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怎么看待新的社交时代所带来的“附近的消失”?年轻人到底是更孤独了还是更连接了?网络的社交会不会喧宾夺主替代了现实生活中的社交,使得人们生活在“远处”?

有3个回答

李静 2021-06-14

您的观察很犀利,我也有同感,经常觉得自己是在“抽象地活着”或是“观念性地活着”。互联网时代则赋予我们一种“数字化生存”的方式,地缘、血缘的限制都不那么重要了,社交的方式也更加灵活自由。不同的人对此观感可能不同,有的人会觉得更虚无和孤独,但有的人会觉得“远处”的关系更纯粹、更安全,可以随时退出,也不必面对那么多现实的困扰。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附近的意义才被重新发掘出来。附近意味着具体的人事物,以及它们所交织成的公共空间,构成了丰富细腻的日常生活。但“附近”也不全然是正面的,比如百年前进步的年轻人正是要走出旧家庭,再比如曾经的单位制,既能带来共同体的保障,同时也不乏对人的束缚。所以这个问题挺复杂的,既不必妖魔化网络社交,也不必把“附近”视为一个桃花源去怀旧。未来我们都将面对线上与线下的双重生活,如何建立二者的边界,需要在行动中反思和调整。

7minami 2021-06-15

非常感谢您的回答

李静

您的观察很犀利,我也有同感,经常觉得自己是在“抽象地活着”或是“观念性地活着”。互联网时代则赋予我们一种“数字化生存”的方式,地缘、血缘的限制都不那么重要了,社交的方式也更加灵活自由。不同的人对此观感可能不同,有的人会觉得更虚无和孤独,但有的人会觉得“远处”的关系更纯粹、更安全,可以随时退出,也不必面对那么多现实的困扰。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附近的意义才被重新发掘出来。附近意味着具体的人事物,以及它们所交织成的公共空间,构成了丰富细腻的日常生活。但“附近”也不全然是正面的,比如百年前进步的年轻人正是要走出旧家庭,再比如曾经的单位制,既能带来共同体的保障,同时也不乏对人的束缚。所以这个问题挺复杂的,既不必妖魔化网络社交,也不必把“附近”视为一个桃花源去怀旧。未来我们都将面对线上与线下的双重生活,如何建立二者的边界,需要在行动中反思和调整。

李静 2021-06-14

另外,“附近的消失”不光是网络社交带来的,更是现代社会的产物。德国社会学家滕尼斯的名著《共同体与社会》揭示了从频繁接触的自然交往所形成的共同体,到基于契约和规则形成的抽象社会,这一不可逆转的发展进程。在科技的发展下,人们更加具备了宅生活的条件,个体化和原子化更有现实基础,附近的消失感也更强烈了。

李静

您的观察很犀利,我也有同感,经常觉得自己是在“抽象地活着”或是“观念性地活着”。互联网时代则赋予我们一种“数字化生存”的方式,地缘、血缘的限制都不那么重要了,社交的方式也更加灵活自由。不同的人对此观感可能不同,有的人会觉得更虚无和孤独,但有的人会觉得“远处”的关系更纯粹、更安全,可以随时退出,也不必面对那么多现实的困扰。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附近的意义才被重新发掘出来。附近意味着具体的人事物,以及它们所交织成的公共空间,构成了丰富细腻的日常生活。但“附近”也不全然是正面的,比如百年前进步的年轻人正是要走出旧家庭,再比如曾经的单位制,既能带来共同体的保障,同时也不乏对人的束缚。所以这个问题挺复杂的,既不必妖魔化网络社交,也不必把“附近”视为一个桃花源去怀旧。未来我们都将面对线上与线下的双重生活,如何建立二者的边界,需要在行动中反思和调整。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