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戒烟成功的是哪些人,戒烟失败的又是哪些人,有没有做过一些研究?

有9个回答

郑频频 2019-10-15

这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和吸烟者的个体的成瘾性,健康素养,个人经历,对于吸烟危害的认知,对于吸烟合理化信念的强弱以及周围的环境,社会环境乃至国家政策都有关。戒烟失败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事实上很多人的成功也是历经了多次失败才获得的。

壹@-@ 2019-11-04

我就是靠畅沛戒掉的,我不是打广告,因为我在之前戒过不下一百次,没有一次超过一星期。在我看来要想戒掉光靠毅力和决心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烟草成瘾有一整套的生理生化反应模式,体内尼古丁含量降低到一定程度,神经网络就会提醒要求补给,在自己看来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着你去寻找烟草,一切的困难和阻碍都会在这时低头。我抽烟到后来鼻炎严重到每天吃药,但也挡不住我一边吃药一边抽,你说人的理性呢?自律呢?这些在尼古丁含量满足时都怔怔有词,一旦神经网络出现补给信号时你会找一百个借口说服自己抽吧,抽了再说。当然,生理的归生理,心理建设要不要搞一下呢?当然要,因为很多人觉得吸烟使我快乐,吸烟使我放松,生活实苦我要找这种精神层面的轻松惬意。错,大错,一切的良好感觉都是尼古丁进入你身体后在你大脑里虚构出来的,身体里尼古丁含量随着时间不断降低的同时,它就不断在给你制造不舒适的感觉,然后你点上一根烟,舒适的感觉马上就来了,这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将它驱逐出你的身体,你什么都不会缺少。我就是在看了一本叫《这本书能让你戒烟你》,奠定了我戒烟的思想基础。总结,烟这个东西除了给伟大祖国贡献一笔额外的税收外一无是处,况且烟草是地地道道的奢侈品,试想一年给媳妇买个LV包包才多少钱?你都觉得肉疼,你仔细算算你一年抽烟花多少钱?这么多钱搞来烧掉,可惜不?要想成功戒掉一定要生理、心理一起抓,两手都要硬。个人感悟,仅供参考,愿天下无烟。

努力学习马列主义 2019-11-04

戒烟一点都不难,我都戒烟几十次了😄

Haha1 2019-11-04

当初戒烟啊,真是太难了,反反复复,也是戒了好几年才彻底断掉!还是戒掉好啊!

pope00001 2019-11-04

每个人对烟草这个毒品的耐受性不一样 不要这样说话 如果这么说你不明白 看另一种毒品酒精 有些人 能喝很多 不醉 有些人一碰就醉 有些人不喝不难受 有些人 一顿不喝就难受 有个体差异的

顶信

本人20岁开始吸烟,40岁的时候发现血压高,医生建议戒烟,一下就断掉了,如今48岁了,一盒烟没买过。偶尔吸一根,也是别人送的。别和我说戒不掉,看你是否为家人负责

顶信 2019-11-04

本人20岁开始吸烟,40岁的时候发现血压高,医生建议戒烟,一下就断掉了,如今48岁了,一盒烟没买过。偶尔吸一根,也是别人送的。别和我说戒不掉,看你是否为家人负责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7

“社会学价值”及“语言学价值”是我们评选流行语的标注,具体说,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    反映时代特征。流行语是时代的“脚印”,是时代在语言中留下的“痕迹”。反映时代特征,一直是我们评选年度流行语的标准。今年入选的“文明互鉴”“区块链”“XX千万条,XX第一条”“996”“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等等,年度特征无不明显。 “打卡”最初一直在榜单上,最后落选就是因为它“太旧”了,没有今年的年度特点。“快闪”“逆生长”“脱粉”等,也是这种情况。
2.    弘扬正能量。语言是社会生活的符号,是社会价值观的直接反映。评选流行语,不仅是在向社会推荐一个语词也是在向社会推广语词所反映的价值观。《咬文嚼字》评选年度流行语,一直将“弘扬社会正能量”当成核心标准。今年入选的“文明互鉴”“区块链”“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等,就明显体现了这一点。 “996”“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霸凌主义”等等的流行,其实反映了人们对不合理现象的批评态度,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弘扬正能量。
3.    引导语文生活。评选流行语,选的是优雅、美丽的语言符号,我们一直坚持把结构、含义、用法上是否有“创新”作为评选流行语的重要标准。今年入选的词条都体现了这一特点。还有许多条目的流行度很高,由于不符合这一标准落选了。比如“盘”“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与你无瓜”“夸夸群”“可/我可以”“知否知否”“爱的魔力转圈圈”“阿伟我死了”等等,都是因为语言上的“创新”不够而落选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