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我是黄蕉风,关于当下中国墨学复兴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80末生人,相当于90后。求学经历比较复杂,从本科到硕士到博士阶段,分别读的是电影、中文、宗教、神学、国学,及至现在转到饶宗颐国学院研究墨学(三硕或许即将一博)。在墨学研究领域,当属绝对后进。跨领域的学术背景,使我更愿意尝试一些前贤不敢想象的“思想实验”,比如我现在做的一个工作,就是运用比较神学的方法论,来介入墨家原典义理的新阐释。
大概因为我和一些墨家同仁,多次介入与大陆新儒家的论战,而被人误解为“反儒派”。其实在我心目中,儒墨道法都是中华教,归属“大国学”;学派之间的互相辩难,更像是佛门内部判教——百节各按肢体,万事互相效命。没有批判就没有继承,经不起批判的复兴是假复兴,儒墨道法,概莫能外。
年初我和港台几位钻研墨学的博士在香港成立了墨子协会,决志要在两岸三地为墨学复兴贡献力量。事实上大路民间的墨学复兴运动已逾10年,有很多矢志重光千年绝学的朋友,已经做了很多实质性工作,我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随着当代新墨家在舆论场、知识界和民间的声音得到全面昭彰,我们终于可以说“该中国墨学登场了”。
提问
热门最新0个提问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