服务部负责,没有义务向联邦健康和人类服务部及其附属机构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提供本州本地的疫情数据,所以,你到美国CDC网站上去查看疫情数据,总是滞后2-3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作为政府以外的第三方独立汇总、统计、发布相关疫情数据,为美国公众和世界其他国家提供美国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实时更新。
除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之外,哈佛大学新冠肺炎病毒疫情数据中心(Harvard Health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明尼苏达大学传染性疾病防控政策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Minnesota 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 Research and Policy)都在独立发布美国疫情数据,可比较不同研究机构发布的疫情数据。
美国人对政府发布的数据迟缓持怀疑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美国人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中蕴含有质疑权威,质疑政府权威的基因,他们担心政府蓄意瞒报、漏报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导致疫情数据失真。疫情数据统计是科学研究的工作范围,那就交给科学家和科学研究机构好了!独立第三方、递四方、第五方发布的数据可以更好地体现美国各州疫情发展的真实情况。

96

您好,谢谢您的提问。欧美国家对于新冠疫情在开始的时候基本都没有积极地应对。按照常识来讲,是很难理解的。因为,在历史上,发生过多次规模很大 的瘟疫,中世纪的鼠疫,近现代的天花、霍乱,还有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西方的卫生防疫有很长的经验教训。特别是意大利、西班牙、法国500多年前就有专业的卫生机构,专门用来应对瘟疫,隔离检疫也是在中世纪的时候就创立了。英国比他们晚一个世纪,在16世纪初,也开始隔离检疫。他们本来有成熟的经验。意大利民众的做法,英国政府当局的表现,令人啼笑皆非。我个人觉得,这还是与他们的观念、价值观以及利益有联系。这个疫情,虽然有中国的前车之鉴,但是在危难没有到来之前,大家还是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这是其一。在英国、美国的朋友们因为比较了解疫情,当时也给我们传递了他们对所在国家做法的无法理解。其二,还是自由民主的观念,自由、民主这些东西在西方国家,在体制上即便已经很成熟了,也很难对它们的范围进行界定,自由民主在有时候是可能走向极端化的。西方人对自由非常热爱,但是新冠病毒与他们的自由是相反的。在不明了其危害严重时选择不戴口罩也是正常的。其三,不同政党之间存在政治利益的博弈,谁也不愿意对民众的行为过分压制而导致他们的反感,那么在未来就可能失去选票。当然还有的原因,也是非常重要的,隔离检疫是要有经济代价的,西方国家本来失业率就很高,经济再衰退,可能导致更大的社会问题,为什么现在美国连枪支都被买光了,可能民众也预见到什么,缺乏安全感。他们到现在也不愿意戴口罩,对于一些民众来讲,也部分地可以用情绪情感来解释,他们自由散漫,漫不经心,自我,猎奇,觉得那样很有意思,好玩儿,也就会那么做。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