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专业对研究社会心理学有帮助吗?怎么个交叉法?~

有1个回答

凌晨 2020-11-30

计算机科学的进步对研究社会心理学当然是有帮助的。在互联网中的虚拟社会之中,个体化为了一个个互相独立又互为联结的数据集。 虽然彼此之间不再以肤色、种族、阶级为标识,但是现实社会中的冲突与矛盾却在信息的快速传递中愈 演愈烈。是什么因素在网络上主导了偏见的产生?又是什么因素能够借由互联网最大程度地消除偏见? 网络究竟对人们的偏见态度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大量的数据是否能够作为样本帮助研究人员对偏见进 行更为深入的分析?
计算社会学的出现正是社会科学家们希望通过数字化数据流,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层次研究个体与群体的行为的一种尝试。这一概念最初由美国哈佛大学大卫拉泽(David Lazer)为首的 15 位美国学者共同 提出,并以“计算社会学(Computational Social Science)”为题联合发表于《科学》杂志上。2012 年,《自然》杂志就这一领域的最新进展刊登了综述,文中引用了研究人员就脸谱网数据所发现的结果:
“今年,克莱因伯格和他的同事利用脸谱网约 9 亿用户数据,以研究社会网络中的传染性——一种观念传播的 过程。这些观念可能有关于时尚美容,也可能是有关于政治观点、新兴技术、或财政决定。几乎所有的理论都假设 这个传播过程类似于病毒的传播:一个人接受一个新观念的几率与他所能接触到的、已经接受该观念的人数呈正比。 然而,克莱因伯格的学生,约翰乌甘德发现情况远比此复杂:用户加入脸谱的动机与其使用脸谱的朋友数目无关, 而是取决于使用脸谱的、来自不同社会群体的朋友数目。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同事、体育俱乐部的朋友、及你的好 朋友都已经加入了脸谱,那么你对脸谱所留下的印象远比你只在上面发现了来自同一社会群体的朋友更深刻。所以, 观念的传播取决于坚守于该观念的人群的多样化。”
如此之大的数据样本是在信息技术革命之前,任何社会科学研究都无法想象的。运用大数据的计算 社会学在证实或测试固有假设的道路上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有关偏见的研究也正在这个领域中展开:
2018 年 4 月,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利用自然语言处理算法分析了美国近一个世纪以来的书籍、报刊、和其他 文字载体,并将其遣词造句中的变化与关键社会运动节点(如 1960 年代的女性运动,大量亚裔移民迁入)时期的美国 人口普查数据中相比较。研究人员发现,针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正在逐渐变少,在 20 世纪上半叶,“聪明(intelligent)”、 “逻辑清晰的(logical)”、“深谋远虑的(thoughtful)”等一类词语往往更多地与男性相关联,然而在 1960 年代后, 这些词开始逐渐更多地与女性联系在一起。即使针对两性依然各自存在不少刻板印象,但是 1960 年代的女性运动显 然对刻板印象的削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跨学科的交叉研究,如同人类群体关系的发展一样,难免也会有回溯的情况发生。但如同奥尔波特 在《偏见的本质》中所说的那样,“任何企图完全解释偏见的理论都是片面的......社会科学可以通过两 种方式为此(消除偏见的方案)提供帮助。一是从问题根源进行剖析。基于对偏见根源在心理学与社会分析 之上,社会科学能够成功预测特定运作模式的成败。其次,社会科学也能够作为评估工具,对所采取的 方案进行测量。”也许在计算机科学、神经科学、以及其他领域的共同努力下,不久的将来,人类偏见的真相将不再触不可及,偏见的消弭也不再是一个触不可及的预言。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5

意大利南北政治与经济的统一实际上并不是历史的常态。在罗马共和国崛起夺取南意大利之前,南意大利和西西里岛是由希腊殖民者控制,这些地区的希腊语言与文化传统也是在这一时期就定下的。罗马共和国与帝国前中期的政治中心定在罗马,因此南意大利和北意大利短暂地统合在了一起,但政区也依然保留着南北之分。在罗马帝国西部衰败的时期,西罗马帝国首都和意大利大区的首府北迁拉文纳,南意大利失去了来自整个地中海的资源红利,经济再度转向与东地中海和北非的交流为主。自伦巴第人占据意大利北中部之后,南北名义上的政治统一也不复存在。神圣罗马帝国通过联姻曾短暂控制诺曼人的两西西里王国,但随后被法国安茹王朝的查理打断。两西西里王国的统治也延续到了十九世纪。
拜占庭帝国统治南意大利的时间约五百年,十一世纪中期终结。南意大利在政治、经济、文化上与北意大利的分离始于罗马共和国时代之前,持续于拜占庭统治之后;南意大利庄园经济的建立源自罗马帝国时代晚期,而非拜占庭时代;北意大利城邦经济蓬勃发展之时,统治积贫积弱的南意大利的是两西西里王国,而不是同样积贫积弱的拜占庭帝国。因此我认为,意大利南北的经济与文化差异,与拜占庭帝国关系有限,而与拜占庭帝国的直接统治更是毫无关联。

21

您好,谢谢提问。我认为在目前的世界舆论环境下,如果一旦发生志愿者因为此项实验而产生的危险或者死亡的情况,肯定会有大额赔偿的。毕竟这项人体挑战实验的计划在科学家们预定的相对安全环境下,还是为志愿者设立了接近高达几百英镑每天的酬劳。而且,自愿参与这项计划的我觉得可能还是以相对较穷的人为主的,从本质上来说有点穷人试药的意思,真正的贵族和有钱人估计也不会为此冒险,不管怎样,损失健康总是不好的,但是穷人就不好说了,为了生存可能他们啥都可以出卖,况且他们本身在社会上也没啥话语权。现在舆论环境比较好可能穷人们的处境还好点,在历史上,英国一直有拿穷人开刀的传统,比如20世纪之前的英国很多外科手术都是很血腥残忍的,医生们为了练刀,通常都会找穷人下手,富人贵族有时候还会去像看戏一样的观看那些外科截肢手术,因为当时的麻醉、消毒和灭菌技术并不成熟,输血也因为血型尚未发现而实现不了,很多的外科大手术尤其是截肢手术其实成功率很低,很多人是疼死在手术台上的,即便像李斯特这样的大名医,也曾经导致过一刀三命的血案,不仅手术病人死了,助手也被他的锋利快刀划伤感染而死,手术台下的一个看客也因为被李斯特锋利的小刀甩到自己的外套上而恐惧吓死。而且在1832年,英国政府还曾颁布过一部《解剖法》,为了迎合社会大众尤其是医生群体对解剖学发展的需要,提升英国的医学水平,英国政府决定要让对国家贡献不大的穷人身体反哺社会,规定医生可以解剖济贫院中无人认领的穷人尸体,有些穷人甚至还没死透,就被人拉去医学院做解剖了。不仅如此,近代英国甚至有种说法叫做“贫穷就是犯罪”,意思是国家给了你自由发财的机会,也为你创造了自由发财的社会制度,如果你还那么贫穷的话,那就是你自身懒惰和道德方面的问题了,比如犯了吃喝嫖赌的大忌等等,需要送到济贫院中劳动干活去。这就像东野圭吾在《嫌疑犯X的献身》的那个被害人替代者一样,在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唯财富看英雄的理论视野下,有些人特别是穷人流浪汉们本身在社会上的存在就是比较可悲的,其人权很难说可以得到完全的保障。这次人体挑战实验舆论发酵比较厉害,如果有穷人应征者的话,对他们的人权保障应该是个利好,如果出现危险事宜,应该会有不少补偿。当然也有可能会有道德高尚的贵族富人志愿者愿意为此事业献身而不要补偿的,这就要看志愿者和人体挑战实验组织者的具体合作协议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